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濃霧終於散去,房間窗外是清晰透徹的 3rd Lake。

Day 8 Gokyo Ri
日出時,天空放晴,窗外湖面的濃霧散去,匆匆吃過早餐,就向 Gokyo Ri 進發!

Gokyo Ri 就在旅館旁邊,需爬升 600 米,但山徑只有一公里多一點,想像得到山徑有多斜嗎?大部分路都接近 45 度,崎嶇嶙峋、飛沙走石,最後花了兩個半小時才抵達山頂。

由於 Gokyo Ri 是黑色,在云云雪嶺下顯得特別突出。它高 5350 米,相比包圍它的山峰每每都七千米以上,Gokyo Ri 又是一個「小山丘」,不過這「小山丘」吸引之處,是能夠 360 度觀賞世界高峰。

山頂聚了幾十人,大家一起欣賞不遠的珠穆朗瑪峰和旁邊幾個山峰和山下的第三個湖,還有冰川裏由融化的冰聚成的大小水潭。還有人帶了結他上來(!?),幾個人載歌載舞。

突然,濃霧從南面的 Dudh Koshi River 河谷湧上來,不消十五分鐘,整個山頭又被濃霧籠罩了。

走上 Gokyo Ri。 走上 Gokyo Ri。

山下的 Ngozumpa 冰川。
霧又來襲,Gokyo Ri 上被濃霧籠罩。
山頂聚了十幾人,十分熱鬧。

出發往 Dragnag
回到旅館吃點東西,然後出發往 Dragnag(4700m)。

前往 Dragnag,需橫過冰川(Ngozumpa Glacier)。身在冰川裏方感受到它之巨大 — 進入了冰川後,縱使已經是春季,四周都是幾十多米高的冰塊,看似連錦不絕的高牆,它們之間是融冰積成的小水潭。冰混合了沙石,成為橫過冰川的路。當翻上一塊高牆頂端,前前後後更多更高的牆,像迷陣般數之不盡,只管不斷翻越,然後又翻越吧!整條路靜悄悄,渺無人氣,路十分荒涼,途中偶然傳來石頭及冰塊掉進水裏的聲音,令人生畏。

通過冰川,轉彎向南走,經過一個廣闊河谷,緩緩而下,漸漸看見幾株凋零的野草,到達 Dragnag 了。

Dragnag 頗冷門 — 當晚住的旅館只有我和們和另一對導遊 + 遊客,大部分到 Gokyo 的登山者都會原路折返 Namche(走地圖上的西岸路),或者經 Cho La Pass 到 Base Camp,專程到 Dragnag 好像沒有甚麼意義。不過,我們想找點新意,走一條在上世紀地圖出現,但在部分現今地圖上消失的山徑。

霧久久不散,橫過冰川時要靠疊石指路。
春天的冰川,融化中的冰塊和沙礫混合,構成一片荒涼。
冰川上孤獨的小水潭。

Day 9 Dragnag → Deboche

搵笨!向上爬升一千米的下山路

今天的行程是從 4700 米的 Dragnag 沿 Dudh Koshi River 的東岸路往下走,目的是即日回到 Deboche

大家記不記得在 Day 6 提過,Deboche 的 Rivendell Lodge 老闆娘說過,當年她以四天來回 Gokyo 和 Deboche,所以我也預算今天可以回到 Deboche。

先說說為甚麼會走另一條路(東岸路)而不走回頭路(西岸路)呢?兩天來和幾位導遊和挑夫交談,大部分都甚少走東岸路,甚至有些從未走過!在 Gokyo 遇上一位年青導遊,他說,減去我走 shortcut 賺上的時間,若果我能夠用一天半從 Deboche 到達 Gokyo,即是有足夠體能以兩天返回 Deboche。我聽後感到奇怪,上山用一天半,下山反而要兩天?他沒有說原因,只告訴我,東岸路 is fun

這位年青導遊和他的「老細」– 一位上了年紀的白人,也選走東岸路(所以今天在 Dragnag 也遇到他們),原因是他將會參加兩個星期後的 Everest Marathon,所以特意從 Namche 走到 Gokyo,然後沿東岸路下山往 Deboche,再上山至 Base Camp,進行「低海拔 → 高海拔 → 低海拔 → 高海拔」的適應訓練。

