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騰02
這天最傷心的一刻,並非由賽道離開的時候,而是回終點取行李時,見到跑友披上完成賽事的大毛巾。

對於樂施毅行者,我有一份難以言喻的感情,因為這樣,我極為鍾情麥理浩徑。今年,更希望一嚐在麥徑奔馳的機會,於是就報名參加「圖騰跑」57Km組別。

任何一位跑手都不會認為自己完全準備充份,我亦一樣,但仍然希望作出最好準備。由幾個月前每月至少「針山十登」,亦有作長課操練;甚至比賽前幾天,也調控飲食。我從沒有為自己訂下甚麼成績,只是希望在熟悉的山野,痛痛快快跑一場。

很可惜,走了差不多20公里,我宣告退出。

蔡東豪說「懷著感恩剪帶」,我沒有他詩人般的境界,我只能「懷著疑問的剪帶」(其實圖騰跑無帶可剪……)。

很多跑友知道我退出的消息,都會問我:「是不是大會補給問題令你退出?」我肯定,每一位跑手要退出比賽,都不是因為單一的理由。我真的不確定甚麼原因令我最後退出,只列舉當天比賽過程:[圖騰跑] 我中途退出了,因為

  • 0830 準時起步,依原訂計劃,以慢速行走,不想受人影響自己步速。
  • 0905 進入麥徑三段,上牛耳石山。遇到樽頸位,上山時停時走,進度緩慢。
  • 0955 登上牛耳石山,人龍並無稀少,但至少不會停頓。
  • 1045 到樟上,發現有不少參賽者走捷徑。開始肚餓。
  • 1115 到雞公山山腳,感到天氣酷熱,身上1.5公升只剩500毫升左右食水。飢餓感更強,吃了身上的小吃,仍感肚餓,期望補給站的壽司。
  • 1150 登上雞公山山頂,身上食水只剩一口,加速下山找補給。
  • 1230 到達水浪窩補給站CP1。看不到食水、食物,只見約50人的人龍排隊等水(大會話要等車水到)。另有10人等待購買汽水機剩下的檸檬茶。
目測有大概50人排隊等水車到。
目測有大概50人排隊等水車到。

我即時選擇買檸檬茶。五分鐘後,連飲兩罐檸檬茶,看到水站已有水補給,再去排過。

工作人員一下為我加滿了我2公升的食水。好重,但又不想浪費,又不知下個13公里後的CP2有沒有水,唯有背著這2公升的水上馬鞍山。

我的壽司消失了,只靠這兩罐維檸充飢。
我的壽司,我的佳得樂消失了,只靠這兩罐維檸充飢。
  • 1250 解決食水危機,重新上路,進入麥徑四段,仍要進食身上小食充飢。
  • 1254 收到大會SMS:各檢查站會延遲關閉。
  • 1330 上馬鞍山途中,雙腿開始抽筋,時走時停。
  • 1415 到頂,緩步而行
  • 1515 到馬鞍山涼亭,決定大休回氣
  • 1530 大會義工到達,聲稱在涼亭的參賽者為最後一批(當時有大概十位參賽者)。我向義工查詢CP2基維爾營的關閉時間,他們說是下午四點半。
    依照漁護署路牌指示,當時所處位置,距離基維爾營有7公里。我在公路練跑平均每小時6K,要一小時跑7公里山路,當中要上坡下坡,且狀態甚差的情況下,我選擇退出比賽了。
  • 1915 因寄存了行李,由馬鞍山坐了四程巴士到達大帽山終點。看到跑手衝線的興奮,百般滋味……
  • 2017 收到大會SMS:所有檢查站將延長開放2小時(那基維爾營是否在六時關閉?)

我相信每一位跑手,在退出比賽後的一個反應,並不是去怪責他人,而是想辦法令自己變得更強,應付更多不能預期的情況。

我一定會再踏上這條山徑,痛痛快快、開開心心跑一場!

然而,這次圖騰跑的比賽,有不少人投訴大會的處理不當。我也不多說,挑選一批留言讓大家了解。而所有留言可以大會Facebook細讀。希望他們可從善如流。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圖騰跑] 參賽備忘 另類補給薯片益力多
香港長跑行山比賽
國際大型長跑賽事
Fitz Hiking行山

廣告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