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O-Ringen是定向聖壇,絕不是誇張的形容。不過,現時大家生活水平提高,要去朝聖,已不是太難的事,只要花些錢買機票訂住宿就成(還有賽事報名費和其他費用,不過相對不太多)。筆者參與的第一次(1989年),去的全是(當年)香港頂尖運動員(順道讚讚自己),還要天天捱隔夜面包。而上年再去時,就遇到不少「定向齡」僅一兩年的年青定向朋友,也沒了那種刻苦味道,惟有慨嘆現今做定向人真幸福。

不過在這廿多年間有一樣東西不變,就是每個去完O-Ringen的,總會有滿肚子東西想與人分享,而每人故事的重點亦截然不同,以下的感受,可能對其他人來說不值一哂,不過對定向老人來說,小事可能更刻骨銘心。

迷途XX分鐘
我一直以為,在定向中最恐怖的,是周遭沒有人,只有迷途的自己。但去完O-Ringen後,才發現周圍都是信心滿滿的賽員,惟獨自己是迷途的一個,才是更加可怕。

在斯堪地那維亞的樹林導向,比想像更困難十倍。
在斯堪地那維亞的樹林導向,比想像更困難十倍。

這條由起點去一號控制點,直線距離不足250米的賽段,是筆者第二天賽事的第一段(賽程共有11個控制點),讀者們可以想想,自己會花多少時間找到控制點?
%e5%ae%9a%e5%90%91%e8%81%96%e5%a3%87o-ringen%e7%b3%bb%e5%88%97-%e4%b8%89-%e8%b3%bd%e5%be%8c%e9%9b%9c%e6%84%9fo-ringen4-02我試過,我真的試過,時間是大約50分鐘!我知道這個速度比爬行還慢,但卅年在香港的定向經驗,也只是帶給我這個時間。


直到現在我還搞不清自己是怎樣找到它的,惟一肯定的是,在找到前,我已探訪過它所有鄰居(即鄰近的其他控制點)最少一次,甚至連另一組別的起點也到過,反而我曾嘗試返回自己起點定位,卻怎樣都去不到。

每次找到控制點,總有想感謝神恩的衝動。
每次找到控制點,總有想感謝神恩的衝動。

但更神奇的是,我以為經此打擊,理應會直接返歸,再索性退出餘下的比賽。但失去理智的我,當刻竟沒想過這個選項,而是要「磨爛蓆」繼續玩下去。於是,我一直跑,用了差不多2小時玩完餘下的10個控制點,由DNF跑到變成OT(時限是150分鐘),一直到最後一天,終於在90分鐘內跑完我的賽程。

這正是我出事當日的完整賽程,最終我用了16x分鐘跑完。
這正是我出事當日的完整賽程,最終我用了16x分鐘跑完。(按圖放大)

過沼澤濕腳
在香港跑定向,大家對避免「濕腳」的執念,可能已去到病態的程度。不少跑手(包括筆者)明明在高速前進,一見到溪澗濕地就立刻落 brake,好像溪水有核幅射,會侵蝕雙腳般。

但在O-Ringen,你的定向鞋是註定會被弄濕弄髒的。有興趣你也可統計一下,有多少人返終點時雙腳是乾爽的呢?我相信是少於十分之一。

每天跑完比賽,雙腳總是濕透,毫無例外。
每天跑完比賽,雙腳總是濕透,毫無例外。

瑞典中南部大多地方是喬木林,當中有很多湖泊沼澤分佈其中,越過其中要不濕腳是完全不可能,相反,在地勢起伏極微的樹林中,湖泊沼澤是較為易辨認的地徵,於是在比賽中,你反而會祈禱想多遇到這些濕的地方,因為導向定位很多時都要靠它們。

從這張相片中看到,有些沼澤有到大腿的深度。
從這張相片中看到,有些沼澤有到大腿的深度。

正因這樣,洗衫洗鞋無可避免地是每場賽事後必做的工作,對只帶了一雙定向鞋的我來說,亦意味著每天要穿著未乾的鞋出賽,不過沒所謂,橫豎一出發不到兩分鐘它又會變更濕。若果不想這樣,就要多帶一雙定向鞋去瑞典了 – 千萬不要妄想穿普通跑鞋代替,我頗肯定跑完沼澤後,你不會想再穿上它們的。

也因為如此,起行前記得帶個鞋刷,以及多帶幾個衣架(去到瑞典才買就未必有),還有不要穿太貴的襪子,因為可能跑完一次就要丟掉。

洗衫洗鞋是每天必做的,去到O-Ringen Town營地,總會見到像屋邨曬衫般的壯觀景像。
洗衫洗鞋是每天必做的,去到O-Ringen Town營地,總會見到像屋邨曬衫般的壯觀景像。

誓要有「營」
筆者在拙作「愛玩野外定向」,曾提過出外比賽必帶之物(適合當地的指南針、多雙定向鞋、慣用個人護理用品、大量不要的定向地圖)。但臨到出發去O-Ringen前,有位經驗豐富的前輩再提醒我︰「這些都不是重點,最緊要是帶個tent或者shelter。」

去完O-Ringen,我省悟自己修為原來仍未夠,這位前輩說的真是至理明言。

 O-Ringen賽事中心的「營陣」和「旗海」,是它的一大特色。
O-Ringen賽事中心的「營陣」和「旗海」,是它的一大特色。

若果是一支公,去到就跑,跑完就走,「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本來有沒有「營」不是問題。但正常去O-Ringen,都是一對人或者一班人,大家出發時間不同,行去起點需時不同,最重要是,你無法預知自己或旅伴花多少時間在樹林裡流離浪蕩,於是,早完成的朋友,要在賽事中心等上三四小時,絕對正常不過。

北歐夏天畫長夜短,日照頗為充沛,但亦有些時間會下雨。在這個時間,一個有蓋的立足之地,一張小摺椅,讓你在筋疲力竭兼頭昏腦脹後,能稍事休息一下,甚至可無聊地翻翻書或手機(賽事中心竟有免費Wifi!),的確比一個JET指南針,更能感動人心。

當然當地人就更了解這個道理,只是,他們的tent或者shelter,比我們的某些劏房還要大,大概這也反映現時香港人的困境罷。

一般是每個定向會會豎立1-3個營幕,供會友更衣和稍息。
一般是每個定向會會豎立1-3個營幕,供會友更衣和稍息。

至於筆者特地在這裡提出這點,其實亦是想公器私用,借機感謝我的另一半。事緣在整個O-Ringen(加WMOC,請留意下期)期間,都不是我在等人,只有人家在等我(因為她是不跑定向的)。能有她在兩個星期的定向假期中照顧著我,讓我可以義無反顧地享受定向,這應該是幾生修來的福氣。

這個小小的營幕,就是我倆在O-Ringen期間,為我們阻隔風雨陽光的棲身之所,雖小但亦不失禮。
這個小小的營幕,就是我倆在O-Ringen期間,為我們阻隔風雨陽光的棲身之所,雖小但亦不失禮。

野外定向全攻略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定向聖壇O-Ringen系列] (三) 全人類Go OL (Orienteering)
[定向聖壇O-Ringen系列] (二) 四大「奇景」
[定向聖壇O-Ringen系列] 為甚麼是「定向麥加」?(一)
[野外定向] 定向四寶系列 (六) 手錶
[野外定向] 定向四寶系列 (五) 指南針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