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島12峰連走2333
(按圖放大)

在一個清涼的星期日早上,也許大多數的人還在被窩裏面,然而,有8個人卻跑上了港島的天空上,玩一個叫「kill標」的遊戲…

不要問我們年紀有多大,因為這個遊戲「兒童不宜」;而遊戲本身,還有點嚴苛,要在限時內(天黑前),由香港島「最東」跑到「最西」,尋遍山之顛的12支高度標柱,就算是一般「家長」,也不適宜參加。

<第1支:砵甸乍山標高柱; 高度312米; 總長2公里; 用了29分鐘>
一開始,就要由「藍灣半島」地平線,跑上312米高的砵甸乍山尋標;其實,這是遊戲裏難度較小的1支:1公里長的石屎長命斜「龍躍徑」+500級石階+一道寬闊的山徑就可以登頂了,體力好的,只需十幾分鐘就可以到達,但這只是遊戲的開始,要留力﹗我們用了半個小時,才攻下這支標。此時,全身熱烘烘的,除下風褸,迎著冷風,倍感舒服﹗

<第2支:歌連臣山標高柱; 高度348米; 總長1.5公里; 用了41分鐘>
這是一條V字型,全穿林的路線,殘酷之處,不完全因為下降160米,即刻要攀爬190米,而是上、落都是陡直的崎嶇山路,落山時,若走得太快,整個人會連同鬆散的碎石,一起摔下山;上山時,卻要非常吃力地往上爬。跑友的行山雙棍,在此處完全沒有用武之地。「小心」兩字成為8個人窩心的短話。用了41分鐘我們才成功征服這條急落急上的斜路,取得了第2支標,此時,大浪灣和石澳半島的景色躍入眼簾﹗

<第3支:柏架山主峯標高柱; 高度532米; 總長2.5公里;用了1個小時>
歌連臣山落山的密林徑,是12峰最陡峭的,沒有麻繩,只能靠雙手,學猴子那樣敏捷地抓住山徑旁的樹枝借力,小心翼翼地走下山。隨後,跑了一小段平坦的石澳道,便要開始漫長的柏架山登山之路。短短的1公里多,要爬昇400米,而且整條所謂的山徑已被雨水沖散得支離破碎,很多路段都要手腳並用,絕對是耐力和鬥志的考驗。直到看到了矮竹樹才可以鬆一口氣,代表差不多要到山頭了,但最先看到的反而是遠處兩座副峰的白波和柴灣全景,而最後出現的柏架山主峰標高柱幾乎淹沒在野草堆中。收服這支標高柱後,這個遊戲最辛苦的路段終於過去。我們也可以暫時放鬆一下,耐性地站著,和遠處的雙白波拍合照。


<第4支:畢拿山標高柱; 高度435米; 總長2公里;用了28分鐘>
同副峰「白波」打招呼後,便匆匆地沿著柏架山道離開。難得一條1.5公里漂亮的石屎大斜路,大家都極速地衝落山腰的大風坳。在涼亭旁小休後,已急不及待地登上通往畢拿山的天梯。所謂天梯,也只是一條幾百級的石階,因為是熱門的行山路線,石級修建得十分整齊,高度適中,極易行,我們用了幾分鐘,便拿下了第4支標高柱。

<第5支:小馬山標高柱; 高度424米; 總長800米;用了14分鐘>
緊接的小馬山,高度與畢拿山差不多,兩座山又相隔不遠,是一支最容易攻克的標高柱。逆走港島徑,在分叉路口,再走入一點點衛徑,就來到了小馬山最高點。是巧合,還是為了襯托「小」字,小馬山的標高柱做得特別短,而且鬼祟地隱藏在路旁的草叢裏,若在山徑上快步經過,真的很容易錯過呀﹗但我們是為搜尋標高柱而來的,怎會錯過了。由小馬山,回望剛剛走過的山峰,不禁要讚嘆港島山峰的壯麗。大家蹲在矮小的標高柱旁,拍下合照後,便急步折返。

<第6支:渣甸山標高柱; 高度433米; 總長1.5公里;用了25分鐘>
其實,並不需要完全原路折返,走不了多遠,就有一條不知名的捷徑駁回港島徑了,只是整條路有點難走。回到港島徑5段,繼續逆走,循石級路走到最低位,再往上爬,回頭會看到壯觀的石礦場全貎。再攀登一會兒,就來到渣甸山了。和畢拿山一樣,渣甸山的標高柱已被其他行山人士/背囊等物強佔了,想拍一張單純的標高柱照片,並不可能。也難怪的,山頭沒有任何椅凳和歇息的天然巨石,行山人士走累了,停在標高柱休息是理所當然的。

