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斜坡衝殺下來起跑從來都是比賽大忌,因起步階段人人奮勇爭先,互相追趕,若這時候遇上有人在路上跌倒等情況,人群便會前仆後繼,後果可以不堪設想。

但大會千挑萬選揀中了大埔生活書院作為首屆 Garmin 越野馬拉松的起點與終點,而該書院又豎立在靠近太和的一個小山坡上,大伙兒要從斜坡衝殺下來便是在所難免了。然而大會也考慮到這潛在的危險性,便在起跑區人為地設置了一個樽頸位,迫參賽者要兩三人一排地通過狹窄的起跑線,但如此一來,從早上八時正鳴槍到踏上起跑線之間,我便足足等了兩分鐘有多。

起點至金山路 (17.2 km)
今天從大埔到城門水塘所走的路線,基本上與我去年十二月走慈恩雙徑盃的路線重覆,也即是逆走衛奕信徑及麥理浩徑第七段了。但去年走這路時是競賽的後半段,即已走完了八仙嶺及九龍坑山,在體力消耗得七七八八的情況下要死捱;然而今天走這同一段路卻是比賽的前半程,體力充沛,步大力雄,便可以自信地緊守適當的步速登山。在攀登鉛礦坳及草山時我更將多名跑手越過,一時間信心爆棚,在經過鉛礦坳及針山腳的兩個補給站時也沒有停留,只瀟灑地疾馳而過。到我翻越了針山,手錶顯示我以 1:57 走到城門水塘,比三個月前的慈恩一役快上 20 分鐘。


接著逆走衛奕信徑往金山,有參與過苗圃或雷利山賽的朋友對這路段自然不會陌生。接上金山路後,迎面有成群的猴子前來歡迎,我沿金山路大踏步直奔落山,以 2:25:39 來到水塘堤壩前的第三號補給站,也是第一個有時間紀錄的檢查站,大會時計顯我以平均 8:28/km 走完剛才的 17.2 公里,在 566 名有踏上起跑線的參賽者中我暫時排名 113。

金山路至大帽山 (14.8 km)
在檢查站裡我不得不停下來裝水,在經歷了差不多兩個半小時的拼搏後也感到有點肚餓了,但檢查站裡唯一的食物卻只有朱古力。再向工作人員查詢,發覺即使走到第四號檢查站時補給仍只得朱古力,要到走完了龍門郊遊徑後才會有香蕉及麵包等食物供應。

在賽前的網站文宣中,這賽事是號稱補給站特多,能夠讓跑手無須負重,輕鬆上路的。但正所謂人老精鬼老靈,只要有過點人生閱歷,經歷過山頭騙案的富經驗跑手,便會知道上述承諾皆不可信,背囊裡便必定會袋點乾糧以作救命之用。

啃下一片生命麵包,感覺生命有了保障,便右轉進入金山樹木研習徑,再沿德羅塘緩跑徑往城門水塘的方向跑回去。

這是一段我並不熟悉的山徑,路上起伏不斷,岔路有密林遮蔽,賽前的一次試路便搞得我暈頭轉向,到後來根本是迷路,要靠「爆林」才能重返人間。所以在今天的比賽裡我一直有留意大會的指示牌及綁在樹枝上的黃黑條紋膠帶,在這方面大會的指示尚算清晰,也讓我能順利接上麥理浩徑第六段。

來到城門水塘燒烤場,感到身體開始「冇油」,便在汽水機裡買來一罐可樂灌下,略感回魂,才繼續往菠蘿壩自然教育徑的方向跑去。

接上龍門郊遊徑後是一條筆直的石級攀爬,力不從心的感覺在這時候開始蔓延全身,我知道自己的步速正變得愈來愈慢。

賽前我有試路後半程,雖說是行錯了不少路,卻也使我對這條賽道心存敬畏,知道不是可以輕鬆應付的。事實上賽事所設定的 10 小時時限也是個頗嚴格的要求,若以行山郊遊的心態來參賽,並拒絕在落斜與平路上奔跑的話,便差不多肯定無法完賽。而據賽後的統計顯示,在 566 名有落場的參賽者中,無法完賽或遭取消資格者便多達 86 人,佔人數的 15%。

