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一個超馬兩個全馬 (2) 6東京馬拉松後7天,便是未跑過的50k超級馬拉松,緊張嗎?不算,接近45k的馬拉松也跑過,多5k應該不難應付吧?

回港後一星期,安排不太操勞的工作,一切可推遲的活動便延遲,少往人多空氣流通欠佳的地方,盡量早睡早起,額外進食營養補充品。。。務求保養好身體,遠離細菌。

當然有作輕鬆練跑,保持腳感。

多謝去年跑過的跑友,不嫌我長氣地查詢路線,水站及食物供應,寄存行李,甚至流動洗手間等的事宜,讓我老早在心裡演練這幾小時的情況。

身在東京的星期一二,減不了碳,星期三亦然,星期四刻意多食一點,晚上在餐廳點了一個套餐,有美味的雞腳湯(補腳?)及肉餅飯,請老板娘加飯,她把額外的飯端來時說:「我估你食唔晒。」不解釋,只是默默地把接近4碗飯及整個套餐吃掉。

非首次於加碳時進食4碗飯,卻忽略了身體狀況,連日疲累,感冒未清,令消化功能減弱,當晚肚漲至切夜難眠,食滯了。星期五,brunch是麵包,黃昏兩個奇異果,未有餓意,不能不吃,卻沒胃口,晚上開了一罐粟米湯加蛋,勉強吞下。星期六回復正常,怕再次食滯,只吃平常份量便算。

每次比賽前一晚都想早點睡,至少夠6小時,但每次都不能達到,除非沒有電腦、手機,不能上網,收不到朋友的訊息。。。晚上整理好戰衣及所需物品, 就寢已近12時,雖然不緊張,但翌日要比賽,總是睡不熟。

原定5時多起床,為的是兩小時前吃下早餐,卻在未夠4時醒後睡不著,不久後肚瀉,星期六吃下的東西好像未消化,對著預備好的早餐吞不下嚥,甚至有作嘔之感,家人擔心,提議棄賽,魔鬼與天使,太難決擇。

時間尚早,坐在冷冰冰的沙發上,遠眺街上的車輛,微黃的街燈,苦苦思量:如果放棄,可以立即倒頭再睡,不需擔心腸胃出現狀況,免卻了完賽後更弱的身體,甚至生病,但肯定會後悔。出發又如何呢?站起來踱步,跟自己說,可能肚瀉只是幾次,作嘔只因未消化完,吃不下早餐不要緊,因為一開始已有補級可食,只要密密食便不會餓,如果棄賽會後悔,寧可慢慢跑,支持不了才放棄,起碼曾經努力過,參與過;既然捱不了非絕對,即是有機會完成,想通了,拍拍面珠,不慌不忙地梳洗準備。出發時,天還未亮。

征服一個超馬兩個全馬 (2) 57時30分起步,非常理想的時間,至少不需3點爬起床,睡眼惺忪,胃口未回便要吞下豐富早餐,把生理時鐘打亂,身體未完全準備好便踏上全馬或更長征途。小女子跑馬不多,這個只是第9隻,但我認知中,除了鄰近的澳門,或泰國、柬浦寨等熱帶地區會在半夜起跑外,大部份都安排在8時左右,或者早前參與的東京馬拉松,9時10分起步,這才是人性化、合理的時間。

香港馬拉松暫時辦不到,超級馬拉松卻能夠,皆因前者封路甚廣,牽涉部門太多,基於「少做少錯」的原則,沒有太大改變聲音,當然不改啦,你。。。懂的;反之後者只需封假日用量少的龍和道,自然容易得多。

半個鐘車程,多謝跑了超過70隻馬的師兄分析及教路,為這個狀態差的超馬新手打了強心針,只要不放太慢,保持8分以下的pacing,完賽豈是夢?

到達會場後,距離起跑只有15分鐘,怱怱地寄行李、吞下整腸丸、往洗手間,跟認識的跑友合照,未跑過的50k開始。

向灣仔方向跑,面向東方,抬頭仰天,陽光在稀薄的雲層滲出來,超微風、潮濕,2月中時說好了的3月寒流呢?7日前跑東京馬,跑時跑後沒有不適,因為天公造美,10度左右氣溫加上低濕度,身體消耗有限;這天又濕又熱又焗,對無態的身軀是大考驗,趁太陽未恨恨地曬下來,要跑快點。

跑過的跑友說,去年大會計圈曾經有誤,著我要好好計算,每個圈心裡也數著:第1個、第2個、第3個。。。天氣悶熱,第3個圈開始,經過水站都飲水、能量飲品,或者大會供應的橙、蕉、蛋糕、朱古力,務求及時補充。