<第7支: 聶高信山標高柱; 高度430米; 總長4公里;用了96分鐘(包括午飯35分鐘)>
我們當然也想停在渣甸山的標高柱休息,但此時,才找到6支標,不能怠慢,只可以快步跑下黃泥涌峽繼續未完的遊戲。黃泥涌水塘的士多,是港島徑前4段和後4段的中途站;恰恰也是分隔我們這次12座山的中間位,位置極重要。走累了,可以坐在水塘邊,吃一個熱騰騰的腿蛋面,再喝一罐冰凍的可樂,是何等快活的事。可惜,大休35分鐘後,再要趕路。起動後,一時迷失方向,竟走向黃泥涌道下山的方向。多走了幾百米後,才掉頭前往布力徑。經過一片豪宅後,我們來到了聶高信山南崖東入口。入口那片裸露的斜坡,看上去無路可上,但沿狹窄水渠拾級而上,豁然開朗,一條泥路清晰可見,一直通向山頭著名的「人面石」。這段路算是全程最艱辛的一段,攀爬一陣,終於逃出了巨石群,來到一處開揚的山脊位,也看到了山頭的高清發射站。通往山頭的路雖然亦是密林,但只是緩緩而上,相對容易。好在,預先問了「Kill標」高手標高柱的位置,巡高清站的鐵絲網一周,很快找到了收藏在發射站頂的標高柱。

<第8支: 金馬倫山標高柱; 高度438米; 總長1.5公里;用了39分鐘>
布力徑一帶經常有野狗出沒,跑落聶高信山南崖西出口時,雖然人多勢眾,但聽到狗吠聲,依然有點緊張,直到看到狗隻的主人後,才放心下來,但攀登金馬倫山,不時要屏息看看前方有沒有野狗出沒,很順利,一直沒有再看到任何野狗的蹤影。另外,登山的路上,會看到不少生锈得厲害的水管,只要大力跺腳,真的可以將鐵管踩個粉碎。整段路都需要穿插在野草矮樹中,經過一輪博鬥,終於到達第8支標。金馬倫山雖不是最高,但極目四望,維港、南區、黃泥涌峽,山頂等四個方位的
景觀盡在視線中。

<第9支:歌賦山標高柱; 高度465米; 總長3.5公里;用了71分鐘>
金馬倫山另一邊的落山路,草更加密,很多地方野草都遮住了山徑,走下山時,需要不時提防腳下的急斜,直到落到電線塔位,才駁回了易行的石級路。步下中峽道,很快來到灣仔峽公園。這裏也是極佳的補給點,公園裏既有飲水機,也有小賣部。走出甘道,循山頂道油站旁的一條隱蔽小徑,來到了歌賦山下的施熏道。歌賦山,被團團的頂級豪宅包圍住,已不太像一座山了,她亦是12座山唯一沒有標高柱的山。山頂的配水庫盡頭還殘留著一小截山,而且長滿著野草和小樹,可惜,旁邊高一大截的豪宅「天比高」,卻不留情面,已硬將她那丁點山的尊嚴也吞噬了﹗

<第10支:太平山標高柱; 高度552米; 總長2.5公里;用了43分鐘>
離開冷清歌賦山,我們由種植道,奔向熱鬧的凌霄閣。在這裏,莫說是跑,就算是步行,也得非常小心,免得碰到隨處駐腳拍照的遊客。逃出一輪擠擁後,我們沿著柯士甸山道,走向山頂公園、老襯亭。太平山山頭共有三座小山,標高柱位於北面的山頭,那裏是禁區,Kill不了標,只能轉戰南面稍矮一點的山頭。此山頭雖可以望到爐峰峽的全境,但高度估計不到530米。這也意味著我們這次山顛之旅到達的最高點只是第三座峰(柏架山主峰532米)。

<第11支:西高山標高柱; 高度494米; 總長1.5公里;用了24分鐘>
隨後,是另一條V字型的路線,但這條路是漂亮的石階,相對容易很多。用了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走過太平山,到達了西高山之顛,看到一支久違的標又重現眼前時,我們忍不住要停下拍幾張全體合照。相對太平山,西高山的山頂,視野更廣闊,南丫島,維港、西九龍等地一覽無遺﹗

<第12支:摩星嶺標高柱; 高度269米; 總長4公里;用了76分鐘>
西高山兩邊的登山路路況,非常極端;東面是1星難度,很容易走的石級路;西面則是5星難度,極難行的崎嶇山徑。由西面爬下山是往摩星嶺的唯一途徑。山徑凹凸不平和陡直,竹葉又掩蓋山徑,行走在尖削的山脊上,步步驚心,仿佛一下小心就會滾到腳下的高樓大廈去似的。摩星嶺雖然是12峰最矮的一座,只有269米,但因為是由低位薄扶林道,摩星嶺徑一路往上爬,上昇的幅度也有二百米;加上是尾段,整段路又迂迴長達4公里,是最難應付的。爬上最後一段急斜,闖出樹林時,真的有種重見天日的感覺,此時,遊戲的最後一支標高柱,也出現在視線中﹗完成「Kill標」的遊戲後,大家的心情變得輕鬆,可以輕快地由摩星岭,跑下域多利道,並一直去到堅尼地城港鐵站。

港島12峰連走

今日這場8個人參與的「Kill標」遊戲,足足用了9小時才完成,我們也成功征服了一條上落差加起來各有3000米的12峰連走山徑。事實,爬昇和下降的數字,並不能客觀反應這條路的艱辛,或許用以下對比會清晰一點:相對港島12峰連走,麥徑「難極有限」。

港島12峰連走,只是一個開始,期待下一場「Kill標」遊戲,是12峰、15峰,甚至更多﹗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踏上父母親的老路
虎視眈眈愉景灣—老虎頭郊遊徑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