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DIGITAL CAMERA實在是倒霉透頂的一天。

專程從政府地圖銷售處買來,以防水膠袋包裹好的大嶼山地圖竟在收拾行李時被遺忘在家裡的餐桌上;手上的 Olympus E-P1 相機頸繩又在早晨出門時遺落在深圳的計程車上;到剛才忙亂地從擠擁的巴士下車,行山杖也就無聲無息地遺落在正絕塵而去的大嶼山巴士上了。OLYMPUS DIGITAL CAMERA一個人站在寂靜的石壁水塘堤壩,思索今天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倒霉日子呢?7 月 31 日,原來就是我這個倒霉鬼的43歲生日。

如果我是個相信禍福會有徵兆的人,我便會在這時候打道回府,而不會一個人繼續去行山了;但我相信的,卻是禍福會隨機地出現,既已開過了三次「莊」,下一次開「閒」的機會便自然會較高,抱持我這種信念的人,在賭場裡是很容易傾家蕩產的。但我今天並不是要去賭錢,而是來到了大嶼山石壁,去獨力挑戰被山友們譽為香港第一險峻的名山:西狗牙嶺。OLYMPUS DIGITAL CAMERA據網上資料顯示,大嶼山狗牙嶺共分東、中、西三個山系,東狗牙的起點據說已隱没於密林山澗之中,剩下的兩隻狗牙又以西狗牙嶺的攀登最為險峭。如此我沿貝納琪路繞石壁水塘前行,越過了 C1506 的標距柱後不久,看到左手邊的岩石上出現一幅政府警告牌時,攀登西狗牙嶺的起點便從這裡開始了。OLYMPUS DIGITAL CAMERA如果你在 Google 上鍵入「香港第一險峰」,你便會找到許多關於西貢蚺蛇尖的連結。但對現在已走過蚺蛇尖與西狗牙嶺的我來講,蚺蛇尖根本就無法企及到可與西狗牙嶺比肩的同一個檔次上。這個事實,單以政府在路上所豎立的警告牌便可見一斑。在登上蚺蛇尖前的警告牌上寫著的是:「往蚺蛇尖的山路極為險峻,請勿前往」,語氣是溫總式的苦口婆心;但在攀上西狗牙嶺前的警告牌上所寫的卻是:「懸崖危險,切勿前進」,同時繪上的,是一個人形滾下山崖的圖像以作警示。OLYMPUS DIGITAL CAMERA開始攀登西狗牙後不久,我便意識到今早遺落相機繩與行山杖等「大頭蝦」的霉氣事,其實也未嘗不算是福星高照。因為當我以手腳並用的方式來攀登時,根本就不會讓我可以將相機掛在頸上,也不容許我可以手持行山杖來攀登。這時候,我需要的其實是一雙勞工手套。獨闖西狗6攀西狗牙嶺的路上我是完全孤獨的,整個早上都看不見一個人影。途中大部份時間我都要手腳並用地攀爬,專心地尋找頭上的著力點,再小心翼翼地選擇腳下的立足點,在一路的攀登期間,我其實只感到身上的體力在消耗,卻不覺得自己正在涉險。但當我回頭再看剛才攀爬上來的山徑時,才感受到山崖兩邊一瀉千仞的凶險。獨闖西狗7我自知技術有限,在這段路上我只敢攀山,不敢落山。攀登時還可以用體力搭夠,但若要我從原路落山的話,那就差不多是等同要跳崖自殺了。OLYMPUS DIGITAL CAMERA狗牙嶺的名字,顧名思義,就是因為山脊狹窄如刀,山勢起伏挺拔如狗牙。好不容易地攀上了一處略為平整的地方,意識到背包裡的 iPhone 正不斷提示我接收到好友們的生日祝福。從前,我們的朋友可以大抵區分為記得你生日的朋友與不記得你生日的朋友兩種;到了今天,我們卻只可以將朋友區分為有否 add 上 Facebook Friend Lists 上的兩類。獨闖西狗9在攀登西狗牙嶺的途中以手機上 Facebook,不知道我會否算是第一人。興之所至,便想到要將途中景物以手機一路上載到 Facebook 分享。如此一來,可以讓有興趣郊遊的網友一賞沿路風光;二來,假若我當真在途中掉進了山崖,人們也可以憑紀錄猜到我的屍體位置,將來如果記起了我的某些好處,想到要給我燒一炷香的話,也好歹算是辨明了一個方向。獨闖西狗10終於,我來到了東、中、西三隻狗牙的匯合處,右邊的巨石相信便是攀登東、中狗牙都必需要經過的「一線生機」了。獨闖西狗11獨闖西狗12繼續往前走,我來到了路上最後的一片陡坡,面前相信便是聞名天下的「閻王壁」了。獨闖西狗13再一次手腳並用地往上攀登,在筆直的峭壁上要小心穩住重心,這時候我的高度已超越了昂坪巨佛,感受到雲霧隨著風勢,從我的身上高速掠過,也有點搖搖晃晃的感覺。獨闖西狗14獨闖西狗15繞過了一塊巨石後,我匯合到從昂平攀登鳳凰山的天梯,再沿天梯登頂,便是鳳凰山的 934 米高點了。

獨闖西狗16獨闖西狗17

OLYMPUS DIGITAL CAMERA到最後,我沿鳳凰徑往東一路走去,在離起步後四小時左右到達了伯公坳,今天的西狗牙冒險便算是完滿結束了。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獨闖西狗21

原文載於前璡博客

前璡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毅行者2006後話:執垃圾
垃圾佬日記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