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 係一個人 (唔係車),以建築師去睇係一個怪人,以band友去睇係一個奇人,以山友去睇係一個路人。

認識 Van 由中學小師妹嘅FB開始,然後知道佢地真係好朋友,又幫手拍埋MV又盛,亦因為《天外飛仙》MV又有啲搞笑,依稀有個印象……直至到同C AllStar 安仔傾開毅行經驗,知道Van有去陪行,我就開始構思呢個藝人與山 (跑) 系列……

Van (右) 與 Supper moment 嘅Sunny (左)

女人講肌齡,男人講山齡。原來Van 6、7歲已經喺大嶼山山澗裸泳,當然呢啲係多得有識之士得嚟又愛大自然嘅爸媽啦。到今日喺佢經常去嘅港島徑、貝璐道同灣仔峽,仍然可以見到其他唔尋常嘅玩法,例如佢見過阿叔喺河上游煮咖啡睇iPad,悠然自得。到佢大個喺英國讀書,就喺嫁咗去英國住農場嘅阿姨度暫住 (用香港去計就係銅鑼灣加灣仔咁大),計羊都有成2000隻,喺埋個馬術學校外圍度慢跑過日辰,聽落都好夢幻。


不過,香港有香港嘅獨特,就好似內地有幾多大城市都好,都唔會幾個字車就可以開始行山,而以山為題去形容一代人嘅精神係更加絕無僅有。

圖示:如何將正方框框改裝成可摺式玻璃門去享受山景,而佢dream house 就係全玻璃嘅森林之屋

喺香港,其實急得嚟都仲可以輕鬆,急得嚟仲可以去建立,急得嚟仲可以兼顧,呢個就係Van嘅世界: 讀建築六年,做建築六年,十二年後開始出道做音樂夾隊 Nowhere Boys 做主音。初做音樂擺明就唔夠維生,當其他Band友都忙於教嘢搵食,佢就繼續做佢嘅室內設計,最近仲同自己間屋搞裝修。喺香港要行一條新路,上另一座山,可能真係要30歲出頭,當個世界仍然有選擇,當自己有啲斤量嘅時候就要做決定,問題只係點樣踏實咁一步一步行。

聽外科醫生講話做手術要體能就聽得多,原來夾Band唱歌都一樣,起初幾年無乜操嘅Van就係上台爆完兩首歌就扯哂蝦,自覺唔掂檔嘅時候,聽咗 Supper moment 嘅 Sunny 講開始 keep 體能,好自然又返返上山。有時仲會袋埋朋友隻狗上山,等佢睇睇呢個香港。

當人人都追緊PB嘅年代,佢反而唔會為咗比賽而鍛練。上山為吸一口新鮮空氣,呼一口音樂靈感。

「樹林中太陽打落嚟嘅光線、溫度、氣味、濕度」通通都係佢創作靈感,一邊聽我一邊點頭。人唔夠靜仲點會有深刻嘅感受呢? Van鍾意一個人上,仲要係閒日上,佢目的就係抽離,就算寫歌詞都係連手機都唔帶,邊走邊哼,作完再落山憑記憶記錄山。

新歌《致旅途中的我》 就係咁寫成

年少的足跡經已消退
沿路風景可有變嗎 hoo
細數不清的記憶裏
找到當天一句塗鴉 hoo

I won’t change my world
I won’t change my mind
途中的起跌 步速 節奏 若失算 都不變
四季輪轉也未變

零碎的思憶因那光線
流動的畫一再上演 hoo
變色的花早晚可再見
天空不改一切如煙 hoo

讓一切風化 光陰不會知道牽掛
徒然活似火花
幾許風雨
散盡這繽紛旅途 whoa

I won’t change my world
I won’t change my mind
途中的起跌 步速 節奏 若失算 仍未變
四季輪轉也未變

從來沒有辦法
從來沒法定格簡短一生裏 的一剎
再見消失的這一束黑髮

途上或會自怨
眉頭倦了亂了方寸 難預算 hoo
再挫敗的也逆轉

回望路已漸遠
仍然在最後也相信那樂園 差不遠
看透這一生經過的辛酸

原來沒對或錯
前路沒法估計就似 這首歌 hoo
要燦爛的笑著過

Wiki 話「樂隊將他們的音樂稱為 Cinematic Rock (電影式搖滾)。Nowhere Boys 大部份的歌曲都啟發自電影。」令我諗起 Netflix 有套小品叫《LOVE》,一共三季,個男主角同一班朋友就專門為無主題曲嘅電影,按自己喜好老作一首配番,自high到不能又浪漫到不行,我唔知道 Nowhere Boys go to where maybe nowhere 但至少喺旅途上一直行,唱出一種三合一嘅味道。

Nowhere Boys Facebook 專頁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3274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C AllStar安仔的毅行初歌
[富士山馬拉松PB Sub-4報告] 或許 我的夢想是做Pacer
[Law少 許耀斌] 努力嘅辛苦係一時 努力嘅成果係一世 (2018感恩文)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Law少 許耀斌
人稱Law少,前電台主持及監製,酷愛體育運動,多次參加馬拉松及毅行者活 動,近年更嘗試進軍三鐵及渡海泳。對於跑步、對於行山、對於比賽,均有深刻而令人動容的看法。著有《原來在沒有盼望 的地方才需要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