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1 月 23 日早上十時,我站上東龍島北端的一個小山崗上,對岸是閒人免進的西貢清水灣俱樂部。遙望對岸一幅修剪得極整齊,綠油油一片的草坪,便想必是供富豪會員們娛樂消遣的高爾夫球場了。但在這個寒風凜冽,氣溫跌至只得攝氏六度左右的週六早上,天氣環境對過慣錦衣玉食的人來講都顯然是太有挑戰性了,所以整個早上,對岸似乎都沒見過一隻鬼影。

反而是在我們這邊,仍有原居民燒柴煮飯,過著簡樸生活的東龍島上,今天卻非常熱鬧。四十名義工響應由泛非龍龍舟隊在網上發起的呼籲,分別從三家村及西灣河碼頭乘渡輪登島,冒著嚴寒天氣去嘗試清理山崗懸崖下一堆積存了天長地久的海洋垃圾。

這片懸崖下的石灘迎向東方,兩旁岩石令石灘彷如一個打開口的布袋,不斷接收伴隨著浪潮帶來的垃圾。 日積月累的結果使得石灘上的垃圾品種很多樣化,但凡浮得起來的東西,你大概都可以在石灘上找到。像是漁船常用的發泡膠製品、油桶、木材、拖鞋、飲料瓶、漁網、水泡等都式式俱備,應用盡有。

在東龍島假日士多後面,其實是有一條小徑可以通往石灘的,但由於小徑相對陡峭,而路上又多濕泥,所以並不適合用來運送垃圾,尤其不可能搬運大件笨重的垃圾。而據說經過行動日前兩次的實地考察後,泛非龍的攀岩高手們便想出一個奇謀妙計,要在今天付諸實行。

這計劃讓義工們分成了崖頂和崖底工作的兩批,在崖底工作的義工男女老少均可,而且可以立即行動。他們沿小徑走到崖底將垃圾分類及打包,轉眼便以黑色垃圾膠袋將垃圾堆成了一座小山。


而崖頂的工作則相對有危險性,體力要求也較高,義工全部以四肢發達,死不足惜的男子漢組成,也要通通戴上頭盔及安全帶工作,當中也包括了我。

我們首先要將三條長約八尺的粗竹筒搬運到石灘南面的山頭上。

再以當童軍時曾經學過的繩結法將竹筒縛成三腳架。

接著將三腳架豎起,再以鐵釘將它固定在山崖邊。

將繩索跨上三腳架,再將一端縛緊在崖頂一塊大石上的錨點,之後將繩索的另一端拋到崖底,讓崖底義工將繩圍繞在崖下的另一塊大石上,最後收緊繩子,套上滑輪及扣索,一條吊索輸送帶便算是架設起來了。

上述的準備功夫以文字來描寫雖說是三言兩語,但實際執行起來卻其實頗為複雜,進度也比原先估計的緩慢許多,大伙兒在崖頂吃了一個早上的冷風,吹得我開始頭暈腦脹,到我們終於架起了吊索,可以將一個生銹油桶成功吊到崖頂時,卻又到了義工們的午飯時間。

直至中午二時過後,大家吃飽喝足,實際吊運垃圾的行動才算是正式開始。這時候崖底義工會先將垃圾裝進大型帆布膠袋,再扣上吊索。

再聽崖頂指揮一聲令下,我們便出力拉繩,將垃圾緩緩地沿吊索拉到崖頂。

在過程中我們要小心不讓垃圾與崖壁磨擦,有師兄便要在懸崖邊高舉起雙手,將自己當作一個支點來撐高繩索。

而限於三腳架的高度,垃圾也只能吊到崖頂下的一個台階,之後要我們合力將垃圾抬到崖頂後的小路。

之後有義工會以手推車將垃圾運到東龍洲北碼頭,而據說政府食環處會在週日派船來將垃圾運走。

今天來到東龍島的義工有人會紥營過夜,會參與連續兩天的清理垃圾行動,但我卻只能參與週六的一天工作,而離開東龍島的尾班船卻會在中午五時開出。眼看崖下的垃圾在今天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完全清理的了,但也努力參與了搬運,能夠貢獻多少都盡力而為,到最後我們成功清理的垃圾共計有一百多袋。

經過一天的辛勞後,垃圾雖未完全清理好,卻已理出了一點頭緒,環境也有了一點改觀。

在我離開小島前,我們嘗試吊起一批木材,而這些爛木會送到士多裡供店主當柴燒。一試之下,發覺這些笨重的木材將會是最辛苦的處理,但時間無多,之後我與不少義工都要趕搭尾班船離開東龍島了。

在之後的一天,香港普遍氣溫跌至二至三度,而且廣泛地區有雨,但留守的義工仍繼續努力。據後來收到的消息,二天行動讓我們成功清理了約 250 袋垃圾,石灘上已清走了約八成的垃圾量。

清理海洋垃圾,從來都是一件杯水車薪的苦差,不斷拍岸的浪濤帶來供應不斷的垃圾,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早前有專家便發表過報告,說到了 2050 年,海洋垃圾的數量便可能會比魚多。試問在人類這般無可救藥的劣根性下,我們的努力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甚至可以預期,當你下次來到東龍島的時候,你根本不會發覺在某年某月某日,曾經有一群義工冒著寒風冷雨,為這地方堆積的垃圾努力過。

也許我們的努力的確就像是希臘神話裡的西西弗 (Sisyphus),他因為惹惱了眾神而被罰雙目失明,而且要不斷將一塊大石推上山頂,卻又無可奈何地要承受大石終歸要滾回山腳,一切汗水終究是徒勞,所有努力也都化為烏有,全部過程又得重頭再來的痛苦。

但在這個荒誕無稽的現實生活裡,西西弗卻被哲學家加謬捧為荒誕英雄。我們或許終究無法改變大石會滾回山腳的現實,但在過程中我們卻可以讓自己成長,要自己改變。「單憑這份奮鬥便足以充實心靈了。」加謬如此地說:「所以我們都必須相信西西弗是快樂的。」

世上沒有誰的力量能夠拯救世界,但我們卻能為人性中仍然尚存的光明去保留一點點希望。而若然我們的行動能夠感染你,會使你變得多一點去關注環保的話,那又有誰敢說我們的努力都是白費呢?

原文載於前璡博客

前璡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談情說傘
垃圾佬日記
Fitz Hiking 行山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前璡
幾十歲人還愛胡思亂想,不務正業。鍾情跑步,行山與各種野外活動,夢想有朝一日能符合波士頓馬拉松參賽資格。近年自覺年紀漸大,便更不懂收斂,連潛水與滑翔傘也開始涉獵,生命能夠給予的體驗,都想去一一嘗遍。https://www.facebook.com/dannyc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