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兩個星期,終於一償心願,由熟路山友帶領之下,來到黃竹角咀探望鬼手;一件由大自然雕琢而成、從海岸伸出陸地的岩石;正因其型貌可怖猙獰,令遊人聯想到妖魔鬼怪握著拳頭,向著人類痛擊而後快。幸好,來到今天,大家仍然有緣親歷其境,在平行時空底下,與幾千萬年歷史的奇石會面,亦能同時環抱周遭海岸公園的壯麗景色,就算路途經過重重波折,實在慶幸不枉此行。

如要出鬼手,可從烏蛟騰步行十四公里,而今次我們選擇由大尾篤出,所以回程便要走十七公里。在這整整31公里的原始山徑,路途非常崎嶇,必須穿越矮樹林,過程沒有任何補給點,太陽曬、落雨揼,一般郊遊人士只可用每小時三公里推進,故此,一整天由朝玩至晚上,十小時之旅是最低消費,大家在出發之前,確保帶備充足食水、乾糧、雨衣及頭燈;亦因爲要披荊斬棘、與大自然搏鬥,最緊要穿上長袖衣褲及準備戴上手套、護目鏡和帽子;出門前與家人親友說明旅遊地點,萬一意外發生,總有個後援聯絡點。雖然話說決定了的事就要做,但是去探鬼手真的要量力而為,三思三思再三思(事關真的非常重要,所以要寫三次)。

我們一行四人有個照應,沿途由識途老馬引領,不經意地便來到下苗田分岔口,開始暴曬兼夾上斜坡路段,其他人還未有心理準備或鍛練不足的話,在這裡已經要投降。可是,當有能力站在上峰的時候,便可以360度全景觀俯瞰船灣淡水湖和印洲塘美境。不過,究竟鬼手在那個方向呢?我的好導遊伸手指向最最最遠方,便是今天的目的地黃竹角咀;然後再往下游繩便可以到達岸邊的鬼手。嘩!原來我們才完成三分一路程,兄弟加油呀!

此時,風雲變色,正如天文台預報有小雨點,我們便開始在濕滑疾風的環境下前進,過了一個山頭又到另外一個,沿途提醒團友定時自我補給食水能量,切勿等待四肢無力才驚覺肚餓跪低,做成撞牆效應。時間兩句鐘三句鐘的過去,眼前盡現綠草樹蔭,延綿數公里的山棯,開滿粉紅色花朵,準備招待我們第一批稀客;之前在路上踫面的遊人都已經打道回府,放棄拜會鬼手。

經過這些矮樹叢可真困難,它們霎時幻化成少林寺的木人行,一時出棍扑頭插眼、一時出抓掹衫攬腰、一時伸腿 click 腳,我們各自使出獨門看家本領,才勉強過關來到最後一個里程碑 – 1668年即康熙七年所建的黃竹角墩台;一堆亂石中間夾雜著膠樽和金屬罐,而那個用不銹鋼製造的介紹牌最令我莫名奇妙,與這個350年歷史的清代遺跡顯得格格不入。

我們最期待的一刻始終要來臨,經過一段奇斜無比的泥路,突然左邊樹叢傳出騷動聲音,眼角閃出啡褐色彩,並且向我們警示,可能是黃猄,但沒有攻擊性。最後一百公尺,需要攀越多重岩石障礙,能夠與飽歷風霜的奇型怪石來個緊密接觸,實在歎為觀止;轉個角度,鬼手終於呈現眼前,四個多小時的旅程就是為了這一刻。

海面經過一艘渡輪,乘客熱烈地向我們招手,提醒是時候用雙腳回程了;又要經過剛才的木人行折騰,為了躲避少林武僧的來襲,腰間以至腳底肌肉都特別受力酸痛。此時,導遊回頭示意後有追兵,必須加快步伐;但這批不是一般山友,原來是外星人Tom Robertshaw 及其團友,我們亦不敢延誤他們的進度,一於靠邊站讓路;真不明白怎樣可在這種崎嶇環境下走得那麼快。又來到分岔口,多得 GPS 及彩帶帶領下,我們成功轉接到往大尾篤方向的船灣淡水湖郊遊徑;此時,終於來到頭燈出場的時候,並再次挑戰一個接著一個的山頭,幸好帶備足夠糧水,自己食完還可以享用友人的後備存貨。

這一刻,令我想起當年年少無知在這條郊遊徑的驚險旅程。當天中午起步陽光普照,入黑雷電交加;我與同學俯伏在山頭,當一個閃電打落對面山頭後,我們便用極速走到下一個山頭;其間我的一位同學抽筋行不動,便對我們作出訓示:「你哋走先,唔好理我!」我們幾個同學當然不會掉下他吧!所以便回應他:「要走就一齊走,要等就一齊等!」真的非常戲劇性啊!我們看完螢火蟲在草地上飛舞,最後都能夠安然返回馬路旁,立即截停一輛警車;可能警察認為我們太污糟,不讓我們上車,他後來為我們召來一輛的士,接載這幾名年青人從烏蛟騰返回大埔,這段經歷實在畢生難忘。

今天,雖然沒有危險經歷;但在這十多小時的旅途中,我們互相扶持、照料、鼓勵和分享,最終在一個都不能少的原則下,成功完成目標。另外,這次旅程亦讓我們再次欣賞和認識香港郊野公園,大家知道往灣仔在那裡嗎?另外,亦開始引發尋找香港其他地區的「咀」的興趣,下一個目的地一於摸摸長短咀和米粉咀吧!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給街馬選手的最後通牒
毅行賽後檢討
LT70都是一種練習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