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地亞,足球愛好者會知道其國家隊實力強勁,是2018世界杯亞軍,網球迷應該知道它旳泥地 ATP賽,已退休名將 Goran Ivanišević 伊雲尼斯域便是其國民,另一方面,它也是一個在90年代曾被現代戰火洗禮的南歐國家。筆者於四月中參加的 Ultra Trail World Tour 系列賽,100 miles of Istria, 便在這個人口只及香港一半的小國之西北角 Istria 伊斯特裡亞半島進行。

圖: Ultra-Trail World Tour

Istria100 設4個距離姊妹賽,紅線168公裡,藍線110公裡,綠線67公裡,黃線41公裡,各賽事均由半島東面不同小鎮起步,參賽者可乘賽會專車往起點,亦可駕車前往,各賽事的終點皆為西面海邊小鎮Umag (每年七月 ATP 網球賽所在小鎮)。

按圖放大

頒號碼布的安排與歐州大賽 UTMB 相似,需要抽檢六款指定裝備合格。賽前天氣預報星期五六日無雨,半島東西兩岸的氣溫相差不多,日夜6-18度,天氣良好,所以在賽前一天便把防水褲 (非指定裝備) 寄存在中段的換裝點G檢查站 Buzet 鎭。

按圖放大

筆者參加紅線168公里赛,時限46小時,星期五下午四時在西岸南面的半山小鎮 Labin 起步,專車下午一時在 Umag 開出,兩小時車程,無聊之際便打開大會臉書,赫然見到一則紅字通知,Vojak 山頂有雪,不免有點諤然,天氣不似預期! 背包內多帶的一件保暖衣 (建議裝備) 及手套可以派上用場了,可惜防水裤已寄存,惟有希望是雪而非雨雪,開車的 Umag 陽光普照,接近 Labin 時已有寒風冷雨在相迎。

起步前穿上防水褸便隨鼓樂表演後起步,三百多人向東跑兩公裡車路後進入落山的碎石小徑,到達海邊住宅區 Rabac 時已覺熱透,立即脫下防水褸,及後轉向北,攀升八百米到達一高地草坡,烈風程度海風由左面陣陣吹來,有時要用力穩住身體才能前進。B檢查站 Plumin Luka 供應 法包,餅乾,香蕉,忽忽補給後便向下站進發,與第一段相似,再遇一個大草坡,滿佈已乾的動物糞便,但並非牛糞模樣,時近太陽下山,強風加上氣溫急降下,再次穿上防風褸,地面開始出現較大碎石,要由慢跑改為快步,接著急下斜一段泥坡便到達C檢查站 Plodol。

穿上後備保暖衣便再起步上山,向1401米的 Vojak 進發,點點雪花落下,並非雨雪,落在保暖褲後隨即飄走,山坡兩旁的積雪開始隨高度而加厚,尤幸泥徑上雪花被跑手踏過化水而未至成冰,強風力度也稍為收歛,翻過一座山頭赫然見到右面正有一條人龍,快速地加入紅線隊伍,原來正是剛起步不久的藍線,沒多久整個紅藍軍團便慢下來,因為腳下已然是一條結冰上山路,各人都步步為營,筆者彎著腰,雙杖插在兩旁雪堆,小心前進,結果仍滑到三次,真佩服那些無杖跑手的下盤功夫, Vojak 山頂是一片白色世界,然後眼前出現已一條冰雪的向下車路,心中頓時想來2016的冰封大帽山,只好繼續小心慢步,雖然賽會在賽道旁每隔數十米便插上橙色反光小旗,但視野只有十米左右,經過一段約500米車路,筆者仍錯過一個左邊入山徑路口,尤幸得後面跑手大叫才不至錯路,扺達位處900米的D檢查站 Poklon 大帳篷,其石油氣暖火爐著實為跑手平添不少溫暖。

前往E檢查站 Brgudac 是14公裡的下行及平緩沙石路,不過路途容易反令睡魔出現,飲過一瓶5HR,立即回過神來,便與一位步速相若及會英語的本地跑手攀談起來,他說 Vojak 在這時候下雪是少見的,反而在前段的強風屬小兒科,此風是亞德利亞海著名的 Tramontana 陣風,真正大風時,沿岸的公路會被禁行車的,筆者也不免向他推介香港有十多個長途賽。不知何故,Brgudac 站的食物只剩餅乾及香蕉,筆者喜愛的蘋果批已沒有了,只好想像著筆者在G站寄存的合味道杯面。

往F檢查站 Trstenik 的日出路上,遠方地面有大片黑色,旁邊有一排載貨列車及一長煙囪,是座燃煤發電廠。經過一夜風雪,眼前風和日麗,時而慢跑,時而快步,終於在中午一時在 Buzet 嘗到自帶的日清味道,細數體育館內未提的寄存包,剩下37個,三百多人起步,只到中段便位列尾10%, 心裡不免有些失落,只好阿Q一番,可能多人 DNF 也說不定 (註: 紅線的DNF人數101/365)。

Buzet 後跑兩公裡引水道旁的草徑,然後眼前是一條小河,六,七米寛,水深半米,河中有兩三塊露出水面大石,無信心能跳過,只好澗水過河,然後在對岸脫鞋脫襪,整理一番再起步,可是約200米又是同一場景,只好將剛才的動作重做一次,不過二不離三,三不離四,結果這動作做了四次,真氣人!

資料顯示過了 Buzet,爬升已逾六成,雖然經歷四次濕鞋,心中漸輕鬆起來,慢跑一會後是座小城堡,路標引著筆者圍著城牆繞大半圈才見H檢查站 Hum,正待向義工查問是否路標有誤,對方便開口歡迎來到克羅地亞最細的古城,說筆者已環城一周,真無言以對。

日落前來到I檢查站 Butognica,有點像大潭下水塘. 兩杯熱花茶有助驅走一點寒氣,戴上頭燈準備迎接面前第二個夜晚。從高度圖來看,到J檢查站Motovun的爬升雖然只是一座400米加一座300米小山,但可能已36小時未睡,入黑後的步屣明顯不順,足花上3小時才到 Motovun,一座在山上的城鎮,鎮上酒吧客人的歡呼對筆者精神提振一點,不過還是在下山往K檢查站 Opltalj 的沙石徑上踢上石頭,頓時左腳趾頭麻了一陣。

離開 Opltalj 便進入樹林區,眼前的景物不斷重覆,感覺下山沙石路的石頭份外大粒,來到L檢查站 Groznjan,是座睡着了的山城,還剩20公里便完成賽事,雖然腳趾頭的疼加大了,但警覺性仍是低下來,走錯路,發現沒有路標,連忙打開手機看 GPX ,原來已偏離賽道兩百米左右,幸虧不多。L檢查站 Buje 是座距離 Umag 12公里的山城,時近日出,已經有居民開車出外,遠處路旁疏落的站着幾個人,走近時發現原來是幾株小樹,幻覺。這時天色已白,關掉頭燈後是一段深泥巴徑,必須小心翼翼,因爲不想晚節不保,最後的幾公里是青蔥的麥田旁之田基路,鬆軟好走,便用盡已經無多的餘力返終點,保住40小時內。整體來說,路況的技術性不大高,只是下雪及大風是比較難。

Photo Credit: Patrick Chan, Rachel Chan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7950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UTMB 2018] TDS 泥漿之旅
腰斬的2018柴古唐斯括蒼越野賽
Fitz 跑步 Running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