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已被列作家長指引類別,內容純屬個人經驗分享,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山澗PK賽
最後一張上傳照片@囉唆大叔

有誰不想在週日睡至自然醒呢?但為了參與比賽,就算天未光也願意起床;唯獨四月十七日星期天這一埸Merrell Challenge山澗賽,大叔竟然按停鬧鐘繼續安眠,待領隊的追魂來電才能彈起身更衣,令一眾隊員乾著等,實在過意不去,也有不吉利之感。時間緊迫,只好吞下一條能量棒和一個蘋果,相比平時比賽的一碗北菇蔬菜麵,實在不足夠。在裝備櫃中,那對膝蓋保護帶在呼喚我,但我考慮了兩秒之後,決定不帶它上陣,這可能是意料之外的先兆。

我們的Fitz隊伍仍然準時來到起步點,正式進入試場應考,整裝待發實地測試山澗鞋的爪地功能。大會在起步前約十分鐘才向選手們分發野外定向地圖,慕求營造神秘氣氛;大家一擁而上,突顯香港人的性急和不耐煩。當我接過地圖一看,即時眼花隙亂,心裏暗罵為何今天沒有配戴漸進式老花鏡呢?我嘗試認出路線走勢,但似乎對一個跑山賽不試路的人來說,決定跟隊長走是最明智的選擇。隊長爭取成績的決心打動我和另外一位隊員的表現,現在就靠一條無形的繩索拉動三人,不顧一切地向山頭進軍。

[七週八賽] 第6擊之Merrell Challenge (下)_03主辦單位提及過幾項挑戰,而第一個團隊考驗便是涉水越過一段溯澗;當天水位最深可及腰並且水流湍急,所以大會要求精英組參加者戴上頭盔作戰亦無可厚非。正要爬過滑石之際,突然感覺右邊膊頭被東西纏繞,當行前多一步的時候,它把我咬得更緊,心想似乎是遇上了一條青竹蛇還是可惡的人面蜘蛛。我「啞」的一聲回頭一望,原來只是一條有刺的樹蕂勾著我件戰衣。最終,大家有驚無險都在水中檢查站順利打咭,而能夠在悶熱天氣浸一個冷水浴實在精神為之一振。


其實如果選手對賽道熟悉的確很有幫助,不需要浪費找路時間、或者直接選擇抄截徑,走在領先集團中央。尤其今次走在濕滑山路之上,實在要打醒二百分精神;經驗之談,踏在石頭、treegun、黃泥斜坡上真的需要份外小心,提醒自己千萬做到眼望遠前方、預早決定落腳位置、全腳掌落地、放開雙手平衡、更加要放輕腳步快走。路程的上半段我還是可以保持狀態,但經過大會水浪窩檢查站,吃過香蕉麵包繼續登高行程的時候,竟然惡夢開始。此時,我們一行三人已經走了四小時,但還有一半路程等待跑手們去探索,似乎比預計目標相距甚遠。大家都在集中精神思緒前路芒芒,局外人似乎不易了解當中苦況。

當天一直走在行山徑,都不見有太多郊遊人仕,十個有十一個都是外國人(而第十一個可能真是鬼)。我們隊伍的距離已經被領先集團拉得很遠,突然迷霧前方逐漸傳來歡笑聲,時大時細,原來是一戶外藉家庭正在慢遊麥徑,於是我便say thank you抽頭從左面越過肥肥;第一次跌低終於要發生了,正當左腳踏在表面呈現綠色的泥地之上,毫無先兆的情況之下,即時來個華麗大「斜」身,她們「噢噢噢」三連聲,而我就「撻」一聲從左腿側身倒地,致命傷就集中在股骨頂位置;幸好沒有摌倒肥肥,否則泰山壓頂,後果不憾設想。我承認當時我並沒有集中精神在賽道之上,這一刻的低級錯誤的確不可原諒。但我更加明白我要堅持運動,因為老人家在家居的骨折意外,大多數都是股骨頂骨折。

堅強的精神意志確實可以麻醉痛楚,既然沒有大損傷,大家互相鼓勵一番之後,便繼續起步跑。終於在馬鞍山腳入口追得上隊長,等待另外一位隊友都到齊,便加快落山速度,走在高峄比較乾爽的泥路,感覺好像駕駛著四驅車奔馳、彷彿又變成鴕鳥在高速暴走、轉眼更加進化成金鵰在山野飛翔。兜兜轉轉經過密林墳墓障礙之後,好不容易終於找到第二個考驗,竟然是二人三足橫渡人稱牛屎湖的朱古力色泥沼,從風險評估的角度來分析;恐怕如果身上有傷口的話,身體被細菌感染的可能性也頗高吧!

無奈時間所限,我們必須放棄兩個檢查站,儘速回到石屎路段,狂奔回到終點。所以,當來到茅坪通往大水坑方向的熟悉山徑時,即時再次加快步伐,但當經過一條溪流的時候,實在忍不住往清水一浸,洗滌剛才一腳牛屎泥漿臭味,順道冰鎮下肢肌肉舒援痛楚。然而,凡事總會遇上高山低谷,跑了沒有多遠,後腰位置發出的震動感覺,令我驚覺原來我的手機亦與我一同往清水一浸;它已經病入膏肓,一切第一身的作賽影像記錄都消失了。

在極度傷心腦袋空白之餘,我唯有跑快一點追回兩位隊友;說時遲那時快,已經出現幾個驚險跣軚位,終於再次踏在青綠石頭之際,就向右邊倒下了;除了右側屁股,右肋骨更被頭盔挫傷。但實在不願意浪費時間,正所謂「喺邊度跌低,就喺邊度起番身」,那既然又沒有大傷勢,就繼續跑吧!還是沒有吸取䢫滑梯經驗,當跑過彎位仍然沒有收油,我要第三次跣倒了,還要跣出石板路,是「嘭、砰、噗」聲?我也記不起,只知道左邊菠蘿蓋撞上石頭,眼前突然閃出那對呼喚我的膝蓋保護帶;我坐在地上三十秒以上不敢亂動,遲來的痛楚令我以為我會變成跛子。

剛巧背後隊伍見我受傷,觀察一番後,我的膝蓋竟然可以屈曲也能走動,他們便離開代為通知前方隊友。一會兒之後,隊友已經趕來並為我噴上神仙水止痛;這時,我依稀想起有一首歌曲提及跌倒,究竟是那一首呢?

我們在半行半跑的情況之下,終於抵達梅子林路,準備快放最後七公里。隊長帶著㥬惶尋找我們、領隊也帶著無奈盈望我們;原來,檢查站已經人去樓空,工作人員不再等候慢腳的跑手。但事實上,他們提早了一小時關門大吉,真的火都來了,我的跌倒竟然都成為白費。

無論如何,賽事已經完結。多謝領隊的專車接送、多謝隊長的極速帶領、隊友的即時救援,我們三名隊員最終能夠安全抵達終點,但就已經用上差不多七小時了;這顯示,似乎大會低估了賽道的難度、賽制的複雜性,也高估各個隊伍的實力。而最失敗,我竟然忘記向家人報平安,白白讓她擔心一場,大叔深抱歉疚,我一定會改過自新。

想了又想,終於給我記起是陳百強的「有了妳」,他唱著「···太快樂,就跌一跤都有趣」;而我竟然跌了三跤,現在全身肌肉骨骼痠痛,都的確十分之抵死有趣啊!

原文載於網誌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失眠前 我想記得在香港之巔的四十七件事
玩樂山澗遊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