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事的營地像個開四面的紅館舞台,有著一條主要通道,營帳則像觀眾席般環繞著這核心呈圓形擴展而立,共有三層,再來便是大會的設施與工作人員住宿的地方。 每一個營帳最多可容納八人,按參加者的國藉分配營區,詳程在坐上大會巴士前往營地那時所派發的road book會說明。 一般本地與歐州國家會在最內層,亞洲與主辦單位的祖國即法國在中層,美洲等其他國家在最外層。 若有被配給至主要通道附近,可說是幸運的事。 因為每天賽事歸來後,還要拿著三支大水回營帳去滿累人的。

賽事期間每日的行程大會基本上已把時間配給好。 早上拆營帳的當地人會在主要通道,順時逆時每日交替地開始拆卸的工作,所以若當天剛好在自身那邊開始的話,最好早點起來準備一下,他們的到來仿如沙塵暴,又似捉妖的天師般,把一切還原,只剩下荒地一片,雖然那本來就只是個破廟程度的魔法。 說來如果剛好有帶著以為有用但實際無謂的東西,這時便可以放到被捲起的營帳或地毯上去,當地人將會很樂意接收,這總比白白丟掉變成廢物而浪費。

早上一般會配給一支大水,那是賽事用的起步水,早餐煮食或其他用水,應該用前一天賽事歸來後拿的水。 因為水才一支,所以派幾個代表去便可以,這當然得視乎營友間的情誼如何。 慶幸自己那個營都是認識的伙伴,像鄰近的那戶,星馬台韓混在一起,這亦不失是個交友的好時機。 也有看到些男女混戶,反正是相識的沒關係,不相識但談得投契那是緣份,就算相識亦可能因為生活習慣不合,睡相很糟而不和。 雖然只是一周的時間,但心情不好睡眠不足去作賽,那可是地獄。

幾乎每天早上的起步都很悠閒的,因為營帳的拆卸不得不早起,這讓參加者有足夠的時間作準備外,亦為大會爭取充裕的時間好好收拾後趕到當日的終點去重新建構營地,這才可以每次作賽時都能遠遠地看到作為終點的”家鄉”而感到興奮滾動。 只是大漠上地勢偏平且沒有遮擋,所以看到家鄉在前以為不遠已,卻像海市蜃樓般跑至氣喘那距離似是毫無變化,因為那其實可能尚好幾公里之遙,因此在還沒很清楚有看到終點的門牌,都不要作最後衝刺狀,時機還未到呢。

每日完賽,像個辛勞後的苦工拿著配給的水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到營帳去。 集中營的生活很簡單,沒什麼娛樂可言,亦因為沒有供電而引起的電源危機,所以幾乎與電子產品絶緣,造就難得寧靜不問世事或與人閒聊的美好時光。 若是凡心未了,想要與外界通訊,可使用大會每日限額配給的免費電郵,排隊自然難免。 就算自家的電話接收訊號強勁,但使用個人電話與外聯繫是被禁止的事,所以只可使用大會提供的衛星電話,收費自是必然。

親友經大會傳來的打氣電郵,雖說有約一天時間的延誤,但那份心意卻不會因此而變質,看了仍是會讓人窩心。 因這賽事對個人而言極為重要,重要得幾乎沒有告知親友,所以每天大會派人來送信都不以為然,直至某天突然有收到不認識的人給自己傳來的鼓勵,雖說可能是傳錯了,但仍然很滾動。 朋友猜測可能是擁有同樣參賽號碼的前參加者傳來的,雖未知真偽 (事後有回郵感謝但沒有回覆),卻誘發了想要給往後擁有與自己相同參賽號碼的參加者傳個給力電郵的想法。

慣常七點多夜幕低垂,開始帶點涼意,沖身洗衫涼衣煮食這些,幾乎都在有日光之時做了,再來可能是又再重整背包的東西,望著它日復日地消瘦不禁暗喜,這在開始的一兩天沒有很明顯,但隨著食物的減少與認清真正所需而棄掉無謂之物後,加上肩膞對負重的適應,背著背包走起來自然越見輕鬆,但沒有很自在,始終腳下那時而鬆軟的沙路與頭頂熊熊烈烈的太陽,還是會讓人討厭。



也許是大漠風情的緣故,感覺每天早上的晨光格外美麗動人。 說來,駐檢三短兩長一個馬,不覺便是完結的同行日,原以為是很漫長的日子,回望卻覺得很短暫,那集中營的配給生活令人糾結亦叫人回味。

相連誌:

編按:本文作者於2016年參加MDS,並跑畢全程

tam Facebook專頁 去吧 活著便精彩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去吧! MDS]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介紹 (廁文化)
[去吧! MDS]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介紹 (電源危機)
[去吧! MDS]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介紹 (食物)
[去吧! MDS]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介紹 (裝備)
[去吧! MDS]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介紹 (賽事)
[去吧! MDS]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介紹 (序言)
向撒哈拉沙漠賽進發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去吧! MDS]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 集中營的配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