征服一個超馬兩個全馬 (2) 2跑步加速腸道蠕動,加上腸胃不適,至第8個圈,肚痛得很猛,以超速直奔流動洗手間解決,短短幾分鐘,又比較:東京馬拉松的流動洗手間起碼有10卷廁紙,這時剩下只夠我用的少許,如果下一位跑手也是肚痛卻沒自備紙巾,怎麼辦呢?雖然是微小處,但主辦單位的細心程度,高下立見。

朋友問:「50k,25個圈的倉鼠跑,悶嗎?」悶是相較的,平常在家附近長課,圍繞公園一圈1.2k,30k長課是25圈,這天有高手及意志滿滿的師兄師姐,偶然追著他們尾燈跑,遇到認識的跑友互相打氣,跟工作人員、攝影師們、補給站義工等每經過一圈彷彿相熟一點,他們也喊加油。後期減慢速度,或停在補給站進食,轉換身份,對義工們說:「辛苦晒,今日好熱,你地都要飲多啲水呀!」這種互動,相信只有倉鼠跑才能體會。

征服一個超馬兩個全馬 (2) 4未夠11時,第1名的黃暐璁衝線,剛好在面前,見證他奪冠情景。我,還有一大段路要跑,烈日當空,怕曬怕熱,越來越吃力,早上又痾又嘔,能量跌得很快。換著以前負能量的性格,一定責備自己為何要這樣捱;這天只怪體弱易病,訓練不足,平常不練烈陽神功,往後要如何鍛鍊等等的想法,就在這樣的思考下,默默地跑下去。

4小時過去,水站的能量飲品派完,肯定是艷陽令跑手不斷補充所致,唯有吞下power gel,希望體力回復過來。忘記了由那個圈開始,每經水站除了喝,更要濕海綿灑水在身降溫,分不清是汗還是水,原先戴著的手袖及小腿壓力套,老早已褪下來,若非腰間贅肉,必定連跑衣也脫下,只穿bra top跑。

多得路上認識的跑友們加油聲,讓我奮力跑,接近他們目標時間時,緊張地問還有多少圈:最後3個、最後兩個、最後。。。即使還有不少圈要跑,也替他們高興,同時鞭策自己加把勁,跑完要跟大家合照,別讓他們等太久。由決定不棄賽開始,深知會是認識跑友中最遲回來,因為執著,因為任性,誓要完成,即使限時前一秒也好。

漸漸地,賽道上的跑手越來越少,大家以行代跑的頻率越來越高,偶爾經過的跑手,都會搭訕一下,鼓勵一番,大家也向著同一目標努力。最後6個圈,肚痛又來襲,原本想經過流動廁時再光顧,幸好未跑至頭暈目眩,心裡盤算剩下時間。。。不妙!上洗手間可以舒緩肚痛,但停下來的幾分鐘,除了之後要追回外,可能因此難再起動跑不了,往後會跑得更辛苦,能夠忍耐的話,完成才大解放是上策。

最後1圈,48k,右腳大小腿突然很緊,作抽筋嗎?怎麼會是最後1圈?我在趕時間呀!跑經醫療站附近的工作人員,問他可否拿舒緩噴霧來噴一下,他著我入醫療站!不、不、不,不夠2k之路,還要花未知的時間?忘記它的緊,忘記它的痛吧!再放慢一點,希望不抽筋,即使真的出現,寧可爬也要回終點。

行下跑下,慶幸沒抽筋,最後100米,終點在望了,完跑的朋友伴我跑最後一段,身邊並肩而跑的女生放慢,我卻加速(好勝?)。。。完成了!

我的第1個超馬,第1個50k,跑得慢,但已經是PB。征服一個超馬兩個全馬 (2) 3如此多波折都能完成,又一次戰勝自己,戰勝魔鬼,就如之前跟跑友說:「完成已當贏。」

值得慶祝的一天,值得驕傲的一次,但世事往往未如人意。。。

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賽事圖片:Ricky [email protected]Hong Kong Sports Photography Association

(待續)

CC Physical Fitness Channel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體弱女生的瘋狂22天] 征服一個超馬兩個全馬
[首踏全女班賽道] 記深圳女子馬拉松2015 (一)
「馬拉松」唔是咁用的
越痛苦,越快樂? 痛一陣夠了
[email protected]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體弱女生的瘋狂22天] 征服一個超馬兩個全馬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