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里約奧運,韓國共有15名選手參加了田徑比賽,但均未進入決賽,男子馬拉松成為最後的一線希望。但最終,韓國隊創造了史上最差成績。宋明俊以2小時3621秒的成績在共140名參賽選手中名列第131位,沈仲燮2小時4242秒的成績排第138位,都比他們在韓國國內的最好成績慢了20-30分鐘。尷尬的是,沈仲燮的這個成績甚至不如韓國女選手在里約跑出的成績(2小時3650秒,位居第42位)。

圖片來源

馬拉松曾是韓國在過去的奧運會唯一獲得獎牌的田徑項目,但卻在里約奧運大失水準!兩名韓國選手在男子馬拉松中同日本著名搞笑藝人、代表柬埔寨參賽的瀧崎邦明鬥誰來『捧包』跟爭奪金牌一樣激烈,國內網友均爆鬧:「簡直是韓國的恥辱!太丟架了。」

翻看國際奧委紀錄,亞洲第一人奪得馬拉松金牌是日本的 Kitei Son。

圖片來源

我好L討厭政治
當年有幀照片跟 Tommie Smith 和 John Carlos 在1968年墨西哥奧運200米短跑頒獎台上的照片同樣震撼和具歷史性。當時,Carlos 和 Smith 赤腳,象徵有色人種所面對的貧窮,他們又配帶著「奧林匹克人權計劃」的徽章、高舉戴上了黑手套的拳頭,向全世界展示爭取平等和黑人民權的抗爭。

圖片來源

照片是攝於1936年8月9日,我們可以清楚見三位奪標運動員心情迥異。銀牌得主Ernie Harper昂首挺胸,臉帶自傲的笑容。金牌得主 Kitei Son 和銅牌得主 Nan Shōryū 面上沒帶一絲笑容,神色黯然。演奏國歌時,兩人低頭沉默以對,日本國旗升起時更沒有熱淚盈眶。事後他們憶述當時是要表達的是「沉默的羞恥和憤怒」。

圖片來源

Kitei Son 還好一點,因為他可以用一盆月桂樹遮掩著胸前的日本國旗。因為這月桂樹 Nan Shōryū 到死仍未能釋懷。

跑進2小時30分亞洲第一人
的而且確,亞洲第一個獲得奧運馬拉松冠軍的國家是日本,但奪冠者卻是韓國人孫基禎,首次將奧運馬拉松紀錄提高到2小時30分鐘以內的也是他。他在1935年東京馬拉松創造的2小時26分42秒世界紀錄更是保持了12年之久。

1910至1948年,韓國處於日本佔領時期,孫基禎,Sohn Kee-chung,代表的並非韓國隊而是日本隊,所以他在大會上使用的姓名也是日本名字,就連胸前佩帶的國旗也不是韓國的國旗,而是日本的國旗。

根據曼城衛報E A Montague 報導,1936年柏林奧運,日本隊出了三名超卓跑手,Kitei Son 及 Nan Shōryū,分別贏得馬拉松金牌和銅牌;另外, Kohei Muraksos 力拼3位芬蘭選手在5,000及10,000米跑得第四名,而他們3人都是韓國人。

來到馬拉松,為了爭奪最後一枚金牌,來自28個國家的56位運動健將展開了激烈角逐。比賽開始,上屆奧運冠軍,來自阿根廷的 Juan Carlos Zabala 一直快放,拋離其他選手一大段距離。

有片:
你會見到 Ernie 同孫基禎拍著上時,跑姿是多流暢。

3英哩後,孫基禎落後於 Zabala 30秒,正打算加速追上去時,後面傳來一把聲音,Ernie 對他說「不用急,等Zabala『跑爆』啦」。孫基禎不懂英語,但大概意會到他的意思。之後14英哩他倆拍著跑。19英哩後,Zabala『跑爆』仆倒,給 Ernie 和孫基禎超越,2英哩後還要棄賽。

圖片來源

最後10分鐘,Ernie因為水泡,雙腳滲血要慢下來,這時孫基禎不理雙腳已經痛得要命,發力爆上去。孫基禎回憶說「身體很奇妙,會聽你的心和意志跑下去的」。

圖片來源

在終點體育場10萬名觀眾的歡呼聲中,孫基禎衝過了終點,以2小時2919(非官方時間是2小時2642) 的成績刷新了奧運紀錄。在柏林期間,盡管孫基禎不止一次聲明自己不是日本人,每次簽名時都要用韓文名字,後用英文注上「KOREA」,但記者拒絕刊登。

