攞呢個牌,要走過漫長的路,好 technical

當東京馬拉松是在深水埗東京街完成、倫馬是在沙田城門河跑畢,你會懷疑人生的虛擬,思考活著的意義。但面對疫情、天意、命運,我地除了動態 sleeping,躺平等肥,還可以做什麼?

23424,好閃呀

一位62歲的香港婆婆,無論歷盡幾次浪,無論受盡多少風霜,無論再要奮鬥幾次,她用耐性、堅持和樂天的心境,在4月18日終於能夠在波士頓完成了波士頓馬拉松,留意番,她衝線後,不單獲得波馬finisher牌,還有一塊六個環的金屬牌,係呀,就是那塊「六星完賽者」Six Star Finisher 獎牌 (要完 成World Marathon Majors WMM 的東馬、倫馬、波馬、柏馬、芝馬和紐馬至有),好閃呀!

摘星前傳

這位摘星的婆婆是跑班同學 (當然要認係我同學) – May姐,有睇開筆者文章或許記得她是「三嬸一叔」的成員 (「三嬸一叔的十日瘋狂」),雖然唔係邪教組織,但是四位都係唔多正常十分瘋狂的「堅老」。她六大馬的路,由2017的芝馬開始,至2019年間共跑了五隻馬,雖然年紀一年比一年長,但是一馬比一馬快,可想而知背後付出的努力是如何巨大。

  • 2017 芝馬 4:19
  • 2018 東京 4:15
  • 2018 柏林 4:14
  • 2019 倫敦 4:08
  • 2019 紐約 4:07

波馬是摘星的最後一關,計劃週詳的 May姐,打算在2020年4月圓夢,正好是送給自己60歲生日的最佳禮物,「老公出錢我出力!」May姐禁不住曬下張幸福綿被。當一切完美得不太真實時,命運突然不肯跟劇本演出,疫情襲地球,人類過著隔離的穴居生活,一切活動不是停頓,就是變成虛擬。

2020波馬 (124屆) 因疫情取消了實體賽,只有虛擬賽。2021改期至10月舉行實體,但那時美國的疫情仍然十分嚴峻,May姐和家人都不贊成冒險前往。但波馬有嚴苛的 BQ (Boston Qualify) 報名門檻 (見下圖) ,還要把法定的 BQ 時間減去每年調整的「錄取低標時間」(cut-off time) 才合符報名資格。而且 BQ 是有嘗味期限,若繼續拖下去 May姐之前的BQ便會失效,2022年的波馬是她的最後機會,否則要等今年的渣馬取得新的 BQ,但只能申請2024年的波馬。

「2024? 65歲的我都唔知死咗未?」May姐向命運訴苦。

May姐在2021年11月報了今年4月的波馬,該月新冠狀病毒的感染數字是90 (計埋外來輸入),見到希望曙光。她計劃了一連串的操練日程。但到了今年2、3月,確診人數如核彈爆發,3月4日錄得歷史高峰的52,523宗,香港幾近 unfriend 了世界,quit 左地球組。政府禁止九個國家的航班,包括美國,原本預訂的機票被取消,May姐知道唔可以發命運脾四。曾經揚起了的塵土,又平靜地回歸到地面。前路灰濛一片,夢,很遠。

Luca是陪跑員,也慰藉心靈

「你自己玩啦。」May姐心情唔多靚,帶著愛狗 Luca 來到公園,解開了狗帶。
「你真係唔去波馬?」Luca 在草地走來走時問。
「家陣疫情時好時壞,超擔心去到中左真係唔知點算好。我62歲婆婆啦。」May姐攬住 Luca 的頭。
「唔似囉,你個樣最多50,等於我地7,8歲咋」
「Okok,今晚追加舊豬軟骨俾你。」 May姐白了 Luca 一眼,含笑地。
「Yeah!」
「我嚴重缺操,跑班停左,冇衝 intervals、冇操 tempo,冇做長課,淨係帶你落街至慢jog 6-9K,點砌一隻馬?」
「你隨隨便便係山頂都跑左個sub-5東馬virtual,我4隻腳 zero drop 都追唔到。喂,喂,你跑咁快去邊? 跟唔到呀…. 」
「我要買gel,係波士頓買就太 rush 啦。」

真,如果唔做時間,要完馬對 May姐來說冇難度。耐力是她強項,60歲時曾經在三個星期內連跑了「黃金百里100k」(組別冠軍),和輕取「HK100」銅人。筆者生日那天,May姐挑機說陪我走個環島60K 做 birthday run 慶生,我說我較喜歡用文學手法慶祝。

到了3月底疫情回落,政府撤了禁飛令,使希望重燃,to be or not to be,站在人生交叉點的 May姐,心裡面響起兩把聲音。以我認識的May姐,我會落重注買go,這些所謂內心爭扎,交下戲啫。加上有好友Angela 和同學 Bee 哥 (他以14小時輕取HK100金人) 同行,他們都是為摘星而來,若能一齊圓夢,蠻有意義。最難得的是家人非常支持,在倫敦工作的兒子會特別飛到紐約打點一切,讓她放下一旦染病要滯留紐的徬徨和恐慌,心裡踏實太多。go,go,go!