而走在龍門郊遊徑的一段山徑上,我卻只能邊行邊跑,感覺兩腿的四頭肌開始繃緊,好像隨時都會抽筋的樣子,然而前面仍有一座大帽山要對付呢,我知道我必須要保留體力。

越過了響石墳場,時間剛好來到正午,百無禁忌。今天比賽日陽光普照,將賽前逾一星期的陰霾一掃而空。但亦由於賽前天氣一直偏冷,便使得很多跑手都錯誤地穿衣太多。有朋友在賽前曾質疑過我的一身短打,但這時候他們想必會悔恨自己身上的天蠶衣吧。

對大部份行山人士來講,登上大帽山的路徑通常都會從荃錦坳沿車路攀登,所以直到今次比賽,我才知道大帽山原來有墳場,而墳場後又會有山徑可以直通山頂。但這路段本來就極具挑戰性,要我們在賽事的後半程去克服,感覺就更像是玩遊戲機要「打大佬」般艱苦。

比賽初段的霸氣在此刻已給消磨殆盡,剩下的唯有死樣活氣與面容扭曲。路上不斷有跑手越過我而去,而我卻無從反擊,只有任人魚肉。

終於來到大帽山有時間紀錄的第六號檢查站,成績顯示我已走了 5:44:34,剛才的 14.8 公里只能以 13:26/km 來走完,總排名下跌了 15 位至 128。

大帽山至終點 (10 km)
走過山頂「大白波」,我們沿大帽山道落山,並在四方亭的位置左轉,沿梧桐石澗徑往梧桐寨及林錦公路方向走去。

落山與上山不同,雙腿使用的肌肉有別,要爭取快速飛奔落石級時,講求的也不是力量,而是「膽正命平」。網上有不少教人如何落山的文獻,但在我看來都是廢話居多,真要在比賽中拼時間的話,一切都只在乎於你「夠唔夠薑」。

在石級路上決心要追落後的我施展起輕功,加密腳步之餘也讓每一步都騰空而起,再看準落腳位置要自己朝目標「飄下去」。如此馬蹄聲響,便似是戰鼓雷鳴,前方的跑手聽見後方老馬有火,便紛紛閃避一旁,心裡想的必然是:「老鬼要死唔好累人!」

但老鬼沒死,更成功將十多人在這段路上趕過,追回到早前屬於我的名次。

到達林錦公路後我繼續且戰且走,知道剛才被我趕過的跑手又快要追殺上來了,但心知前面還要再次攀上蓮澳後才能返回大埔,便要留下這點體力來應付最後一個難關。

到最後我與認識的跑友短兵相接,大家互相鼓勵,卻也互相競爭,在攀登蓮澳的路上我終於將她甩開,大家一前一後地返回到終點。終於我以大會時間 7:10:30 踏上了終點線,最後十公里的均速也回到了 8:35/km 的水平,總排名回升到 118 位。

後記:
作為首屆舉辦的賽事,今次的 Garmin 越野馬拉松算是很成功的,賽道極具挑戰性,物資與支援也算充足,最值得一讚的,是賽後大會在終點安排了自助餐,讓辛苦走完 42 公里山路的跑手能得到補充。獎品雖與我無緣,但卻極之慷慨豐富,看來這比賽會很快成為本地熱門賽事之一。

*在此要特別感謝 Sunny, Coey, Terry, Richard, Benson, Jenny 及各位攝影師的無私奉獻!

原文載於前璡博客

前璡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柏林馬拉松 2015
[100円的愛] 香港渣打馬拉松 2016
Fitz Hiking 行山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