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這個標題是要向蘇樺偉的媽媽致敬,是偷自她的真摰獨白。

渣馬公佈抽籤結果當天早上已經有人出帖「報了全馬,想問當日幾時同邊度可以開始上回收巴?」,另一個帖「報了半馬,有啲淆底,想問有無人試過打去田總要求改去跑10公里?」

都未開始練! 都未開始跑! Eliud Kipchoge 是對的,這不關兩隻腳的事,這是關於決心和信念的事。It’s not about the legs. It’s about the heart and mind. With a strong heart and focused mind,you can do it.

有一個叫 Justin Gallegos 的『傻』仔信 Eliud Kipchoge 信到十足,都認為人類是沒有極限的,來個Breaking2。


今年20歲的 Justin Gallegos 是一位腦麻痺跑手,他以 2:03:49 完成 2018 Eugene 半程馬拉松,現在他希望跟隨 Eliud Kipchoge 的足跡,要在兩小時內完成半馬。Gallegos 是俄勒岡大學田徑隊的成員,作為殘障運動員的他對跑步的那份堅持與努力,確實比起任何一位健全跑手也來得更值得敬重。

最近,Nike 宣佈簽下這位從小便患有腦麻痺的馬拉松選手,Justin Gallegos 亦是 Nike 歷史性贊助的第一位患有先天性疾病運動員。其實 Nike 早已關注 Justin Gallegos,多年來他為長跑付出的努力是大家也有目共睹的。

圖片來源

日前 Justin Gallegos 在一場例行日常練習中,一如往常的最後一個到達; 一如往常他展現奮而不懈精神,要知道對於一位腦性麻痺者,每一步都相當艱難「因為我雙腳跑步時內旋得很勵厲害,我是常常會跌倒的。」Justin Gallegos 說。

不過今天很不一樣,因為終點等著他的是一份 Nike Running 三年合約,Nike 並會為他創作由 Nike Air Zoom Pegasus 35 FlyEase 為藍本的專屬戰靴。

當 Nike 的 Insights Director John Truax 宣佈這消息時 Justin Gallegos 爆喊起來,他也在10月6日世界腦麻日當天與全世界人們分享這個好消息,其中他說道:「作為一位殘疾人仕,夢想成為一名職業運動員就像登上珠峰一樣困難。但這絕對是有可能發生的,雖然機會不大可能屬於你,不過努力終會有回報!」

圖片來源

他偶像 Eliud Kipchoge 也在 Twitter 送上祝賀,你值得擁有 (You earned it)。

最窩心是當他致電給家人時,電話另一端傳來「Good things happen,right?」。在最壞的時候,都要相信只要你肯努力,good things happen。

圖片來源

Justin Gallegos 告訴 Runners World 現在仍不敢相信能與 Nike 有如此合作關係,並且說:「當我第一次開始跑步時,目標從來不是成為一名職業運動員或是大學運動員,而是成為一個更強的人,並改善我的生活質素。」Justin Gallegos 更提到可能會參加明年的芝加哥馬拉松,挑戰 42.195 公里。

識睇一定睇留言,當然其中不乏一些 losers 惡毒留言,那有人會賤到一邊跑一邊扮痙攣去取笑,去 mock Justin Gallegos,現實裡沒有,但在網絡世界裡大L把,記著你留什麼言,你就是什麼人,真心真 account 計。

圖片來源

我最喜愛的一個是「現在我的孩子有了一個榜樣。」Now my kids have a hero.

資料來源: Justin Gallegos Still in Shock From His Surprise Nike Contract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5711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越跑越仆街的香港人
從跑步中見識香港人有幾仆街
從跑步中見識香港家長有幾仆街
當這地球沒有街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