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在10月31日,元祖級超馬神人 Pam Reed 在 McDowell 山地區域公園以23:36:38完成她人生中第98個100英哩超馬。

我第一次認識 Pam Reed 是在2005年的《60分鐘時事雜誌》內惡水超馬專題報導中,主播 Lesley Stahl 分別訪問了她和 Dean Karnazes。

惡水超馬是「惡名昭彰」的。惡水超馬的口號是 The World’s Toughest Footrace 世界上最艱辛的跑步賽事,距離全長135 英哩 (約217 公里),從加州的死亡谷 Death Valley,海拔85米以下的惡水盆地 Badwater Basin 起跑到2,548米高的 Mount Whitney 登山入口,必須穿越惡水地區的鹽鹼地特殊地形。每年夏天7月中旬舉辦,所以氣溫可高達 54°C。許多名將像 Scott Jurek 和 Dean Karnazes 都是此賽事的前冠軍。

參賽者在最熱的時段都會穿上全身的防曬衣,而且跑在瀝青路的白線上因為溫度較低,腳才不會那麼炙熱甚至熔化鞋底。賽事並不提供補給,參賽者必需自己安排補給車與陪跑團隊。

賽事起初的概念是希望舉辦一場從美國本土海拔最低到最高的賽事 (死亡谷 -85米到 Mount Whitney 4421米),所以剛創立前幾年的賽道總長度為146英哩,爬升5800米,但後來美國林業部開始規定攀爬 Mount Whitney 必需登山證,且也不再開放給比賽,惡水超馬就被縮短成目前的135英哩,以登山入口為終點。

惡水超馬過去每年約70-80人完賽,完賽時間限制為48小時,完賽率約6-8成,完賽能得到獎牌與皮帶扣,但並無獎金。

圖片來源

146英哩版本的紀錄有 Marshall Ulrich 在1991年以33小時54分創下;135英哩里男子紀錄本是由 2007年 Valmir Nunes 的 22 小時 51 分所保有,去年由 Yoshihiko Ishikawa 以21:33:01打破,女子紀錄原是 Jamie Donaldson 2010年的26小時16分,亦於去年由 Patrycja Bereznowska 以24:13:24打破;2002 年 Pam Reed 擊敗所有選手成為比賽有史以來的第一位女性總一,隔年也順利衛冕總冠軍頭銜。

圖片來源

事實上,Dean Karnazes 並不是省油的燈。癲 Karnazes 曾多次參加惡水超馬。

  • 1995年,開始跑步3年的他首次參賽,最終未能完賽。
  • 1996年,他終於完賽了,但沒有名次,因為成績太差: 51小時23分。
  • 2000年,他第三次參賽,這次成績突飛猛進至32小時42分,拿了第七名。
  • 2003年,癲Kar 他第四度參賽,又將成績大幅縮短至28小時51分,可惜只奪得亞軍。第一名是個比他大近兩歲5呎3吋,100磅不到的女選手,Pamela Reed。

Reed 贏得癲Kar 心服口服,她以28小時56分完賽,比他早衝線將近25分鐘。這是她連續第二屆跑贏所有男選手。

圖片來源

2002年,Reed 成為第一個奪得惡水超馬的女性人。更驚人的是,那是她第一次跑惡水135,而且成績把第二名男選手拋離幾條街 — 27:56:47 對 32:38:57! 創下惡水超馬的女子紀錄。

自那時起,除了2007年的唯一例外,每年的惡水135她都不會空手而回。

2003年11月,Reed 在加州聖達戈參加美國田總舉辦的24小時場地超馬,最終跑完223.6公里距離,創下美國女子成績紀錄。

2004年5月,她在法國參加48小時超馬比賽,又以354.6公里奪冠,並保持世界女子紀錄。

2005年3月,她用80小時不到的時間,在郊外公路上連跑300英哩: 每一圈40公里的路線,不眠不休地倉鼠跑12圈,總距離480公里。她是一次跑完如此距離的唯一女性。

2009年5月2日,她完成著名的紐約市六日超馬賽事,總共跑了491英哩 (790公里): 又一項美國女子紀錄。

圖片來源

據報導,在2005年,Reed 已完成上百項超馬賽事,外加120個馬拉松,其中有些是在同一天舉行。她的馬拉松最好成績是2小時59分。她還完成20次鐵人三項比賽。

她一天跑兩個馬拉松的例子在2002年4月波士頓馬拉松開賽前4小時,她先逆向跑了一次比賽路線,用時3小時36分鐘。在起點喝水稍息之後,她又和所有選手一起出發,最終以3小時30分完賽。

Reed 身高僅1.6米,體重45公斤,留著一頭金色短髮,1961年2月27日出生於密芝根州 Palmer,現居住亞利桑那州 Tucson 市。她也是 Tucson 馬拉松的賽事總監。

Reed 平時非常忙: 有五個兒子需要照料 (包括兩個繼子),只能在接送他們上學或踢波和做家務之餘,每天抽出幾個空檔 (包括半夜),每次跑45分鐘到1小時。

她的跑得非常隨意,不作速度練習,不刻意跑長距離,不記訓練日誌、統計每周里數,也不請教練。「我就是愛跑步。我不做那些可能影響我對跑步的熱愛的事情。」

那次連續跑300英里之後,她被很多人問「為什麼?」。她回答:「首先,我熱愛跑步。我這樣做的另一個原因是我是女性,我展示女性在她們的生活中每天如何多工功 (multitask) 的。我還想強調一點,在歷史上,女人必須做得比男人更多,才能獲得相同的承認。」

圖片來源

Pam Reed 曾寫道:「沒有心智正常的動物會選擇承受這樣的事。但是這就是重點,跑馬拉松就是在與自己的本能對抗。」

因為面對惱人的逆境,正是培養堅持這項品德的最好方法。

痛苦或虛弱的時候,放棄實在是太容易了,我們必須藉由克服痛苦與疲勞,對自己許下的承諾信守堅持到底。我們一次又一次信守承諾,就成為一種品德,品德不是只說空話,而是在現實生活中養成習慣。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