八仙過海踏黃嶺路線:大美督管理站 – 八仙嶺自然教育徑 – 衞奕信徑第十段 – 衞奕信徑第九段 (八仙嶺 – 犁壁山 – 黃嶺 – 屏風山 – 鶴藪水塘) – 鶴藪道
長度:12 公里
起點交通:
新界專綫小巴 20C九巴 75K (大埔墟站 < > 大美督),在大美督總站下車,然後向新娘潭方向上山至管理站
新界專綫小巴 20R  (大埔墟站 < > 烏蛟騰),在管理站前揚聲下車
終點交通:新界專綫小巴 52B (鶴藪 < > 粉嶺站)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是故八仙嶺雖比新界東北之巔──黃嶺略矮,惟名字無疑充滿仙氣,加上山脊線奇特,在香港可謂無人不曉。話雖如此,因為身邊有些朋友總說着很辛苦、次次抽筋云云,故此 Eric一直敬而遠之,不敢輕言踏足八仙嶺。適逢三月初天氣不錯,那就跟着友人登上八仙嶺,不過當日乘着東鐵在吐露港公路就知道又中伏了,煙霞大得連八仙嶺也看不到。等候前往大美督的小巴期間,碰巧有輛開往烏蛟騰的小巴,那就直接上車,可以省去大美督至管理站的上坡路也是美事一樁。

在管理站前揚聲下車,簡單熱身過後即循八仙嶺自然教育徑登山,略走一會已抵春風亭。在 1996 年 2 月 10 日八仙嶺發生的一場人為山火之中,兩位老師為了拯救學生,在火場堅守至最後一刻,最後不幸葬身火海,後來政府為了表揚這兩位老師捨己救人的高尚情操,在八仙嶺興建春風亭,並由時任港督彭定康揭幕,亭上碑記向遊人訴說這個沉痛悲劇,文末以「讓春風亭留住春風,化育萬物,樹木樹人」作結,春風化雨,殊不簡單。

坡度不算太大,而且是路況不錯的山路石級,仍能談笑風生,不過友人說道登頂前才有一兩段較為吃力的天梯。山路在密林中穿插,偶爾可以俯瞰船灣淡水湖美景,樹影婆娑,雖不致與正午時分的熾熱陽光硬碰,但仍是汗流浹背。時值初春,吊鐘花開得正盛,萬綠叢中一片粉紅,嬌小的花冠白裏透紅,底部內藏花蜜的蜜腺晶瑩剔透,在陽光之下閃閃生輝,配上粉紅嫩葉,煞是迷人。不過敬請留意野生吊鐘受《林務規例》保護,不過就算是其他普通的一草一木,還是把最美的記在心中就好了,Take Nothing but Pictures,Leave Nothing but Footprints。

吊鐘花
吊鐘花

來到岔路口,差不多是教育徑的最高點 (海拔 350 米左右),按照問路石的指示左轉上山,如欲退出,可直行續走八仙嶺自然教育徑下山前往新娘潭,假日可乘坐 275R 返回大埔墟。於此亦正式接上衞奕信徑第十段,友人較早前提及的天梯亦呈現眼前了,仙姑峰高 511 米,自岔路口至仙姑峰約莫短短五百米路程,但高程差超過一百五十米 (以三米一層作換算的話,就是五十多層樓的高度),少點體力也未必能夠應付,而仙姑嶺過後還要上上落落,直至最後抵達高六百多米的黃嶺後才開始下山,山脊沒有樹蔭可言,而中間亦無退出點,故此懇請視乎身體狀況、時間以及所持糧水慎重考慮應否在此岔路口退出。

