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底終於解開,去年九月女皇突然同半夢半醒嘅大叔講:「佢中咗!」心想唔通有咗BB,臨老才追回一個囡囡。幸好,溝通清楚之後,原來女皇再次抽中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可能這個是上天的美意,提醒女皇係時候要注意身體健康,突破自身舒適圈; 上年身心靈狀態未預備妥當,今年不再婉拒,一於迎接新挑戰。女皇一係推極都唔會做,但當她應承做一件事的時候,沒有人能夠攔阻得到她; 她立即搜尋相關跑步資料,學習正統知識; 另外她亦秘密練兵,跟隨跑班教練從新學習跑步,鍛鍊耐力、勁度、糾正姿勢、呼吸。她說頭一個月的跑步訓練量,可能已經超越她前半生的跑步里數。原來不單只專注的男人最有魅力 (就像囉嗦大叔),當女士願意投入一項大 project,那種散發出來的吸引力,一樣迷倒很多男士。大叔始終相信,這幾年靜悄悄埋下的跑步種子,已經開始在女皇心中萌芽。不過,她還是認為最大的功勞係 Kipchoge,柏林跑道上見證他破世界紀錄的堅離地英姿,促成她勇闖馬拉松的決心。

無奈天意弄人,女皇身體老毛病一直揮之不去,時好時壞,而壞的時候更加令她痛至不能落床,所以原本的訓練計劃大多數都不能實現。不過急也急不來,就趁著有好狀態的時候,盡量做多一點體能、伸展和長課,但最遠都只是走了25公里。不過,以女皇上次 CCM 半馬完賽時間估算全馬的成績,完成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無論教練與大叔都認為還是樂觀的。


四個月過去,在沒有高里數訓練的情況之下,我們與淑女應授隊起程了。今次為了荼毒女皇跑馬,當然要在比賽日前後,利用糖衣緊緊包裹著,承諾任由她們爆買、可以食好西、更加有得浸溫泉、做埋柴可夫,務求讓女皇玩得開心,星期日安心上路堅跑全程。比賽前一日風和日麗,身體不適嘅女皇取消所有遊玩行程,勤服中醫博士嘅即沖藥粉,調理身體,成效很顯著。三月十日比賽當天,日本氣象局預測奇準,90%機會下雨,一個又濕又冷的初馬,絕對讓女皇留下深刻但並不美好的回憶。所有參賽女選手,都做足防雨措施,大叔只能伴隨女皇來到選手安檢入口,以後的賽道,就讓女皇一人獨自探索了。賽前與應援隊商討站崗在某幾個打氣熱點,準備為女皇加大油。而大叔作為先頭部隊,第一站就守在起跑線的不遠位置;其實這亦是大叔第一次做馬拉松觀眾,頗有新鮮感,好像一切事物都慢下來,心情都比較平靜。

早上九時,輪椅組別首先展開,雖然只有十位選手參加這項十公里賽事,但大會亦相當配合並提供充足支援,絕不抗拒小眾運動員的參與。十分鐘後,遠處出現人潮,由渺小細沙逐漸變為偉大的精英運動員,各位女性快腳,跑姿優美、步速堅定,絕對是個學習跑步好時機,立即拍下巡邏影片,以後細心分析。然後,每組跑友陸續跑到面前,此時頓感眼花撩亂、又有點頭暈,因為今次可以打正旗號,不停地「目及」女…跑手。

大約二十分鐘後,女皇終於大駕光臨,她神采飛揚,似乎狀態不錯,打個招呼,就繼續餘下的42公里。猶豫了一會,大叔決定按下運動秒錶,走在賽道旁的行人路,陪同女皇一起參與這場賽事。因為事出突然,女皇已經消失於大叔的視線範圍,只能單靠大會提供的 App,了解女皇的動向。可幸,女皇是一名慢腳,當她來到主要關卡,都有時間在 WhatsApp 中匯報。最初的大約十公里,大叔都是走在對面線,所以很快又再次遇上領先集團,緊跟其後就是其他中流砥柱,最後當然是一眾悠游選手。

