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11 月 18 日早上約 11:15,距我們離開北潭涌起步點尚未足兩小時,此刻我們正在登上西灣山的路上搏殺。這時候天色時晴時暗,陽光偶爾會從淺灰色的雲層中穿透出來,風勢微弱,但由於我們登山的步速並不算急,所以整體來說也不覺很辛苦。然而忽然之間,隊友 Patrick 走到路旁一站,說他感覺小腿拉緊,好像出現了抽筋的反應。

還未走到第一號檢查站便抽筋?!即時的條件反射,令我差點便衝口而出:「不若我們調頭回家好嗎?」但幼承庭訓,懂得做人要謹言慎行的我,自然不會講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說話,卻在心裡不由得不暗想:「又要行三十幾粒鐘?弊!明晚仲有曼聯對阿仙奴嘅聯賽添,趕唔趕得切返去睇呢?唉~~今次又畀人呃上賊船…… Desmond,回去我一定搵你算帳!」

話說 2016 年度的毅行者比賽本來是與我無關的,這兩年來我潛心於公路馬拉松比賽,對追逐麥理浩徑上的功名已無昔日的熱衷。但兩個月前我忽然接到損友 Desmond 的電話,說他因工作關係而無法專注毅行練習,怕自己缺態而影響到整隊成績,所以便想找我當替工,代替他出戰今年的毅行者比賽。

Desmond 是我在 2005 年首次參與毅行比賽時的隊長,我倆本來就是因毅行者而結緣,彼此相交 11 年,也通過毅行活動結識了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今年 0085 號毅行隊的其他隊員我都認識,Terry 是我的中學同學,Patrick 與 Joey 也有在飯局與其它行山活動中踫過頭。通過 Facebook,我知道他們為備戰今年毅行者是有認真操練過的,更將目標定於要在 20 小時內完成。作為曾經熱衷於毅行活動的我,自然明白到積極投入訓練後,那種渴望要爭取好成績的心情,考慮到他們的目標我也有信心做到,便義不容辭,答應了 Desmond 的請求,一躍身跳上了這艘賊船。

回說此刻正在攀登西灣山的我們,對隊友 Patrick 忽然會出現小腿抽筋的狀況都給嚇呆了,也感到大惑不解。畢竟他們在賽前走雙坳、走半程等的練習也都可以順利完成,怎會來到今天運動強度仍未算很大,而距離只走了約十份一後便會抽筋呢?

但現在並非是要查找不足的時刻,而是要我們大家一起去解決問題,隊長 Terry 作為一位骨精,學以致用,便立即蹲下身來,為 Patrick 的兩邊小腿按摩,待 Patrick 覺得小腿繃緊的感覺略為紓緩後才繼續登山。懷著忐忑的心情,我們在 11:30 到達了有「加油檸檬」供應的山頂涼亭,距北潭涌起步剛好過了兩小時。

然後我們沿山徑往西灣海灘方向走去, Patrick 在落山途中再次出現抽筋,臨時湊合的按摩師繼續發功,決不言棄。終於我們在中午 12:02 抵達了海灘前的第一號檢查站,比預算時間早到了約十分鐘。

走過西灣,繞過鹹田,再越過赤徑,我們在中午 13:38 抵達了北潭凹的第二號檢查站,也首次與支援隊會合,享用他們為我們準備的午餐。這時候大家對 Patrick 的情況都很關心,支援隊員阿粉更使出了推、捏、拿、按、壓、扣、揉、摩、搓等的渾身解數,務求要令 Patrick 疏通經絡,妙手回春。

但在之後攀登嶂上的途中, Patrick 的小腿還是再次繃緊,甚至連大腿也出現了抽筋的情況。麻甩佬,走毅行,個人心理最大的恐懼就是怕自己會連累隊友,甚至成為了整隊人的包袱,所以這時候的 Patrick 也少不免會講些灰心喪氣的說話。但亦正因為是麻甩佬,走毅行,我們才明白到時間達標從來都只是額外的嘉獎,四個人走這一百公里,基本任務是要齊齊整整地走畢全程,這才是我們今天的使命。所以我們都不會怪責 Patrick 的身體出狀況,卻會禁止他再講由何意志消沉的說話。大家只管盡力而為,能夠一起走到終點就算是贏!

