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至右:黃宗顯精神科專科醫生、Raymond、阿亮

第一次行麥理浩徑的第四段,因為有自知之明,體能不太理想,自己每次練習都是隊伍中的最後一個,所以便較其他人早些開始,怎料好朋友阿亮帶領著我,還有獅子山精神隊中的康復者 Raymond 同行,原本獨自第一次行山的恐懼消失了。因為我的步速始終較慢,其他獅子山精神隊的隊友隨後趕上。

未行之前,聽過麥徑第四段不太難行,但路徑卻是最長的,由西貢的水浪窩開始,經過馬鞍山,行至飛鵝山,是對耐性的高度考驗。開始時,是一段很長的上斜石屎路,中間已經停了多次,之後便進入山林,因為中午時份下了一場大雨,所以山林的泥路並不好走,新的行山鞋瞬間已全被濕泥覆蓋了,原來泥土充滿了鞋底的紋理後,可令抓地功能下降,更加容易滑倒,所以那天行山時路況份外困難,令我表現戰戰兢兢。

因為路程很長,天開始黑了,因我沒有預計需時那麼長,所以沒有帶備電筒或頭燈,最後開啟智能手機的燈,以作有限度的照明,但前路始終不太清晰,自信心也動搖了。曾經有一段是拿著手機獨自行,可能沒有其他隊友分散注意力,所以份外留意周邊環境,有不少蟾蜍,也有蛇在路上爬過,突然令我提高危險意識。後來我見到隊友 Jacky 在前方手持電筒,讓我感到有股希望,因為不是孤身走我路,還有隊友陪行。


走到尾段時,見到有指示牌指向大老山方向,我跟 Jacky 和另一位朋友 Kelvin 同行,正值大家邊走邊閒聊,自動沿著大路走,走過一處林蔭,地上滿佈一層層厚厚的樹葉,似乎沒有其他人走過的痕跡,配上周邊微黃褪色的街燈,令我懷疑這條路是否正確,但這始終是一條大路,唯有繼續向前行,走了大半小時,終於到了終點。終點?原來是一個沒有出路的盡頭,我們三人由原本有說有笑,這刻突然收起輕鬆情緒,內心泛起了恐懼徬徨,聽到不遠處傳來狗吠聲,讓我們增加了危機意識,知道要盡快離開現場。把手機拿出來,希望打電話求救,因為之前以手機長時間作為照明,所以電源只剩10%,令我更焦急,最大問題是我們三人的手機也失去訊號。由原路走回去,需要一小時,不斷消耗體力和意志,最後手機駁上信號,終於找到阿亮和隊長 Law少,對方問我身處哪裡,因為附近沒有指示牌,所以答案只是「樹林裡」,原來這是最難解答的問題,又聽不懂對方的指示,大家在電話上只有雞同鴨講,他們以為我了解,我惟有裝作了解吧。最後,我們三人發現一條不顯眼小路旁有麥徑標誌,於是幸運找到了出口。

對行山初哥來說,迷路是很可怕的,夜間迷路更是徬徨經驗,但恐懼不能解決事情,最後還是需要保持冷靜,互相扶持,積極尋找出路。人生路上也一樣,很容易迷路,但迷路可以是一種寶貴經驗,讓自己從錯誤中學習和鍛練,培養容忍量和堅毅精神,成為更強壯的人,這就是獅子山精神。

如果你想支持我哋,歡迎到 獅子山精神隊籌款專頁 捐款,多多益善,少少無拘。

設計鳴謝: 築字室主理人Vicky IG: 築字室

Fitz 樂施毅行者

每年樂毅施行者,Fitz 都會組織一支隊伍,目的不是要挑戰時間,而是希望承傳毅行精神。今年我們以 Law少 許耀斌 帶領一支由精神康復者及精神科醫生組成的隊伍,期望可令市民對精神病有更正確的認識。

鳴謝行山鞋贊助:Merrell Hong Kong

有一班行山友叫「獅子山」

獅子山精神隊樂施毅行者籌款網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毅行隊衣義賣贊助] 向高山舉目 與「獅子山精神」同行
[獅子山精神隊] 挑戰黑暗恐懼
[獅子山精神隊] 對不起,隊友們,我要變魔鬼了
[獅子山精神隊] 行毅行,起步之初
[獅子山精神隊] 37度下 新丁打大佬
[獅子山精神隊] 毅行開操 在西貢37度的一天出發之十八死士
[樂施毅行者2017] Fitz x 獅子山精神隊
Fitz Hiking 行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