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下了五座山_f[編按:2009年Law少許耀斌,連同洪松蔭、周鵬幾位電台主持,組成商台毅行者隊伍,決志要成為18小時內完成的「超級毅行者」。然而,他最終因傷中途退出。這篇文章是他當年在毅行者活動的退出感受。]

第一次有放棄毅行者的念頭是21:12,當時只走了10小時多,但是左邊膝蓋已痛了9小時…

第二次想放棄毅行者的念頭是走過了令人聞風喪膽的雞公山及馬鞍山之後,在平坦的獅子山邊,抱住一對只可以上斜路的雙腳,平路與落斜就像是一條逆行的自動電梯,想像過千百種情況,就是沒有這一個…

第三次…差不多到了畢架山檢查站,終於決定了…多謝周鵬陪我走了最後一段路,此時有路人在旁邊經過說:『受傷就唔好夾硬泥,盞以後冇得玩』,好像聽到我心裡的說話一樣,到了我今次的終點,看見阿松、阿生兩位隊友好似大雪災被救回來的災民,被毛氈包著,我心裡想著『我投降了』,口裡卻說『我決定唔行啦』。(看出分別來嗎?)

登記後,周鵬拿著錄音機問我感受時,我說不出一句說話。


如果當日沒有趕去做mc而拗柴…
如果當日沒有拗柴而間接令膝蓋受壓…
如果早一點停止練習…
如果一早就決定用行山杖…
如果早一點決定放棄…那麼就不會全軍覆沒…

但是…
如果沒有持續的練習,沒有一口氣沒有停分別上西灣山、赤徑、牛耳石山、雞公山、馬鞍山的氣力
如果沒有無休止的鍛鍊,沒有任何地方都可以用兩隻腳走到的信念
如果沒有認真的態度,沒有阿松這個隊友(還有跟零度天氣一起打跨阿松的機會,哈哈)
如果沒有山上的閒聊,沒有周鵬這個好友
如果沒有這次挑戰,未有決心面對生命中將會來臨的極大考驗。

多謝各位金錢精神捐贈者,阿生為我遞上的熱湯,多謝阿松的一句肯定『未試過四個人喺十米範圍之內』,多謝周鵬陪我走過幾個月內三、四百公里路。多謝一路上給我們支援的朋友,有叉燒炳(因為他是送叉燒飯給我們的阿生朋友),帶褸給松哥的朋友,給番薯我們吃的『超哥』,見不到面的eric同stella,將如喪屍的我帶走的『阿哥』和他的『司機』朋友,還有很想健健康康在城門見卻被迫提前的『您』,還有晚上三點多仍端上白粥的爸媽。

還有恭喜陳枝綠幫葉家聯完成了最快最齊的一次,聽聞你的絕招就是不要理會男人四十式的撒嬌,越喊走越會用雙腳走,不知到為何,新婚後的家聯總給人一點斷背感?

看見左手中一條白印,成為了這段時間好好鍛鍊的記錄,因為原本蓋在上面的紅繩在這次毅行後突然發現消失,立時想起當日車婉婉大師相贈時講過,『緣盡嘅時候就會斷』,今次雖然有五座山未完成,但是我放下了。

即使是最後一次,我也放下了五座山了…我放下了五座山原文載於:881903.com 

更多:
[毅行備戰] 第三段: 北潭凹至水浪窩
[毅行備戰] 第二段:大浪西灣至北潭凹
[毅行備戰] 第一段: 北潭涌至大浪西灣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Law少 許耀斌
人稱Law少,前電台主持及監製,酷愛體育運動,多次參加馬拉松及毅行者活 動,近年更嘗試進軍三鐵及渡海泳。對於跑步、對於行山、對於比賽,均有深刻而令人動容的看法。著有《原來在沒有盼望 的地方才需要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