Bee 哥啃了大量資料和作計算,抽絲剝繭地解決複雜的出入境問題和檢疫措施,並果斷地選擇回程時往紐約直飛香港,避免因熔斷機制而取消回程航班的機會。May姐出發前心情依然忐忑,若感染整個行程就會泡湯,但又想爭取更多時間去陪孫女玩和帶Luca外出,心情極之矛盾。May姐說當時身邊無數朋友都中招,任醫生的女兒又入了 dirty team 醫治確診病人,中招風險好高。當晚在機場通過所有文件入閘後,大家都好激動,不相信真的成行了。

在波士頓跑的波士頓馬拉松

在機上思前想後,May姐決定以完賽結果為目標,時間於她如浮雲 (其實一聽就知是個騙局)。設定五小時內完成,no problem啦。人到無求膽自大(呢句說話好熟面口,邊度聽過呢?),瀟灑地只帶了幾包 gel上路,沒有鹽糖同止抽筋丸。

賽前一天有部分地區降雪 (賽後一天寒冷有雨),但比賽日卻天朗氣清,燦爛的陽光灑照著30,000名跑手,微風乾爽,上天把溫度調較至8-11℃的馬拉松度,不能再好,God gives the best, May does the rest!

一齊出戰波馬的香港跑手

在波士頓 May姐認識了來數位自香港的跑友,其中包括 Clara 老師,她與 Angela 十分熱心,説要陪婆婆一起跑畢全程,實現摘星之夢。Angela 的 BQ 時間是3:35,Clara 是3:39,要她們放慢陪跑,令 May姐感到超唔安樂,決定在前段盡全力,不想太過拖慢她們,跟住會和她們分手,各走各 pacing。

波馬賽道上上落落好多次,是實力的考驗。賽前焦點跑手 Molly Seidel,亦因落斜太快,肌肉頂唔住要中途退賽。May姐也可能有同樣問題,未到25K已經感到膝痛和有抽筋徵象,抽筋位置和膝痛是她從未遇過的狀況。Clara 慷慨地把唯一一支的 anti cramp 給 May姐,但飲了也無補於事,只好在後半程減慢再減慢,May姐不斷催促她們不用陪了,跑番自己 pacing。

Angela和Clara護May上路

但她們完全無視 May姐的叮嚀,堅持不離不棄,而且全程空中 support,遞水俾 gel,仲不停 loop 講鼓勵說話給力,終點前 Angela 拖住 May姐的手衝線,一齊摘下第六顆星星,Clara 在旁舉機拍攝,May姐超感動勁興奮,不會忘記這個片段。最終大家以4:35完賽,時間,原來真的不是最重要。

情濃的一刻,Angela 拖住May姐的手衝線,Clara在旁拍攝。

另一感動位的是50+的 Bee 哥以3:19絕靚時間跑完後,在寒風中等了兩個小時,直到大家安全完賽後才一起離開。係愛呀!

三位摘星人 (Bee哥等了接近兩小時,所以著最多衫)

回到酒店,May姐心情還未平復,覺得整件事不可思議,好奇幻。回望摘星之路絕不平坦,疫情肆虐,世界不依既定的路線運轉,每天急速在變,要去適應新的 pacing,62歲的婆婆跟得好辛苦,但 May姐沒有放棄,亦沒有同命運嘈交。最終有幸成為香港最年長的「六星完賽者」之一。她,Angela 和 Bee 哥共189名香港跑手登上了 WMM Six Star Finisher的名人堂 (包括42名香港女跑手)。她說希望孫女會因這個婆婆而感到自豪! (佢一定會)

>

令我想起巴西寓言故事「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不管你是誰,不管遇到什麼困難,只要不放棄,真心渴望、全心全意去做一件事,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去達成,也造就了人生一段奇幻之旅。

後記

May姐已回香港,在酒店隔離中,她叮囑我一定要寫她的兩個感覺。第一是愧疚: May姐鍾情跑山,亦獲獎無數,這份偏愛令她冷落了路跑,她說從未正正經經跟足教練給的 program 去操馬,對教導她入門跑步的師傅 Sunny Sir,和一直對她寄以厚望的豐山跑教練KFC感到有愧,是她的一個遺憾。

第二是期愿:香港的六星跑手在亞洲僅次於中國 (401) 和日本 (287),比台灣 (86) 多,May姐十分希望有更多的香港的跑手,特別是有75位已完成五星的準 finisher,只要踏前多一步便能圓夢,為香港摘下更多的星星,才是有意義的幻彩詠香江!

「星,遠望似高,卻未算高,我定能摘到」唔 chill 但堅!

我定能摘到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 YAS BYKE 踩車保 保障全港所有單車可行走的公路,任何想踩車的地點都可受到保障,覆蓋更加全面! 作為 YAS 的合作夥伴,Fitz。 讀者可享有限時1次 BYKE Pro 完整體驗! 把握機會為自己加添一份更全面的保障! 了解更多 BYKE Pro 詳情,請瀏覽此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婆婆波士頓的摘星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