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準備出席舊同學聚會,不想駕駛到紅磡,一於來個突破,決定從新界走出九龍吧!

在網上發現有通勤者(即跑步返工達人)介紹,從沙田經由水泉澳邨越過慈雲山,再落觀塘。我估計路程不會太長、亦不是太過需要攀爬;雖然我沒有親自檢視路線,但憑著過往山賽經驗,亦應該可以應付得來。誰知道因爲準備不周詳,差不多中伏。

首先,我一開始便硬掘由石門緩步跑了接近四公里,來到水泉澳邨上的一所配水庫,望向山邊,果然出現一條樓梯小徑,便沿路直上;只可惜原來上到頂,都只是一個氣勢磅礴的山墳。眼見前面雜草叢生,不似有路,唯有退回入口,再找另一條山徑。此時,想起一個常用的行山應用程式,便搜索一下附近的遠足山徑;果然,在另一個不遠的山頭,有一條通往九龍的路線,心想都應該是這條吧! 於是,便轉個靚灣,又來到另一個入口,沿路亦看見很多紅絲帶,似乎今次沒有找錯地點。但來到一個三岔口,路面狀況相同的情況之下,我選擇了向左走;行了不久,發現水頭充足,這可能就是水泉澳命名的來源,幾件巨石圍著水潭,如果大家還是想像力豐富或者童心未泯的話,便會看見幾隻肥豬正在飲水。又行過一個隱世農地,恍似世外桃源,一群群像仙子的斑蝶正在悠游飛舞;不過,嘗試向前進發的時候,還是找不到出口;為著安全起見,還是返回三岔口,正確便是要向右走,right?

今次,應該沒有行錯路,問題是路況不似預期,為何一路向上攀升呢?天色漸沉,也開始下著毛毛細雨,人屹立於山邊,回望整個沙田市鎮,真的處於進退維谷的感覺。來到一個點,竟然要游繩而上,後面原來還有一個又一個的山頭;幸好,水泉澳標高柱就擺在眼前。雖然風景優美,能夠在緊餘的清空中遙望針山,但很快便要入黑,又要趕著赴約,立即動身再爆一段小林。但下降到樹林之內,情況更加敗壞;無情蛛網撲面施襲、毛蟲令至皮膚痕癢;不得不停下處理,幸好將女皇御賜的純天然手作、不對環境污染的紫草膏,塗在患處,立即止痕見效;事後方知成份包括紫草根、當歸、白芷及白癬皮,能夠舒緩燙傷、傷、蚊釘蟲咬或濕疹等反應。

好不容易,終於來到電塔底部,看見若隱若現的手作步道,應該可以很快跳出這個鬼地方。不過,故事發展又怎會沒有高潮呢!晚上七點左右,野草高過半腰,看著應用程式的地圖,出路就在前方;突然,四處出現墳頭,兜了一個圈,又返回原來的墳頭,有時好像有東西找著背囊、有東西絆著雙腳,難道這裡就是「結界」? 眼前已經沒有多餘天然光線,如果還在這裡糾纏,我真的不知道會有什麼事發生,我一定要保持冷靜,退後回到原路,慢慢留心地面狀況,跟著前人小路離開,越過盆地,終於走回比較闊落的車路,原來已經來到觀音山接上衛徑,一直沿著熟悉的沙田坳道怒跑,便可以下山了,我終於來到九龍,但已經比原定計劃遲大到一個鐘;所以,便飛奔下山沖涼及飛的聚會。

三個小時的開心時光,很快便完結,我亦乖乖回家再次沖涼;不過,真正的反高潮現在才出現,用毛巾抺乾身體,才驚覺兩隻牛蜱bb牢牢地扣於膝蓋;就在電光火石之間,立即用手把兩隻吸血鬼抓出;幸好,牠們還未開始吸血、還沒傳播病原體。翻查資料,原來香港主要有兩種牛蜱,一是血紅扇頭蜱 (Rhipicephalus sanguineous黃狗蜱)[我應該是中了這種]及另外一種是微小牛蜱 (Boophilus microplus)。狗隻被這個小魔怪附上身吸血叮咬,便有可能被傳染牛蜱熱。而我就可能在叢林尋找出路途中,牛蜱趁機爬上小腿。所以,各位山友上山爆林或與愛犬郊遊之後,切記檢查人與狗狗身體,而每月亦應將預防藥 Frontline Plus 滴在狗狗後頸上。

後記:一個月之後從鉛礦坳落大埔,途中亦再一次中了一隻同品種的牛蜱;今年天熱雨水多,可能更加適合牛蜱繁殖,各位山友真的要份外小心。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登上富士山 (上)
[囉嗦大叔] 我們的野生動物朋友
[囉嗦大叔] 我和鬼手有個約會
給街馬選手的最後通牒
[email protected]
Fitz Hiking 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