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以馬拉松為題的電視廣告,沒有人拍得比日本人好。

日本保險公司 Aflac Life Insurance 去年9月推出了一款名為 “tomosnote” 的應用程式,該程式旨在緩解癌症患者的焦慮、壓力和孤獨感。應用程式早已在 Google 上架,癌症患者可匿名加入社區,進行搜尋和交換關於自己疾病的相關資訊。

為營造一個讓癌症患者「並不孤獨」的真實氛圍,Aflac 公司聯合創意機構 HAKUHODO Kettle 東京舉辦了一場沒有起跑線的馬拉松比賽 (Marathon with No Start Line)。

tomosnote 還製作了這條廣告照片,廣告的主人公也是一群患上癌症的病人。看著,我很有同感,我們都是跑在去死的路上。

香港從收到《一生不可自決》(這是歌名,我並沒有鼓吹什麼,不要引渡我送中) 號碼布的那天起,我們已經開始了這場馬拉松,這場馬拉松有起點,但看不到盡頭,起初我一個人跑得筋疲力盡,四周荒無人煙,我感到孤立無援,但人生總會迎來轉機,雖然前路漫漫,抗癌之路遙遙無期,但在這條路上奮力奔跑的我並不孤單,我不僅有共同信念的跑友攜手並肩,還有網絡上認識的讀者支持。

圖片來源


有一天,香港人給“判了刑”。隨著槍聲響起,我不得不奔跑。一路上我充滿孤獨和焦慮,卻只能沿著這條昏暗的路獨自奔跑。

圖片來源

然後,第二個人也同樣被“宣判”,第三個,第四個……

圖片來源

我們都以為自己要獨自一人面對這個馬拉松路上的“黑暗”。

圖片來源

直到,兩個穿過黑暗的人相遇。

圖片來源

四個人相遇。

圖片來源

無數個進行馬拉松的香港人相遇了,我們一起奔跑。

圖片來源

路上有人跌倒,也有人伸出援手。

我們並不孤單,身前身後有千萬個像我們一樣的人。

圖片來源

以及家人一路的陪伴加油。

圖片來源

醫護人員的呵護。(應該沒有篤灰卦?)

圖片來源

「為什麼是香港人?」 「可能因為,我們比較勇敢!」相信看過《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朋友都對這對話不會感到陌生。所有的絕望、無法接受、氣憤,可能全都化作了一句「為什麼是我?」

自由萬歲,別放棄,To Life,To Hong Kong。

邊度跌低,邊度起身

圖片來源 (已得同意轉貼)

曾經看過一本跑步書,作者認識一位跑友,他跑了7隻馬先 BQ 到。每次跌倒時,他都跟自己說一定會『覆焯』,I will be back。

付出一切代價

圖片來源

這位跑友為了 BQ,去到有幾盡得咁盡,他是在同一個地方的不同馬拉松不斷衝 BQ,跑了7次之後先BQ到。Whatever it takes。

死在跑道上也不錯

圖片來源

到他 BQ 鳥時,他已經不再年輕了,家人擔心他的身體可不可以應付得來。正如我在《阿婆跑得晒 一定有古怪》介紹的正宗777 Chau Smith 一樣。Chau Smith 經常和丈夫一起跑步,他也跑了大半生。當她提出想參加「七重馬拉松賽」時,丈夫既支持又擔心。她的兩個已成年的女兒同樣憂心忡忡。

Chau Smith 告訴他們三個,如果她在做自己最愛的事情時發生了什麼不幸,那也是值得的。777婆婆沒有古怪,她只是熱愛跑步。熱愛至一個「死在跑道上也不錯」的境界。

這位跑友同樣豪氣拋下一句「我寧願在波士頓跑著衝線然後猝死也不想跪著爬回終點。

厭跑時我愛聽奧巴馬

我在《由英國人留下 中國人破壞的郊野公園》一文中提及過要我做樹的人生教練春子偉。在我厭跑、不想跑時,他分享了奧巴馬這段演說。

如果我一個人開始跑,可能會令另一個人『喜』跑。
如果我和他一起跑,或者其他人也會被影響而加入。
如果大家一起跑,我們或許影響到一個社區加入一『喜』跑。
如果我們能夠改變一個社區,說不定我們可以改變一個城市。
當我們能夠改變一個城市時,世界將會變得不一樣。
星期日,一『喜』跑吧!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1476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