吃力的走完這五十多層的石級後,當然要在仙姑峰休息好一會「回氣」,說時遲那時快,友人已拿出在便利店買來的馬仔大快朵頤,期間巧遇漁護署巡視郊野公園設施狀況的巡山小隊,他倆為不同設施拍下照片存檔,大家閒聊了一會,真的佩服他們的腳骨力,也由衷感謝這些為保護香港郊野公園默默耕耘的人士。仙姑峰上景致開揚,可惜煙霞實在是太厲害,山下景色一片灰朦,船灣淡水湖若隱若現,而對岸馬鞍山則已經消失無影無蹤,猶幸山脊諸峰仍算清晰,「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自仙姑峰向西側看八仙嶺,山巒起伏有致,與從馬鞍山橫看山脊的感受確實截然不同。若要走畢八個山頭,首先要走經七個山坳,其密集程度絕對不容小覷,遇着稍深一點的山坳,還倒令人略感沮喪的說。

八仙嶺山脊諸峰
八仙嶺山脊諸峰

在仙姑峰大休過後,啟程沿着衞奕信徑第九段向純陽峰進發,惟烈日當空,加上沒半點風,實在不算輕鬆。走上約莫數分鐘,已轉眼間來到湘子峰,汀角、三門仔、馬屎洲盡收眼底,而最引人注目的自當是洞梓慈山寺觀音像,此青銅合金觀音像為全球第二高,連基座總高 76 米,大嶼山天壇大佛連基座亦僅總高 34 米,素白的觀音像與背後青翠山嶺形成強烈對比,故此吐露港沿岸多處地方皆可見。細心察看的話可發現觀音像並非直立,而是向前傾十餘度俯視眾生,據說是為了讓善信更能感受觀音像的慈祥目光。

由采和峰開始,除了鍾離峰外,一峰還比一峰高,「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曲折山路石級沿着山脊將八仙嶺一分為二,地殼活動之故,八仙嶺南坡陡直峻峭,反觀北坡較為平緩,是故植被分佈南轅北轍,南坡草枯葉黃,只有零星大樹,而北坡則是林木蓊鬱,一片蒼綠,而一水之隔,正是表面風光繁華的神州大地。隨後來到曹舅峰,也代表已連走四峰了,續行片刻,霎見一塊巨形尖石朝天斜插在南坡之上,據說此石名曰葫蘆咀,也許是旁邊鐵拐李手中的葫蘆吧,而不過五分鐘的路程亦已經來到拐李峰了。

接近果老峰時,再次遇上仍在含苞待放的吊鐘花,惟部份已綻放的則好像已經給烈日曬得略帶焦黃。不停在山脊線上上落落,確是很考驗體力,Eric 雙腳也有點乏力了,最後友人按捺不住笑問 Eric 不用每個山峰都小休片刻吧,如此下去何時方能下山?而鍾離峰是個頗為不顯眼的山峰,彷若只是純陽峰與果老峰之間的一個小山坳,稍不留神便會容易錯過。純陽峰 (590 米) 貴為八仙嶺之首,難免帶點霸氣,特別是當你凝視着那條高廿層樓的階梯,感受零舍深刻。氣喘吁吁站在八仙之巔,以為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到達純陽峰之後就可以鬆一口氣?少年人,你真的太年輕了,皆因前方山巒嵱嵷,黃嶺仍在遠方恭候各位大駕光臨。

黃嶺
黃嶺

徐徐下降至約五百米高的山坳俯瞰,山寮村以及犁壁山山腳有兩大片與週遭格格不入的黃土,加上那條延伸至郊野公園邊緣的石屎路,無疑是綠意盎然的郊野之中不可磨滅的疤痕。一路向西,來到大概介乎於黃嶺以及純陽峰中間的位置時,就會看到尖峭特立的犁壁山。犁壁,其實是犁的一個組件,可將犁起的泥土翻到旁邊,與犁壁山確有幾分相似。繞過陡峭的犁壁山山頂後,回眸一望,卻是個平平無奇的小山頭,而剛才躲在犁壁山後方的黃嶺再次露面。前方小徑沿着草枯葉黃的山脊迤邐而上,遠眺橫亙東北的吊燈籠,未知何時方能登頂一瞰素有「上有蘇杭,下有印塘」的印洲塘美景呢?

