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在十月下旬,拗柴於柏架山道,大休已經兩個多月,放棄了兩個山賽,
跑步里數遠遠落後於訓練計劃,身體狀況大不如前,物理治療仍然進行當中。

然而,耳朵總覺得忠言便是逆,只會選擇聽取趕快復操的鼓勵,卻不接受休息的勸告。

縱使心理上充滿自信,完賽意志力旺盛,只可惜生理上未能即時配合適應,
當你害怕回憶曾經失敗的片段、重回挫折舊地之時,其實更加需要勇敢去面對,
就讓倒下的地方成為最初的起點,重新出發。

還是選擇晚上的日子,走上大風坳,雖然經過拗柴路壆,
沒有想著「如果沒有踏錯腳,便不會有受傷的結果。」

這是再沒有意義的念頭,還是積極面對過去、努力為將來奔馳。


今次的訓練與以往不同,就是急行上山、跑步下山;當腳踝有投訴,便改為步行,
就這樣來來回回三個回合,合共三個小時內完成。

心急上山,竟然忘記帶頭燈,便索性運用五官,在新月晴空之下,探索黑夜,讓眼睛休息,
有時甚至閉目養神,腦海打印出前方線路圖,走五至十步才張開眼睛一次;耳朵盡情張開,
尊心聆聽四周環境異動情況,雖然同樣是樹枝搖擺的聲音,
但可以分辨得出是風聲、樹葉下跌的聲響、
雀鳥跳躍的聲音,還是野豬經過的躁動。

口鼻時刻配合手腳動作,緊記舒暢呼吸;這時,嗅覺變得敏銳,
身旁經過的花香、糞臭、汗液、豬味,一一記錄在案。
今次重新起步的訓練,亦不敢魯莽,帶來雙杖,啲啲嗒嗒,愈走愈起勁。

時間越晚,反而越多跑友上山練習,探訪白波波(天文台監測站),
雖然不能與他們同行,但心底都一直為每一位經過的人打氣,
鼓勵大家為著自己的目標而繼續奮鬥。

我這個納悶的大叔,最喜歡獨處,
在這兩個多小時,不需說話、不需向人交代、不再作解釋,
只需跟著自己步伐、只由腦跟心溝通、只讓手與腳聯繫;
世上既然沒有兩個我,便放膽相信自己的思想;自己行為自己負責。

盤算即將舉行的環大帽山越野跑UTMT賽事結果,倒沒有意思,
反而適時評估形勢、當機立斷、再作打算,雖然非常不希望DNF,也未曾DNF,
亦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
但如果身體條件、環境變化、氣候情況或對將來比賽的影響不能克服的話,
還是會考慮作出不忿的決定 – 退下火線。

大叔曾經提及今次UTMT比賽是為西貢野牛籌款,我想重申所有動物都應該受人尊重、被人類關愛。

最近與愛犬行山,竟然遇上兩頭走失的中型犬,一隻應該患有疾病,另一隻尚算健康,
還黐纏地跟著我們回家;幸好,聯絡愛護動物協會SPCA找回狗主,
希望小狗以後聽聽話話、主人亦要小心看管。

不過,不是每一隻小毛孩都是那麼幸福;再在早一陣子,屋後傳來貓叫聲,
但當走出後巷,又再次失去聲音方向,如是者幾天過去,貓仍然在哀鳴著,
終於一天,被途人發現小貓可能受困於沙井,我們立即找來SPCA拯救,
原來真的是一頭家貓,可惜為時已晚,最終得了腎衰竭,
協會決定不得不將牠人道毀滅…嗚嗚嗚;
不過,從正面的角度來看,
至少牠不會暴屍野外,現在可以走到溫暖的彩虹橋上,開心地生活。

回想當初,如果我們與鄰居們都能夠認真搜索,可能已經救回小貓一命。

所以,無論今次大叔有幸完成UTMT與否,都希望大家愛錫動物,考慮利用不同方式,
支持領養寵物、捐助任何可信的保育團體、展開素食行列,做回一位負責任的萬物之靈。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超越.你的不可能—陳彥博
[囉嗦大叔] 休足時間
[囉嗦大叔] 見識芝加哥馬拉松
[囉嗦大叔] 黑夜45
[囉嗦大叔] 院友的一萬公里 (鰂魚涌 > 大潭 > 山頂 > 鰂魚涌)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