行人路上,時常有很多跑男前後疾走,這批空中加油機,全副武裝,跟著大夥兒女生一起跑,時而吶喊助威即場教路、時而斟茶遞水羡煞旁人,原來大叔並不孤單。

雨開始越落越密,女皇將要面對前所未見的環境考驗; 平時打風落雨或者烈日當空,都不應再找藉口停操約吃晚飯,應該繼續聽從教練吩咐,學習打水戰和烈陽神功啊! 因為正式比賽是不一定只等到天朗氣清才開始,這種試煉就如生命中的甜酸苦辣,每一個人的必經階段。終於在12公里捕獲女皇,原來選手在 App 上顯示的即時位置比實際位置快了差不多一公里,所以一眾跑男要在行人路上來來回回,尋找心中目標。大叔立即遞上熱情薑茶送暖鼓勵一番,並且作出策騎指示; 不過,最重要是女皇的鬥志和信心,必須保持正面,而且時刻保持警覺、避免受傷。再次目送她離去,約定下一個加油站與應援隊會合。親友精神上的支持,成就完走的力量; 甚至遠方的香港經驗跑友都在隔空打氣提點。有一段時間,女皇失去影蹤,就算大叔走上半馬完賽入口上的行人天橋前後觀望,仍然音訊杳然。此時大叔有點三急兼肚餓,便入 Lawson 方個便吃件手卷,再次走到街角,微雨中靜候女皇出現。她說冷,便為她加衣、為她背上攝毛巾;她說餓,便為她送上能量棒,為她檢查補給食物;她說痛,便為她按摩、為她找來噴霧。

終於她獨自越過25公里路牌,此時離開關閘時間還有廿多分鐘,以後每當她走多1cm的距離,都將會是女皇的個人最遠紀錄。人海之中,要找出至愛,談何容易。期間在天橋走上走落、於觀眾之間穿插、又有表演團體的吸引,30公里前,突然發現女皇訊號停滯不前,短訊沒有回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實在令人著急。原來,女皇……去咗……廁所;但這一去,已將原先鬆動限時變得非常緊張。大叔立即快馬加鞭,提醒她盡早起步,避免上掃尾巴的下場。只見女皇心神恍惚, 大叔唯有用廣東話大聲鼓勵,果然為之一振,終於在35公里關閘前兩分鐘衝過。不過,挑戰並未停止,而且越來越艱難。

名馬戰況實在太過激烈,不停的密密細雨令大叔的電話也開始入水、畫面亦接觸不良,不方便查閱資訊,唯有留言請求一直注視女皇動態的香港跑友,立即傳來關閘時間,登時察覺這一段路需要在35分鐘內完成3.6公里,才能到達下一個檢查站,當要考慮多一些緩衝時間之後,大叔希望女皇可以用7分披醒走下去,提議一於緊盯前面的屁股; 女皇聽過建議,當然 black 面回敬,心想沒有可能跑出這個速度囉! 但無論如何,一定要死撐下去,況且她後面還有很多慢腳志同道合,真的被捉上車的跑手大有人在。大叔不敢大聲責罵,只好循循善誘,亦親睹女皇用盡吃奶氣力,勇往直走;就算面對應援隊的熱烈歡迎,亦不作停留;最終,女皇在僅餘大約30秒便關閘的危急情況之下,驚險通過38.6公里檢查站。

完賽機會越來越大,但亦絕對不能夠掉以輕心;最後一個關閘是設於41.7公里,現在還剩下34分鐘,心想就算急步行也可以順利通過。不過,還是不要太早讓女皇覺得可以輕鬆過關,一定要繼續鞭策,就繼續以9分披醒進擊吧! 這個時候,大家又折返最初起步的馬路,其實都心裡有數,大約知道體育館終點就在眼前。此時,女皇終於可以振臂高呼、用笑容面對前方的攝影師,然後帶著疲累的全身各部位,返回溫暖的終點。後來居上的還有數十名慢腳跑友,而最後兩名生還者,就在全場觀眾打氣聲吶喊和醫師協助之下,走過最後的檢查站; 一列護航的單車隊亦已任務完成,大會巴士就載著不能完賽的選手,暫停於賽道上。工作人員快速地搬出計時器並封閉進入場館的最後500米,果然時間已經踏正16:05的死線,一切已成定局。

這時大叔低頭沉思,腦海重溫女皇這幾個月的努力練習、對抗病魔、克服痛楚,最終她的堅持沒有白費,開始略有感觸流涕; 再加上見證兩位生還者對完走名馬的堅持,激動的眼淚終於按捺不住、奪眶而出。安靜之後,大叔差點忘記按停手錶,原來自己不經不覺跑了接近39公里,差不多亦有資格攞 Tiffany 頸鏈。這時,女皇傳來衝線影片,聽見她高聲歡呼,好像將所有壓力、擔憂和疲勞都一次過發洩出來。大叔與應援隊會合,前來會場外接放學,竟然給大叔機會,巧遇好 charm 嘅盧巧音,名馬亦是她的初馬,而且跑得好成績。西方醫學現在都將跑步郊遊寫成療癒藥方,建議病人應該每星期做幾次運動,我相信是有根據的,況且大叔總認為會運動、肯流汗的女士是最美的,大家又點睇呢?

再次恭喜女皇初馬順利完走,咁下一個目標係咩好呢?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6733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酸溜溜的百哩賽
[囉嗦大叔] 100英里的魔咒 記HK168
囉嗦大叔@Fitz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