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Strength is measured in pounds. Speed is measured in seconds. Courage……You can’t measure courage.

力量以磅為單位,速度以秒來計算。那勇氣呢? 你無法衡量勇氣。

這是國際奧委會在2000年悉尼奧運會時製作的七條宣傳片之一,由羅賓.威廉斯朗讀。

1984年的洛杉磯奧運會是非常值得紀念的一屆。在1984年之前,奧運會賽場上女性被允許參加的最長距離比賽是1500米,再之前,她們只允許參加的最長距離是800米。而在1928年之前,女性甚至被禁止參加田徑比賽。

理由無非是,女性體能應付不到長距離跑步,對身體有影響,對她們而言馬拉松距離實在超出了她們的極限。

所以這一年的馬拉松比賽具有非凡的意義。儘管在此之前,已經有女性參加了馬拉松比賽,但是在奧運會賽場上,這是第一次將女子馬拉松列入比賽中。

1984年8月5日早上8點,來自28個國家的55名女子馬拉松選手站在洛杉磯奧林匹克體育場的起跑線前。這個時候氣溫只有19℃,儘管體感溫度有點高,但不至於影響接下來的比賽。

圖片來源

美國選手 Joan Benoit 幾乎是一路領先的完成了比賽,以2:24:25的成績獲得了冠軍,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奧運會女子馬拉松金牌得主。

但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她,而是另一位以2:48:42完成比賽,排名第37位的瑞士女子馬拉松運動員 Gabriela Andersen-Schiess。

1984年 Gabriela 已經39歲,幾乎可以肯定這是她第一場的奧運會馬拉松比賽,也是最後一場。

前30公里的比賽,Gabriela 跑得相當順利,但是在30公里時,Gabriela 錯過了最後一個水站,這意味著接下來的12公里,Gabriela 將無水可飲,並且此時的氣溫已經升到了30℃以上。

Gabriela 不得不慢下來,儘管如此,在進入運動場前 Gabriela 已經出現了非常嚴重的脫水和中暑的跡象。在數萬人的運動場裡,觀眾在20分鐘前就已經慶祝完冠亞軍了。

心沒有放棄,身體便會跟隨

圖片來源

Gabriela 步入運動場,但身體機能已經關掉,拒絕支撐 Gabriela 再跑下去。東歪西倒的 Gabriela 多次幾乎跌倒,旁邊的工作人員想要上前幫助,但 Gabriela 一一拒絕了,她知道一旦接受了外界的幫助,她的奧運會馬拉松資格就會被DQ。

嚴重脫水情況令讓 Gabriela 難以控制自己的雙腳,最後400米,Gabriela 一瘸一拐歪歪扭扭的用了5分44秒完成,運動場裡的每一個人都為 Gabriela 鼓掌喝采。

當 Gabriela 堅持蹣跚的步履通過終點時,全場熱血沸騰,見證了真正奧林匹克運動精神。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就必須堅持下去,我們都比我們想像的堅強。

圖片來源

Gabriela 在接受訪問時回憶道:「當時不明白在場的幾萬位觀眾,為什麼會留下來看她衝線。我感到十分難堪,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我自覺不值得觀眾的注意力,我感到萬分內疚。後來我明白了,他們不是為了我而留下來,他們是為了自己而這樣做。因為在我身上,他們看到自己。誰沒掙扎過? 誰沒堅持過? 因為他們選擇相信「一日未死,決不退場。」

Now, looking back, I see that people kind of identify with you because they see the struggle and they see that if you really set your mind to,you overcome a lot of obstacles – Gabriela Andersen-Schiess

我現在明白那些笑我堅持下去『戇鳩』的人。其實是因為我們做到他們沒有勇氣做的事情。

資料來源

Game Changers: The Unsung Heroines of Sports History by Molly Schiot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