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攝: Kelvin Yuen

二月四日下午5時許,警方接獲一名49歲姓陳女子報案,她指與年約8歲的兒子前往飛鵝山行山,其間被困在自殺崖,無法自行離開,幸兩人並沒有受傷。消防員接報趕往,亦要求政府飛行服務隊派出直升機增援。至晚上約9時,母子二人仍未獲救。直升機一直在飛鵝山盤旋,以燈照向自殺崖山頭,嘗試確認兩人的位置。直到晚上11時,消防員確定兩人所在之處,及至2月5日淩晨約2時半,成功將母子二人帶落山,他們沒有受傷,毋須送院。

識睇一定係睇留言。有網友發揮換位思維,推敲會不會是母親打算攜子輕生,攬著一齊死,自殺崖實在太對號入座了。最後,究竟是什麼令母親想通了而改變主意呢?

我沒有答案但有三個故事可以同大家分享。

大自然裡什麼是最強的?

圖片來源

大學二年級暑假末,星期五的下午,我打算由牛池灣跑上飛鵝山睇日落和夜景。在地鐵站外,我遇上在 O camp 認識的一年級師弟 Rafael。

「乜咁啱嘅,喺度撞到你。你去邊度?」
Rafael 支吾其詞:「探朋友,唔係,係探完朋友,現在正準備離開。」

我問他跟著會去哪裡,如果沒有地方去的話,不如一起上飛鵝山睇日落和夜景。Rafael 也就半推半就地跟我一起坐車到飛鵝山道入口,而後行上觀景台。當天天朗氣清,日落絕美,黃昏的東九龍燈火璀璨。

時間跳到十五年後。除了第一年我當過他的 peer mentor 外,其間我和 Rafael 的聯絡絕無僅有。直到一天他打電話到我家,當時我已經搬離了一段日子。他留下手機號碼,我們再次連繫起來。原來他快要結婚,好希望我能出席他的婚禮。

十五年後再見,Rafael 顯得有點激動。見面時,他雙眼通紅,眼淚奪眶而出。他還給了我一個堅實的擁抱,說十分感謝我。這世界很小,他的太太碰巧是我工作上有往來的 Marketing 同事。

幾個月後,我跟他的太太有工作會議。會後,我們一起 happy hour。

寒暄一輪之後,Rafael 太太問我記不記得第一次和 Rafael 行飛鵝山時講的一個故事。

沒有印象,是什麼故事?

是一個跟樹有關的故事。

啊! 我記起了。

我問 Rafael 知不知道大自然中什麼是最強的。

我當時指著身旁的一棵大樹,說就是這棵樹。因為其他動物遇到環境轉變時可以選擇離開。樹沒有腳,走不動,只可以留下來堅強面對。我拍拍他的肩膀說大家都要好像這棵樹一樣堅強。

我想告訴你其實當天 Rafael 打算在坪石邨天台跳樓自殺。因為遇到你,之後又給你拉著去行山。不知道是因為你的說話抑或是山上的風景令他最後打消了自殺念頭。

他現在不知幾咁硬淨。

硬咪好囉! 唔通軟好咩!?

>

以為是我渡他,原來是他渡我

圖片來源

一次同朋友操雷行,當日藍天白雲,陽光猛烈,由港島來到井欄樹,在士多補給時遇上一對母子。仔仔望落似十五六歲,媽媽就大概四五十歲。仔仔「扭計」要繼續行落去而媽媽早已經「爆偈」。

仔仔十分堅持,賴死不肯走,兩母子鬧得很僵。不知發了什麼傻,我竟然上前提議如果媽媽放心的話,我可以帶仔仔行去慈雲山。媽媽似是有難言之隱,我表示理解並說「知道仔仔是跟其他孩子不同的」。

朋友家成沒有陪我癲,自己撤咗。為了令媽媽放心,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並且會定時報告位置。媽媽更提醒我千萬不要碰他。

臨起步前我打電話給前度問功課,前度是 CP,對 SEN 的青少年很有經驗。

你做乜咁大膽幫人湊仔呀?