黃嶺漸行漸近,開始轉為拾級而上,未幾來到 W120 附近的路口,右轉可往南涌、鹿頸,而前行片刻即抵黃嶺,此地亦為全長 78 公里的衞奕信徑的最高點。衞徑只在主峰旁邊經過,惟有明顯山徑前往山頂,雖然有點累,不過總不能臨陣退縮。黃嶺山頂 (639米) 頗為寬平,只要不在崖邊走動就沒有大礙,而山頂涼風送爽,委實不欲下山,結果又休息了好一陣子。駐足新界東北之巔,煙霞之故,望不了多遠,看來 Eric 還是看不透「紅塵俗世」,只會帶着煩惱矛盾去行山。慈山寺觀音像正好座落黃嶺山腳,自山頂俯瞰更深感其規模之大,週遭村屋與其相比未免相形見絀。向西掃視,屏風山山勢嵯峨,盡是筆直懸崖,深不見底,宛如屏風矗立,名副其實。

自黃嶺向西遠眺
自黃嶺向西遠眺

自山頂返回衞徑續行,路隨山轉,甚具美態,瞥見山谷有片小平原,大概就是南山尾、平山仔,而小山頭後面就是近年備受關注的沙螺洞。沙螺洞本來擁有一片極具生態價值的山上淡水濕地,孕育着數十種蜻蜓、蝴蝶,惟此地屢遭發展商覬覦,縱使已被列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惟利益當前,觀乎近年先破壞後託辭作「農業發展」的例子層出不窮,政府卻無力保護,而這些棲息地一旦破壞了還能回復舊觀嗎?這不過只是一廂情願,自欺欺人吧。眼看如此瑰寶慘遭摧殘,然後化身一片格格不入的菜油花田,吸引遊人蜂擁而至打卡,這一切一切值得我們反思。

在屏風山山脊信步徐行,走着走着發現路況稍為不同,路胚狹窄,感覺不是經由政府修葺的主要山徑,然後發現右邊稍遠處有條平行山徑,那時思疑會否不知在甚麼時候離開了衞徑,不過路線清晰,而且可飽覽屏風山險峻美景,決定暫且繼續前行。稍後看到右路的標距柱,足以確認已經偏離主徑,加上遠方山徑變得頗為陡斜,故此隨即在 W118 處切回衞徑,其後部份路段十分接近陡坡懸崖,一失足成千古恨,經過時請多加提神。

屏風山山脊
屏風山山脊

八仙嶺、犁壁山、黃嶺、屏風山各有千秋,惟就當日所見,屏風山氣勢絕不遜於其餘諸峰,而其景色最為變化多端,美景俯拾皆是,令人心醉。路經隨後暫時拐向西北方,漸漸遠離屏風山山脊,北坡溝壑一片鬱綠,而稍遠處的龜頭嶺輪廓分明,屹然特立,頗具特色。西面峰巒疊嶂,錯落有致,在濃厚煙霞之中呈現出一種朦朧美 (自我安慰中)。拾級而下,霎見遠方谷底反射着耀目陽光,應該是鶴藪水塘吧?

鶴藪水塘儼如一彎新月,安靜的躺在幽深山谷之中熠熠生輝,林徑石階在茂密樹蔭下穿梭,走了不知多久後終於來到燒烤場,其後沿着塘畔馬路走向主壩。山映斜陽,換上一襲金黃新衣,站於堤壩之上,兩岸倒影在柔波中蘯漾,湖光山色,如詩如畫。循鶴藪道下山前往小巴站候車,正好日落西山,天邊泛起一片紅霞,為這七小時的超級悠閒八仙嶺之行劃上完滿的句號。

郊遊日期: 2016.03

全文及更多照片,載於 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幽谷群瀑梧桐寨
醉人日落下白泥 — 攝影攻略(下)
獅子山下且共濟 — 麥理浩徑第五段
Eric其他文章
Fitz Hiking 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