(按圖放大)

EVEREST MARATHON
近年每逢五月,Everest 路線、特別是 Gorak Shep 及 Base Camp 一帶都十分熱鬧,因為一年一度之 Everest 馬拉松比賽將會舉行。比賽分為全馬和半馬;全馬路線是從 Base Camp 至 Namche,共長 42.195 公里。

這條路線,正好是大部分行山往 Everest Base Camp 的山路,除了某幾段考驗碎石路落山技巧外,大部分路面都平坦好走。而且,從 5364 米的 Base Camp 下降至 3440 米的 Namche,除了從 Phunki Tenga 至 Namche 一段三公里左右、頗費勁的上山路外,其餘全是下山路。

要參加的話,必須隨主辦機構從 Jiri 花十幾天徒步至 Base Camp,再經過額外一天 Rest Day 後,在寒冷和高海拔的 Base Camp 起步,就算夏季,路面都披上薄薄的冰,也有下雪的機會。

為了完成一個馬拉松賽事,香港人都會不辭勞苦地鍛煉,試想想,在寒冷和高海拔地區進行越野馬拉松,除了必須具備良好體能外,還要有額外餘力應付低溫、低氧環境,大家有沒有信心挑戰呢?

從 Day 6 往 Gokyo 途中拍攝,左邊是緩緩上山的西岸路,右邊是東岸路,可見從河床上山,是不折不扣的「上斜下山路」。

尼泊爾版「消失的路」
寫後記時,我從書架翻查二十多年前的行山書《自助旅遊手冊(5)尼泊爾》,作者周永傑有記載此路,他特別注明「沿路沒有旅店,只有兩間士多」、「這河東路是很少旅客到的」云云,而近年的行山書甚至抹去這條路了。

這不正正是尼泊爾版「消失的路」嗎?於是,我和挑夫懷着忐忑心情,一起從 Dragnag 出發,為了揭開了東岸路「消失之謎」。

這「消失的路」竟然是我近年行山經驗中最艱辛的路。帳面上,從 4700 米的 Dragnag 至 3810 米的 Phortse 足足有 890 米下降,怎會比上山更辛苦呢?是十分崎嶇嗎……?

原來,東岸「消失的路」是起伏不斷,程度可以用「猛烈」去形容!

從 Dragnag 出發下山去!
「消失的路」有幾條荒廢了的村莊。
東岸路最後上斜,經過山坳上的佛塔後,就抵達 Phortse。
幾日前的 Phortse 被濃霧籠罩,今天終於一睹當地人口中美麗的村莊。

後來,從 GPS 知道,有九成的路線是「猛烈起伏」– 簡單說明,每下降了 100 米,就要往上爬 90 米,如此類推地走過 25 公里後,僅僅下落至 4300 米(即下降了 400 米)。如是者大上大落了幾小時,終於看見 Phortse 在一公里外了。這時候,在杜鵑盛開的山腰出現了一條超過 45 度的下坡山徑,「猛烈地」下降 500 米……呼,終於再沒有上斜,大步進入村莊。

地圖顯示,「消失的路」有兩間 teahouse,不過實際只有一間營業。幸好有這間 teahouse,否則連午飯也成問題。至於《自助旅遊手冊(5)尼泊爾》提及的旅館,二十年後的今天已經連同沿途幾條小村落淒涼地荒廢了,大片田地和牧場被空置。若沒有足夠體力一天走完,就需要在山頭過夜。

後來從 GPS 紀錄得知,「消失的路」往 Phortse 大約 32 公里,不單比西岸多 10 公里,爬升累積竟然是約一千米!非常搵笨!

(下期待續)

更多黃基業Kay Wong文章@eggstudio.com

原文載於 eggstudio.com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海拔5千米的5個湖] GOKYO 喜馬拉雅山 EBC: 慳20公里的大shortcut! (三)
[海拔5千米的5個湖] GOKYO 喜馬拉雅山 EBC: 一天只走3公里 (二)
[海拔5千米的5個湖] GOKYO 喜馬拉雅山 EBC: 出發了! (一)
[南昆山進發] 3條穿梭山野越野單車路線
黃基業 Kay Wong@Fitz.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