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們收拾行李準備上山時,才發現 Zeke 基本上什麼裝備都沒有,甚至連唯一的一張毯都打算不帶上山,反而拿了很多的書,打算上山時看,「你可以帶書,但只能帶一本,還有我建議你還是要帶上你的毯,不然我怕你會凍死。」看着他連食物和水也沒有,我真擔心他會成為我的負累……
在山路上,每當他看到一些比較特別的景色,就會想停下來,有時想玩玩音樂吹吹口琴,有時又要借美景作一下詩,我就是不斷的停他,令登山進度非常緩慢,我也開始不耐煩了。話雖如此,Zeke是個非常熱情的人,熱情到我也不好意思生他的氣,他又我教我吹口風琴,又用我的名字作詩,真的非常真心對待別人。不過為我的行程,他要我繼續往前走,我們約在前面的露營區再見面。

結果,我在山上再也見不到他。

我在露營區等了很久都等不到他,但我又不能丟下他自己離開,他一些東西還放在我車裡,不可能自己先離開,所以我最後決定,要盡快完成這條路線,相信他會在起點的停車場等我。

我在露營區Dixons Kingdom把背囊放下,輕裝上陣,準備攻上Mount Jerusalem後再回來過夜。要登Mount Jerusalem不算太難,坡度也不算十分大,走大約兩個小時就能到,但風景真的非常壯觀,本來打算在山上看完日落再下山,但距離日落還有兩小時,沒耐性的我還是決定下山吧。

一夜過後,我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停車場。在途中時,一方面有種「見不到就算了,不用再被他煩着」的感覺,但另一方面又因為擔心他,怕他有什麼意外,希望快點遇到他。

「Zeke!」在我差不多到停車場時,我大叫。
「我在這裡!」居然有回應!
「終於找到你了!我很擔心你有什麼意外!」我們激動的相擁着。
「你昨天去哪裡了,我在露營區等不到你!」
「我去露營區找不到你,我就回頭走了。」原來因為露營太大,他沒有找清楚就走了。
「我昨天完全睡不了,因為實在是太冷了,那毯子根本沒用,路上又暗,我連路也找不到。」
「睡不着才好!我怕你睡着了就一睡不醒!」

「你看,你昨天給我的一瓶水和一條朱古力,我省着吃省着喝,還剩下一點點。」看着他瓶中那不足100ml的水,和那只剩1cm的朱古力,我馬上再拿多一條朱古力給他。「等等,我有些好東西給你。」我突然想到我車的車尾箱有些可樂,就拿出來給他喝。

他一時間,話也說不出來,只是顧着大吃大喝,不用一會,就在食物吃得一乾二淨。「這是我這一輩吃過最好吃的朱古力和可樂,感謝上天讓我能夠活着!」他感動得跪在地上,直接親吻着大地。

看到他平安無事,之前對他的不滿也煙消雲散。
我們再次出發,這也是我們最後一段相處的時間,在最後的一小時車程中,他沒有多說話,只是在沉睡着。順風車旅人和司機之間,不只是單純司機和乘客的關係,不論他們相識了多久,相聚了多久,我知道,由旅人上車的那一刻,他們就已經是朋友,是信任,把他們連在一起。

重行人生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重行人生] ​​​澳洲塔斯曼尼亞登山遊記: Walls of Jerusalem (一)
[重行人生] 負重徒步杯靈雙渡
[行山考牌路線] 杯靈雙渡
[重行人生] 尼泊爾登山之旅 (六)
[重行人生] 4300公里衝線了
阿寶@重行人生@Fitz.hk

分享
阿寶@重行人生
王維寶,前港聞記者、長途徒步者、順風車旅遊者。於2014年離職後,由廣州順風車5000公里到拉薩、徒步1300公里環繞臺灣一周、澳洲工作假期期間順風車遊澳、並於2016年徒步全長約43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步道,由墨西哥穿越美國西岸到達加拿大,為香港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