前度用了十分鐘教我怎樣照顧仔仔。

收線前,我跟前度說「小圓,我好掛著妳呀」。說罷,電話另一邊靜默了良久。

都過去了,大家都要 move on。唔講啦,你還是快快出發。

仔仔行在我前面,山徑上沒有其他人。拾級而上時,冷不防悲傷突然來襲, 我邊行邊抽泣起來,原來我一直都忘記不到小圓。

哥哥,呢個世界上有好多嘢都可以唔開心。

不過不是每一樣都值得喊。

你喊得咁犀利,你一定係好愛佢。

如果無得重新開始,我地只可以繼續向前行。

有時,治療我們的是山,有時是山上遇到的人。

馬鞍山掛臘鴨

圖片來源

大學畢業後一次日本都無去過,死慳死抵儲錢上車,碰上亞洲金融風暴,摸頂入市坐艇成負家產,投資損手,公司裁員,銀行 call loan,『砵蘭街執達吏』上門淋紅油,平安夜下午在灣仔政府大樓簽紙分開。

回家拿了尼龍繩去行山,去到馬鞍山已經時近黃昏。上到昂平大草坪時,天已全黑,找不到合適地方掛繩,唯有在大草原蓆地而睡。我很累但睡不著,氣溫只得幾度,像極我的人生,來到最低點。

It was really dark,and freezing cold.
這裡又黑又冷。

And then up ahead, we could see Darcy’s light shining really brightly on the cliffs ahead. The impossible is about to happen. I drew on everything: all the strength, resilience, and determination I had. Looked the mountains in the face, pushed through the deep physical pain and mental fatigue, and went. It was now or never, my pacer and I agreed.

我們抬頭見到晨光熹微的涯頂發出耀眼光芒。不可思議的事情即將發生。我用僅餘的力氣,韌力和意志力繼續前行。望著眼前的山麓,我超越了肉體的疼痛和精神上疲憊,只顧前進。今次做不到,再沒有下一次機會,大家的想法一致。

This has been my dream for three years, and I wasn’t ready to let that go. The moment when the sun touched my skin, warming me. Now I understood the words of love and encouragement that my pacer had told me in the aid station before. The sun would be up soon. My body came alive.

這是我三年來的夢想,我不打算輕言放棄。當陽光照射在我身上時,我感到溫暖。我現在明白隊友在補給站時給我的愛與鼓勵的目的。黑夜終會過去,黎明必然降臨。只要心沒有放棄,身體就會給喚醒過來。

這是節錄自地表最強的越野跑選手 Anna Frost 的 TED Talk《Raising Adventurous and Brave Children》,2015年 Anna Frost 奪得美國經典越野超馬賽事 Hardrock 100 女子組冠軍。

西貢一邊的天空漸漸露出魚肚白來,接著是一片的曙暮光,天空中泛起淡淡的紅霞,是日出前的一刻。斯時,天空的色彩,瞬息萬變,令人目不暇給。在不為意的瞬間,太陽已從雲霞中冉冉昇起。

照在我臉上,是初升的朝陽,我感到無限溫暖。太陽徐徐上升,耀眼陽光灑遍西貢內海和大大小小的島嶼,這動人的景象已永遠烙印在我心裡。

更漫長的黑夜都會過去,旭日初升,又是新的一天。堅持才會見到彼岸,去到彼岸。最後,我把尼龍繩帶回家。

我想大概是山療癒了我。

從來大自然都不需要人,但人需要大自然。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 YAS HYKE 行山保 保障範圍涵蓋全港所有山野及行山徑,5程僅需$75 (Fitz 讀者優惠$50/5程),便享有意外醫療、財物以及身故賠償等保障,合共保額超過HK$300,000。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行山 Hiking > 行山療傷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