目標明確,我們在 16:16 走到了水浪窩的第三號檢查站,也再次與支援隊會合,我啃下了今天的第二盒餐肉蛋飯,旁人看著也許會覺得驚訝,但我卻相信能吃才能補充體力,也不管別人當我是飯桶了。

離開水浪窩,我們在 17:50 登上了 78 號標距柱,也是登上馬山途中的最高點,這時候天色已開始轉黑,我們要戴起頭燈或握著手電筒才能前進了。

同時間,山頂忽然刮起強風,並夾雜著雨點向我們襲來,氣溫更好像是一下子驟降了十度以上。我們頂著刺骨寒氣繼續前行,但落山的碎石路卻因沾了雨水而變得異常濕滑,使得我們都不敢施展輕功落山。然而神奇的事情卻在這最困難的時刻出現,本來在登山時萎靡不振的 Patrick 在經過了雨水的洗禮,也許還打了個冷顫後,便忽然脫胎換骨,精神百倍,還帶領大家在通往昂平與茅坪的路上一路飛奔,更趕過了不少本來走在我們面前的隊伍。

但到了要攀上水牛山的山徑時,我們的速度終究都是慢了下來,要在 19:37 才能到達基維爾營地的第四號檢查站。

我們在茂草岩再次與支援隊會合,享用他們為我們準備的杯麵。這時候連隊友 Joey 的腰背也出現了疼痛,包羅萬有的支援隊立即鋪好地蓆,支援隊員 Irman 聲稱自己久病成醫,便叫 Joey 俯身躺在蓆上,再以手踭對準他的痛處以整個人的體重壓了下去。接著 Joey 的慘叫聲響徹了大老山頭,但氣血卻隨即變得暢通,關節也活絡了起來,大家又可以繼續往前邁步了。

分別走過大老山與獅子山,我們於 21:36 抵達了畢架山的第五號檢查站,吃過站上的蕃薯糖水後也不敢久留,便沿石級路往大埔公路的方向走去。

此刻我們已比預算時間落後了逾一小時,已不再為目標而緊張,卻仍想努力爭取最好成績。在通往大埔公路的羊腸小徑上, Patrick 再次大發神威,帶領大家在路上快步疾走。我守在隊伍的最後位置,對 Patrick 時強時弱的體能狀況感到嘖嘖稱奇,覺得他的身體構造應該很有醫學研究價值。

橫跨大埔道後,我們於 22:39 來到了金山的第六號檢查站,有救護車正準備要駛進去,沒多問發生了什麼情況,大家只管登記過後便急步朝城門水塘的方向繼續走去。

在城門水塘再次補給,也吃過支援隊給我們準備的湯飯後,我們於零時六分登上了針山頂,這時候山頂擠滿了正在休息的參賽者,而我們卻沒有停留,忙著朝草山的方向走去。

在踏足通往草山的石屎路上,又一輛救護車朝我們駛來,據補給站上的工作人員講,是有參賽者的韌帶遭撕裂了。發生了什麼事情不得而知,只希望傷者能盡快康復。

翻過草山,我們在凌晨 1:19 到達了鉛礦坳的第七號檢查站。今年大會供應的杯麵換上了合味道品牌,吸引力比往年大增,但支援隊在剛才城門水塘的補給站上實在照顧得我們太周到了,腸胃再沒空間去安放杯麵,便不再浪費時間,朝路上的最後一個大佬:大帽山走去。

這時登上大帽山的路上都被濃霧籠罩著,視野只得數十米遠,電筒與頭燈照出去的光線都仿如泥牛入海,四周都是白濛濛一片。我們守住隊型,讓 Patrick 選擇以他認為最合適的速度登山,儘管他的步速繼續難以捉摸,有時候步態蹣跚,有時候又會發力衝刺,但我們都無怨無悔地緊隨,大家都明白君子報仇,十年未晚的道理。

在大帽山頂上的雷達站旁,已一早有支援隊員 Ken 在守候著,接過我們遞給他的行山杖後,便隨我們一起慢跑落山。我們在早上 3:33 抵達了荃錦坳的第八號支援站,並再次與支援隊會合。

吃過熱氣騰騰的火腿通心粉,換上一雙乾淨的慢跑鞋,再穿上我們特別為今天比賽而訂製的隊衣,我們與支援隊道別,下一站我們就在終點見面吧!

