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數史上最「騎籬」的奧運馬拉松,一定是1904年在聖路易斯舉行的一場。當年是美國第一次主辦奧運會。

圖片來源

1904年,「新發財」的美國為了展示國力和慶祝從法國購入路易士安娜一百周年而舉辦世博,奧運是摱車邊搭單攪的。雖然美國的 George Eyser 在體操項目取得6面獎牌,其中3面還是金牌,最厲害是他只有一隻腳。但報章大部分報導都集中在世博上。

圖片來源

直到閉幕的馬拉松,方吸引到記者採訪。本來是紀念希臘特遣快腳士兵菲迪皮德斯(Pheidippides)馬不停蹄跑了兩天,從「馬拉松」跑到雅典中央廣場(約42公里餘)傳勝利捷報「我們贏了」,完成使命後即因體力衰竭而亡的一場神聖賽事,最終攪到像極一場馬戲班 freak show。

圖片來源

參賽選手當中只有寥寥數名,都是曾經參加或勝出過波士頓馬拉松,或之前參加過奧運馬拉松的選手。其餘大部分是中距離跑手和一些「騎籬獸」。美國人熟識的富經驗跑手有 Sam Mellor、A.L. Newton、John Lordon、Michael Spring 和 Thomas Hicks。

圖片來源 (按圖放大)

其餘全沒有跑過馬拉松,Fred Lorz 是其中一個,他是一個砌磚工人,日間工作晚上抽時間練習,他是靠一個由業餘田徑聯會贊助的 ”5英哩特別賽”(special five-mile race)取得參賽資格。

圖片來源

其他「騎籬」選手包括10個從沒跑過馬拉松的希臘代表、兩個來自南非 Tsuana 族的黑人,他們本來不是來跑步的,他們是被請來在世博做土著人形佈景板,所以上線時是赤足的。

圖片來源

另一件極品是自資參賽的古巴代表 Felix Carbajal。他是一個郵差,曾經環島行。剛抵新奧爾良時,爛賭的 Felix 便在大檔輸掉所有盤川,要徒步同截順風車走650英哩去聖路易斯。5呎爭吋半的他十分搶鏡,比賽時他穿白色長袖恤衫、深色長褲、一頂畫家帽 (beret)和一對短靴。一位選手見到抵唔著頸,即時找來較剪給他的長褲改短。

圖片來源

比賽在下午3時零3分起跑,氣溫高達32度,又濕又悶熱,全長24.85英哩 (約40公里) 的沙泥路崎嶇不平,全程要越過7座山,上落斜閒閒地由100到300英呎不等,部分路段更滿是尖銳碎石。由於沒有封路,選手要是非常警覺四周交通和避開車輛,所以被譽為世紀魔鬼賽道。

圖片來源

最攪嘢是主辦單位主管 James Sullivan 刻意只設兩個水站,他想測試人體極限和脫水對人的影響。教練和軍醫仲嫌選手死得唔夠快,開著車跟在旁邊,車子不斷捲起沙塵,令跑手咳個死去活來。

圖片來源

Fred Lorz 一起步便快放,帶領著32位選手,直到1英哩時給 Thomas Hicks 追上來。來自加州的William Garcia 第一個倒下送院,因為吸入大量塵埃導致內出血,幸好搶救及時。

圖片來源

John Lordon 一路跑一路劏,最後只好棄賽。南非的 Leu Tau 給野狗狂追,跑離了賽道一英哩。Felix 純粹 hea 跑,沿途做親善大使,同觀眾調笑,又可能跑到好肚餓中途搶了觀眾的兩個桃食。跑到蘋果園時,再偷蘋果食,點知蘋果是壞的,肚痛到要走到路邊唉一唉,瞓醒再跑,都跑第四。


圖片來源

領先的 Sam Mellor 因為抽筋要做步兵。Fred Lorz 在9英哩位置大腿抽筋上了教練的車,沿路還跟經過的觀眾和選手揮手。 Hicks 在10英哩向教練要水被拒,教練只給他海綿濕口。離終點7英哩時,教練給他混了「士的寧」(stychinine,老鼠藥成分)的蛋白吃,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在運動比賽中用藥。

圖片來源

同時,Fred Lorz 坐的教練車跪低,他被迫落車走6公里回終點,Fred Lorz 以3小時13分輕鬆取勝。當羅斯福總統女兒愛麗詩準備頒獎給 Fred 時,他被踢爆作弊,給取消資格。Fred 解釋只是玩吓,並不是心存欺騙。奧運主辦單位並不接受他只是開玩笑的解釋,仍判他終身禁賽。

圖片來源

Hicks 吞服藥物後臉色變青、腳步浮浮、人顯得恍恍惚惚。當聽到 Fred Lorz 給禠奪冠軍時,教練再給他老鼠藥,還用白蘭地送服,剩下的1英哩時產生幻覺,以為還有20英哩,最終要教練參扶他衝線(是史上最慢的奧運馬拉松金牌)。

衝線後因為「士的寧」劑量過高而暈倒。勞動4名醫生用上一小時搶救,Hicks 方能迷迷糊糊站起來。事後 Thomas Hicks 上磅,體重比起跑時輕了8磅。其實按到今日標準,遞補金牌的 Thomas Hicks,也應該會喪失資格。

Fred Lorz 以「短暫性失常」向田總上訴得值,1905年與 Thomas Hicks 在波士頓馬拉松再次碰面,今次 Fred Lorz 以真材實料勝出,彰顯 Sophocles 索佛克雷斯(古希臘悲劇詩人) 名句「寧可光榮落敗,絕不狡詐取勝」的精神。

圖片來源

資料來源: The Wildest Race Ever: The Story of the 1904 Olympic Marathon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葡萄L之煉成
最強的Running Mama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