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愛看足球,英超西甲尤甚。電視直播中,我們可以見到後衛協防助攻,整場比賽不停來回跑動;中場腳法細膩,傳球準繩到位;前峰對抗性強,入球後還脫去球衣,展示出肌理分明的體態。

如此頂尖的運動員,他們是如何被訓練出來的?

教練的三種角色

運動訓練所涉及的範疇很廣,當中包括營養學、物理治療學、運動生理學等,一隊成功的運動團隊需要集合各種專業人才。因此任何運動訓練,都不可能只由一項專業負責。各人有各人的專長,團隊有團隊的分工,共同為運動員提供最專業的意見。

而教練所扮演的角色,也是講求分工與專長。

  • 體能 (Conditioning)︰運動員的耐力及爆發力
  • 肌力 (Strength):運動員的肌肉強度及身體柔軟度
  • 技術 (Technique):運動員的動作及意識

有一些足球明星腳法了得,卻體力不濟60分鐘就要被換出;有些則90分鐘全場狂奔,但控球欠佳經常推球出界;也有些孔武有力能夠一騎當千,缺點亦只有三個 – 「無速度,跑得慢,不夠快」。頂尖的球星之所以領取天價薪酬,因為他們都有著均衡的成長,而這對於良好的運動表現十分重要。

跑步速度 = 技術 + 體能 + 肌力

不諱言,香港不欠缺訓練體能及肌力的跑班,但教授跑步技術 (跑法) 的跑班則少之又少。那代表跑步技術不重要嗎?不,其實技術才是關鍵。

我們首先要釐清到跑班訓練的目的,花了時間花了錢,到底在練些什麼?有什麼得著?「衝圈」是練體能,可以將跑者的「引擎」升級;所謂「Fitness」是練肌力,使跑者的肌腱更強壯去承受更大的訓練量及衝擊力。大部分跑者都只練這兩項,體能及肌力。由完全不訓練到練一點體能及肌力,成績起初進步得超快;後來將體能及肌力的訓練量加大,進步會放緩,然後慢慢積下一點傷患,然後成績也開始停滯不前。「卡關」了。

跑步速度是技術、體能及肌力的結合。當體能及肌力達到相對高水平,若要再求進步,技術水平必須要拉上來。就好像縱使給你一輛一級方程式賽車去比賽,賽車規格再頂尖也好,但你駕駛技術不濟也不會發揮得好。有些跑者已經跑得很快,他們覺得技術只是給初學者去摸索入門。但跑得快不一定跑得對,而跑得對一定可以跑得更快,亦比較不易傷。試想像一位跑者單靠他引以為傲的體能及肌力,以及糟糕的技術,也已經跑得這麼快;那技術只要再稍微增進一點,豈不是快得不得了?

技術才是突破樽頸的關鍵。

跑得快不一定跑得對,而跑得對一定可以跑得更快,亦比較不易傷

不知與不為

技術是直白實在的,說穿了,技術是「正確的觀念」。只要觀念正確,動作就會正確。教技術,其實就是灌輸正確的觀念。

「不知而為之,是為天才。不知而不為,是為庸才。知之而不為,是為蠢才。知之而為之,是為奇才。」孤獨跑者

我們大多是庸才,自小「專家」就向我們灌輸很多有偏差的觀念,接著我們用自以為正確的方法去做。一旦觀念有所偏差,我們當然不會做得好。但我們可以改變,我們只欠缺一個「知」的機會。「知」是庸才跨越門檻的契機,如果做到「知之而為之」,我們就更接近「奇才」的境界。

技術才是徹底改變的關鍵。

台灣的跑步技術教練團隊

誰應該學跑步?

所有人。

是,無論初階跑者、「卡關」跑者、受傷跑者……只要是希望享受跑步的人都應該學跑步。

我們都以為自己懂得跑,但其實我們都不願接受現實 – 我們都跑得很爛。我們費時間耗心力去練跑,但無論再怎麼練,仍和心目中優美的跑姿相差甚遠。不好看之餘,也跑得吃力,跑到傷,跑很多也不進步……知恥者近乎勇,追求進步的勇氣,來自於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道德經》中有說「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明」,時刻反躬自身,從而更認識自己。我們跑步,有足夠認識自己嗎?我們跑得不好,往往是由於對「自身」的認識不足,而絕非受個人能力所限。因長年把腳掌困在鞋裡,我們連腳掌觸地的位置也判斷不了;現實與感覺存在著很大的偏差。

既然「自知」不容易做到,就只好借教練及工具來產生準確的回饋。跑步技術教練是一面會與人溝通的鏡子,他們能夠將觀察所得反映給跑者,接著提供專業的改善建議。我深信每一個健全的人都有能力跑出標準的跑姿,關鍵只在於他們有沒有一股追求進步的勇氣。

已經有不少跑者意識到跑步技術的重要性,紛紛付錢去學習跑法理論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劉叔叔姿勢跑法學會] 原地跑—跑步的素振
[劉叔叔姿勢跑法學會] 其實跑步怎麼學?
由學跑步,到學教跑步
孤獨跑者@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