這時候支援隊的 Francis 與高飛參與了陪行,有他們陪伴 Patrick 左右,我便毋須繼續守隊尾了。在麥理浩徑的第九段上,我們碰上了一位不斷撩我們說話並自稱 Paul 的年長參賽者。初見 Paul 的時候他正以繩索在身後拖著一位同伴前進,還自稱自己是第十二年參賽。但看他身上沒掛號碼布,也不見其他的隊友的踪影,在後來我們還會與他重遇,只是到現在我也搞不清楚他是否正式的毅行參賽者。

我們在日出前的 5:33 抵達了大欖涌水塘的第九號檢查站,這時間距我們起步剛好 20 小時,也是我們本來以為可以完賽的時間,說起來,我們輸了的原來就是一條麥徑十段的距離。這時候有工作人員可能悶得發荒,正在醫療站裡手舞足蹈地跳舞嬉戲,青春少女的氣息,怎麼說都比廣場大媽舞吸引。

比賽來到尾聲,我發現像我們這般一直堅守隊型,四個人始終走在一起的隊伍原來是少數,路上更多的都是形單影隻,或是兩三人結伴同行的毅行者。在麥徑第十段從黃泥小路轉入石屎路登山的路口上,我們便踫上了一隊掛著 S 字頭的女子隊,其中兩位師姐明顯體力較強,正在路口等待其餘兩位腳力稍遜的隊友。但在她們見到自己的隊友後,便高聲說了些不知是恭維還是挖苦的說話,之後便又再將隊友拋在後頭,自顧自去登山。我心想,其實大家橫豎是要「等埋發叔」,體視一點團隊精神當真很困難嗎?

這時候大地在絢麗的晨光慢慢甦醒。在通往大棠終點的石屎路上,各隊員的老闆都已在路上守候著,想確認我們一夜未歸是當真去了行山。

在差不多同一時間,剛才與我們相遇的 Paul 哥也從後而至,還不斷向我們挑機,說我們「後生遙遙」也竟會被他趕過。男人這物種,不管七歲還是七十歲,始終都容易墮入到激將法的圈套,我問隊友們:「係咪要追阿伯?」

來吧!大家鼓起餘勇,便嘻嘻哈哈地朝 Paul 哥的身後奔跑起來。其實我們要追過 Paul 哥並不困難,難就難在要確保我們在衝線的一刻,他不會在我們身後突然伸出頭來,將他的尊容也攝入到我們衝線的照片裡。

權衡過輕重後,還是覺得大丈夫應該要能屈能伸,如此我們便放慢腳步,任由 Paul 哥越過我們先衝線,也待各位老闆在終點拿好相機待位,還讓辛苦了兩天的支援隊隊長 Desmond 加入到我們行列。然後我們手拉著手,以 22:39 的完成時間衝過終點線。

後話:
首先要在此感謝各位無私奉獻的支援隊員,大家的努力與付出令我們能在困難重重的逆境中順利走完今屆比賽,期望將來換個身份,我會有機會能支援你們去完成夢想。

接著就是要感謝各位有捐款支持我們的善長,相信樂施會定必不負所託,會將大家的捐款用於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弱勢者。

最後,我要感謝三位與我一起奮戰了二十多小時的隊友。我雖然作為替工,卻也很感恩這次能與大家在麥理浩徑上拼搏一百公里的機會。縱使明知目標落空,你們都沒有放軟過手腳,更從沒放棄過戰鬥,在特定的時空限制中努力爭取出最好成績,你們所體現的應該就是不折不扣的毅行精神。

最後最後,我要感謝今次拉我下海的 Desmond,說到底這是我參與毅行者以來最好成績的一次,期待你明年親自落場時能做出更佳時間,我將會樂意當你的支援。但先旨聲明,要行,就真係唔好再搞我喇。

分享
前璡

幾十歲人還愛胡思亂想,不務正業。鍾情跑步,行山與各種野外活動,夢想有朝一日能符合波士頓馬拉松參賽資格。近年自覺年紀漸大,便更不懂收斂,連潛水與滑翔傘也開始涉獵,生命能夠給予的體驗,都想去一一嘗遍。https://www.facebook.com/dannyc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