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起) Elton吳俊霆、Martin 黃炎華 、Peter 陳國明、周嘉歡醫生

俗語有云:「死過翻生」。面對過死亡的人,是否真的會「翻生」(重生)?這當然因人而異,但這兩個鬥士,在逃出鬼門關之後,渡過他們更精彩的人生。

說的是 Peter 陳國明,以及 Martin 黃炎華。兩位都是腎臟移植康復者,重獲新生之後,不斷發展潛能,不斷挑戰自己。

他們在攀山家及物理治療師 Elton 吳俊霆 帶領下,將會勇闖尼泊爾高峰。Peter 及 Martin,要徒步走上5300米高的珠穆朗瑪峰基地營 (EBC),而 Elton 將會繼續前進,挑戰8848米的世界最高峰珠峰。

問兩位腎臟移植康復者,對於挑戰逾 5000米 的高山有何感受?他們各以一句說話回應。

Peter:「以前遇過嘅事,問題仲大啦!」

Peter 陳國明,就是我們十分熟悉的「三腎跑手」。他患上慢性腎病20年,6年接受腎臟移植,得以重生。

「身體好返之後,決心要做一個強壯嘅人!」

58歲的 Peter 就是基於這個想法,由城門河漫步開始,到上山慢行,成了行山高手,並完成了4次樂施毅行者。其後為了挑戰自己,轉戰馬拉松,已完成了10次全馬。

延伸閱讀:《器官移植 重燃人生—3腎馬拉松跑者 Peter Chan

對於這次挑戰,Peter 充滿信心。他說,在高山之上,已預期身體會有不適,但比起以前患病的慘況,他相信自己必定可以應付。

Martin:「每年因器官衰竭死嘅人,一定多過高山症!」

Martin 黃炎華在1998年確診末期腎衰竭,那時他的身體非常虛弱,2分鐘的路程,要用20分鐘才走完。而在這期間,他更珍惜生命,珍惜與家人的相處機會,幸好於2002年獲得器官捐贈,重新獲得健康。

今年50歲的 Martin,就因此努力鍛煉自己,除了經常游泳外,亦考取了潛水牌照。

Martin 坦言,是為了這次到尼泊爾登山,才開始參與行山活動。Martin 視這次為「人生的另一項挑戰」,但他卻不太擔心在高山上的自身安危。他說:「每年因器官衰竭死嘅人,一定多過高山症!」

逃出過鬼門關的人,對於生死,確實比我們更看得開!

通往EBC的道路 (圖: 黃基業)

周醫生:「最驚啲食物唔衛生!」

負責呢項計劃嘅香港移植運動協會,其創會榮譽顧問周嘉歡醫生,希望藉 Peter 與 Martin 二人的創舉,可以令大眾更加支持器官移植。

同時,她亦希望能令大眾明白,器官移植者,只要循序漸進地鍛煉身體,體能更可勝於一般人。

周醫生表示,Peter 與 Martin 在之前的測試中,心肺功能高於一般人,而肌肉能力亦甚佳。在這次勇闖高峰的挑戰中,應該不成問題。她反而擔心,當地的衛生問題。

至於若果在高山出現意外或身體,他們又如何面對呢?

「其實病人喺患病嘅過程,亦好需要去認識自己嘅病,認識自己嘅身體,以及認識各種藥物。呢次旅程,佢哋會預備更多藥物 (特別是血壓藥),以備不時之需。而佢哋亦會清楚藥物的份量同功效。此外,如果喺山上遇到問題,直升機可以喺三十分鐘到達,送佢哋去山下面嘅醫院。」

當然,這次挑戰還看領導這支隊伍攀山專家 Elton 吳俊霆。

下一篇,我們會介紹他的登頂計劃,以及介紹這次旅程的路線。

起點 Lukla ~~ Lukla 機場被譽為「全世界最危險機場」。 (圖: 黃基業)

器官移植人士闖世界高峰

  • 器官移植者:Peter 陳國明、Martin 黃炎華
  • 到達高點:海拔5300米 (EBC)
  • 大致路線:Lukla (2800米) > 珠穆朗瑪峰基地營 (EBC,5300米)
  • 計劃日數:10日
  • 距離:112公里 (來回)

這次挑戰他們亦為香港移植運動協會籌募經費。捐款詳情,請參閱: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器官移植 重燃人生—3腎馬拉松跑者 Peter Chan
[海拔5千米的5個湖] GOKYO 喜馬拉雅山 EBC: 出發了!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