當時只有《東亞日報》報道孫獲獎的消息,也有意地將他胸前的日本國旗抹掉。報導以頭版在825日出街,為此《東亞日報》報館被查封九個月,並逮捕了與八名與事件相關的報社職員及對他們施以酷刑。他的冠軍獎品一個古希臘科林斯銅頭盔也因此被扣押在柏林博物館。孫基禎在事後的回憶中說道:「我為我自己而跑,我以此為榮。」

圖片來源

天份型跑手
1912 年,孫基禎在鴨綠江邊的平安北道新義州出生。他從小就顯示出長跑的天賦,他的母親曾經罵他「不讀書只顧跑」。在小學6年級時,他參加在新義州和中國東北安東縣舉行的「新義田徑運動會」,並在5000米項目中擊敗中青年運動員,奪得了冠軍。

因為家貧,加上家園在1926年被鴨綠江的洪水毀壞,孫基禎輟學了,他沒有升入中學。於是,他跑去丹東打散工,於是他就每天穿過鴨綠江鐵橋往返於丹東和新義州之間,每天至少要跑8公里。

1932年,孫基禎代表新義州參加了第二屆東亞馬拉松大會並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憑借超凡的跑步能力,20歲的他被京城(今首爾)養正高等普通學校取錄為特別生,從此,養正高中也成為了他的奧運起點。他後來的柏林奧運隊友南昇龍,此時正在讀高中三年級,是孫的師兄。

圖片來源

換一個方式貢獻馬拉松
在柏林奧運之後,孫基禎再也沒有跑過馬拉松,他從明治大學畢業,隨後去銀行工作。不過最終他還是回到馬拉松的道路,他並沒有放棄他對馬拉松的熱愛,他以教練的身份培育了優秀的後輩。1947年,韓國人徐潤福在波士頓馬拉松奪冠,他以2小時25分39秒的成績打破了孫創下的世界記錄。1950年,韓國人咸基镕問鼎波士頓馬拉松冠軍。

徐潤福 圖片來源
咸基镕 圖片來源

1992年韓國的黃永祚在巴塞隆拿奧運會上獲得馬拉松金牌。孫基禎在現場見證了黃永祚奪冠,孫在賽後接受采訪時稱,「今天就是找回我國籍的那天。如果能夠歌唱,我真希望在運動場上放聲歌唱。」

1992年8月9日,也正是孫基禎當年奪冠的整整56年之後。

圖片來源

在2016年12月12日,孫基禎的銅像被豎立在當時他參加賽跑的馬拉松路線上,但號碼布就改為大韓民國國旗。黃永祚在回憶孫基禎時說:「孫基禎在當年所做出的舉動,展示了我們韓國人火一樣的意志,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這段歷史是無法被遺忘的!也希望他的精神能夠傳承下去。」

圖片來源

1988年的漢城奧運會開幕式上,孫基禎作為最後一名聖火傳遞者出場。其實,當時原定是由76歲的他去點燃主火炬,但日本記者提前泄露了消息,組委會臨時改為由三位青年接過孫基禎手中的火炬,共同點燃主火炬。現場用長時間的掌聲和歡呼,向這位韓國馬拉松英雄致敬。就像孫基禎所說「可以禁止我們的語言和音樂;可以消滅我們的聲音,但誰能阻止我奔跑。」

遲了50年的修正?
孫基禎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為祖國奪得一塊金牌。但他早已是韓國國家英雄,他的事蹟更寫進教科書裡,他在國內『神級』馬拉松地位要到50年之後方被確認。

孫基禎是韓國成功申辦漢城奧運會的重要委員之一,亦因為這樣,國際田徑壇方重寫他的這項紀錄。在1986年,孫基禎被邀請到加洲卡爾弗城出席典禮,在一個奧運馬拉松紀念碑上,他的國籍是韓國而名字是韓文的「孫基禎」。

遺憾是在柏林的奧運紀念牆上,還能看到「KIETEI SON JAPAN」的字樣,雖然1970年曾發生過韓國遊客把「JAPAN」刻字改為「KOREA」的事件,但後來它仍被修回原狀。

國際奧委會官網上寫道,當時朝鮮半島被日本佔領,孫基禎與隊友南昇龍只能以日本選手身份出賽,並載明孫基禎領獎時所做的無言抗議。

《韓聯社》報導指出,國際奧會接受韓國體總的建議,修改了選手簡介,不過並沒有將國籍改為韓國(Korea),也沒將 Kitei Son 改為 Sohn Kee-Chung。

國際奧委會指出,非洲有許多曾是殖民地的國家,如果也要像韓國這般修改,情況將會陷入一片混亂。



資料來源: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爛比賽與巷九記
阿婆跑得晒 一定有古怪
馬拉松Cap圖王
Yiu Kwong Chan@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