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aw少 (左) ,年初成立了 “得閒行山” 群組,身體力行鼓勵身邊朋友行山。

在麥理浩徑上,想跟精神復康者說一句:

「你是我朋友,一起走下去」

如果基督徒的口頭禪是感謝主,行山友的就是「感謝山」。香港的山(往後以獅子山作代表)給了我很多,由我十多年前因為失戀開始走上山,到2012年拍攝毅行者電視特輯翌日哥哥跳樓身亡,獅子山也提醒我,無論怎樣也好,人總是有路走下去,而且很多人在前面等著我,就因為愛。

今年度的樂施毅行者,將會在100公里的終點等著我的是三位新隊友及支援隊。他們分別是精神康復者 JACKY仔、RAYMOND 及黃宗顯精神科醫生,還有支援隊隊長社工 大JACKY 和陳喆燁精神科醫生,各位將會陸續看到他們的文章。

最左 (黑衣): Jacky仔,最右 (白衣): Raymond

首先要多謝 Fitz。作為2017年樂施毅行者的伙伴媒體,給了我最大的自由度去組隊,要求只有一個:「有故事和需要關注的人。」而這條隊伍的構思,來自三、四個月前一次行山,當時有團體的社工,提議我帶一班在宿舍住的精神康復者一起登山,我選了鰂魚涌的柏架山,交通方便,進可攻退可走。有些有經驗的女仕氣不喘也能完成,有些就讓我飾演建造金字塔的管工,不斷鞭策她們直到筋疲力盡,要扶落山,但相信越辛苦,對我的印象就越深刻。更讓她們學懂一句:


「山上最多咩呀?」
「騙子呀!」(又話好快到)

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其中一位宿友的一句說話,當時有一位朋友遲到,我們準備先上山,然後宿友就問「仲有嗰個義工幾時到?」認真,我很在意義工的稱號,因為我的心態很簡單,就是帶一班不常上山的朋友去玩,所以我不是義工。或者因為是社工帶隊而有了這種印象,但卻讓我覺得他們是否已經習慣了,只有義工才會跟他們一起活動,沒有普通朋友會跟他們玩在一起,我腦海裏就浮現了,我哥哥的靈堂除了家人也是空無一人的情況。

這次組隊,碰巧兩位康復者都是同一機構的朋輩輔導員,但我卻先旨聲明;這一隊每個人都是以個人名義參加,我們是隊友是朋友,而不是義工跟康復者。我問黃醫生,香港有沒有是醫生與病人如此緊密一起去參加的活動,他也認為是史無前例。

對,如果到達終點的話,就簡單為我們的友情乾杯。

100公里對普通人來說,不容易,三位都是毫無經驗,當中有瘦削的跑手、有6呎4高的健身教練,亦有平常連睡覺時間都不足的醫生。距離剛好四個月時間給我們訓練,我衷心期待這一次奇妙旅程,能夠呈現康復者生活上面對的種種問題,他們比起一般人,還要在甚麼地方努力才能完成這艱難的100公里呢?

如果你現在或將來被我們的故事感動,歡迎你聯絡Fitz,先為樂施會籌款,如果有能力再為更多精神復康團體籌款。同樣地,如果你希望將來與我們見面分享這個旅程,甚至成為我們當日的支援隊或者跟我們一起練習,歡迎你聯絡我們。 (有關隊伍任何事宜,可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期待你成為我們的獅子山友。

二十年眨眼過去,應該做值得做的事,我們仍然繼續堅持。多得這年頭,有朋友提醒我,山本身有治癒能力,心有鬱悶,走上山,愁煩隨風而走。

讓獅子山精神隊與你一直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

設計鳴謝: 築字室主理人Vicky IG: 築字室

Fitz 樂施毅行者

每年樂毅施行者,Fitz 都會組織一支隊伍,目的不是要挑戰時間,而是希望承傳毅行精神。今年我們以 Law少 帶領一支由精神康復者及精神科醫生組成的隊伍,期望可令市民對精神病有更正確的認識。

延伸閱讀:
蘋果日報:商台前DJ歷思覺失調兄墮亡 立志出書 30年來第一次叫哥哥
【壹週刊】LAW少:我有個思覺失調哥哥
香港01:前商台主持Law少堅持跑步 沿途卸下煩惱:只有這刻才是自己的
Law少 許耀斌 Facebook 專頁

樂施毅行者 2017.我們都是毅行者
Fitz 為樂施毅行者2017大會媒體伙伴

樂施毅行者網站

樂施毅行者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樂施毅行者2017] 10個路段 綜合分析
[樂施毅行者2017] 上山操練重要裝備
[樂施毅行者2017] 炎夏上山操練指南
[樂施毅行者 2017] 重要日子要記低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