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其實跑第幾隻一點都不重要。第一隻好,第一千隻也好。重要的是到這年紀,你仍熱愛跑步,你仍有能力去完成一場馬拉松。

不老馬拉松,馬拉松不老

圖片來源

今年柏林馬拉松就有一位現年79歲的女跑手,Sigrid Eichner,完成了她第2,200場馬拉松。連 Kathrine Switzer,261 Fearless 創辦人,都覺得難以想像。1967年時,Switzer 掛上261號碼布完走波士頓馬拉松,成為第一位有正式登記並完成波士頓馬拉松的女性。之後,Switzer 創立 261 Fearless,就是要鼓勵更多女性投入運動,享受跑步帶來的樂趣。Eichner 婆婆一定是位百份百「跑膠」,對於「陸上最強阿婆」呢個朵,眼前精神奕奕、超級 fit 的 Eichner 婆婆是實至名歸的。

有無Fact Checked先

圖片來源

在 Association of Road Racing Statisticians (ARRS) 網站,你會找到有關 Eichner 婆婆由1981年11月29日至2017年10月31日共681項馬拉松記錄。另外,在德國超級馬拉松網站 DUV 可找到她由1981年到現在平均每年參加1至23個超級馬拉松完走記錄。

Eichner 婆婆只是喜歡跑步,跑下跑下,竟然在三十五年內跑了1,936場馬拉松。一天忽發奇想,生於1940年的她打算不如在75歲生日前完成1,940場馬拉松來慶生。當時她仍有一年時間去食四隻馬,達標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其實 Eichner 婆婆是有點蠱惑的,1,960並不代表是真的1,960場馬拉松。她自爆當中有750場是超級馬拉松如100公里賽或24小時縱走等等,最勁一次是1998 Grand Union Race,由伯明翰不停地跑去倫敦,44小時跑了233公里,所以一場已經跑了四個馬拉松。到現在婆婆已經完成了超過81,689公里距離,等如圍繞了地球兩次。


原來天外有天,根據日本一家機構的統計,Eichner 婆婆只是排第二。第一名是同樣是德國人的男跑手 Christian Hottas,總共跑了2,320場馬拉松,他比婆婆年輕十六歲。Eichner 婆婆解釋她一直堅持跑下去是因為『喜』跑 而不是為了破紀錄。

她都是在東西德統一後,方見識到原來西德人這麼重視跑了幾多場馬拉松,她才開始數一數自己的戰績。東西德統一後帶來另一好處便是出入境自由,婆婆喜歡到世界各地比賽,她先後去過43個國家比賽。

如果你打電話給她,她不在家的話,她不是在跑步便是在往跑步練習途中。

窮跑馬拉松

圖片來源

許多人以為 Eichner 婆婆花很多錢四處跑馬拉松,事實是婆婆現在專注德國本地賽事,海外馬只是偶一為之。即使是本地賽事,要穿州過省時,Eichner 只會入住當地青年旅舍而捨棄酒店,她更試過拿著睡袋在賽事展館過夜。去年,她總共參加了88場比賽,所有使費加起來只是3,000歐羅。有時,既然一場來到, 她更會在週末 back to back 跑兩場比賽,被問到唔辛苦咩時,她只輕描淡寫說:「辛苦架! 最開頭的30分鐘」。

跑到柏林圍牆倒下

圖片來源

讓我們走進時光隧道。二戰結束時,英美法蘇分別佔領了柏林。隨著冷戰開始,1949年5月,德國英美法占領區成立了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簡稱「西德」。10月7日,在德國蘇佔區則成立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簡稱「東德」,由德國統一社會黨實行一黨專政。德國自此分裂。

由於很多東德人並不認同新國家的政治和經濟體制,1953年爆發了抗議政府的「六一七事件」,蘇聯駐德部隊參與了鎮壓,造成55人死亡。雖然示威被鎮壓下去,但東德人民的心卻沒有被收服,逃亡西方成為了許多人的選擇。

圖片來源

資料顯示,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大概有270萬東德居民,由於政治或經濟因素非法越境到西德。為了防止東德人的逃亡,東德政府除設立德國國內邊境外,1961年還沿西柏林邊境修建了柏林圍牆,以阻止東德居民通過西柏林逃往西方,並下令對越境者加以射殺。但這似乎並沒有恐嚇到勇敢的東德人。

儘管沒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死在柏林圍牆下,但兩德統一後,德國柏林自由大學民主德國聯合會的調查顯示,現已統計到1,036個受害者的姓名。而東德官方不僅沒有留下有關死難者的記錄,而且還塗改了大量死亡案例,東德秘密警察 Stasi 亦逼受害者家屬對事實真相保持沉默。

圖片來源

直到1989年6月,東德領導人 Erich Honecker,即使面臨著債台高築、東德人大量外逃、人心思變等困局,依然對共產黨「鐵打的江山」信心十足。6月22日至23日,東德共產黨召開了第五十四次中央委員會全會,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這將會是 Honecker 所主持的最後一次中央委員會。

在會議上,Honecker 突然念起了一份有關西柏林美軍 RIAS 電台前一天寫的一篇評論報告的最後一段:「Honecker 顯然是認為,東德至少還能存在到2004年。」Honecker 和其他中央委員們對於西方如此可笑的想法忍不住捧腹大笑。

事實上,就連當時的西方國家以及蘇聯,都沒有想到東德政權將會很快垮台。時任法國總統的米特朗訪問東德時,曾拍著當時的國務委員會秘書長 Egon Krenz 的肩膀說:「東德得繼續存在下去。」

圖片來源

Eichner 婆婆四十歲時開始跑步,1980年第一次參加比賽,當時東西德仍未統一。Eichner 喜歡跑步但不喜歡運動被夾硬加上愛國愛黨意識形態。柏林圍牆未倒下前,當西德舉行柏林馬拉松時,她只有站在東德一邊羨慕的份兒。

Eichner 矢志同共產黨鬥長命,睇吓你死先定我死先。於是天天跑步,保持身體健康。跑到你共產黨倒台為止。東西德統一後,Eichner 已跑超過19次柏林馬拉松。

圖片來源

當被問到跑了2,200場馬拉松後,有沒有傷患,她說從來沒有受過傷。只有一次交通意外,係俾條仆街話踏錯油門撞倒,背脊要裝四粒螺絲。

個司機後來點呀?

無我咁健康快樂,一早死Q咗啦! (設計對白)。

訪問時,Eichner 婆婆被問到有無金句可以分享時,她說 Pain goes, pride remains。

絕境會過,榮耀歸我。

香港人,反抗。

資料來源: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6715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