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當我見到「I go to school by bus」時,我陷入對林太的無邊的思憶中,我已經開始懷念她。上天關了你一道門,必定留下一扇窗給你跳樓。既然你們討厭狀元,我就給你一個文盲。

YouTube 怎麼會知道我心情低落,再給我推薦 Simon Wheatcroft 的影片。

 

Simon Wheatcroft 17歲時給診斷患有遺傳性眼疾,即視網膜色素變性 (RP),視力會日漸衰退,直到27歲時他完全失明。他的生活方式隨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連跑步也成了奢求。

但 Wheatcroft 無懼黑暗,活出非凡人生。以下是8個關於 Simon Wheatcroft 有多厲害的事實。

1. 視障是不會令我停下來的

2009年 Wheatcroft 跟女朋友 (現在的太太) 打算用來回12小時征服優山美地國家公園人氣明星景點半圓丘。可是以零視力爬山確實是困難的! Wheatcroft 有生以來第一次因為看不見而放棄。 那不是山上的艱辛,是那天 Wheatcroft 缺乏視力擊敗了他。

回到英國,Wheatcroft 發誓再也不會因為他看不見而退縮。 他給自己一個挑戰 – 要學會在戶外獨自跑步。一旦達到那個目標,他會挑戰自己還可以跑多遠? 我還能跑得更遠嗎?

Wheatcroft 拒絕過次一等的人生。

圖片來源

2. 一切由足球場開始

Wheatcroft 已經對室內運動無法提起興致,因此,他決定到戶外跑步。剛開始是在家後面的足球場練習,跑上癮之後,乾脆跑上街頭。經過幾個星期的反覆練習,Wheatcroft 記住了他家附近的街道和草地。

Wheatcroft 擁有絕佳的記憶和專注力,不但對跑過的路程了然於胸,更會把訓練狀況和成果上傳至Runkeeper,和跑友分享。觀察 Wheatcroft 跑步,會對於其流暢且自然的動作感到驚訝。他落地的腳步既輕盈,又迅速,而且總是維持固定的速度。他說,身為一個視障跑者, 對路徑的熟悉度是必要因素,他必須相信所跑的路並沒有任何改變,且路上也沒有施工標誌或是大石頭阻擋。

3. 一開始便是100英哩

Wheatcroft 選擇跳過10公里、半馬、全馬這循序漸進方式去訓練自己進入超馬世界。Wheatcroft 參加的第一場賽事便是 Cotswolds 100 英哩,他想測試自己的能耐。最後他在83英哩剪帶,因為他之前的訓練全都在平坦的機場跑道上,而 Cotswolds 大多是陡峭的山路。

圖片來源

4. 領跑員是天使在人間

2014年,Wheatcroft 抽中紐約馬拉松,跟其他人不同,他沒有早一星期前飛到紐約開始 tapering 收操。他飛了去波士頓,打算由 Runkeeper 總部跑260美哩去紐約。FitnessKeeper 通過社交媒體邀請跑友和他一起跑步,他本來沒有太大的期望,結果走了好幾百人出來!

他結識了不同年齡、背景和水準的長跑愛好者。這次經歷太美好了,他現在仍然和他們保持聯繫。

一個人跑得快,一群人走得遠!

5. 痛到嘔

因為看不到路況,Wheatcroft 不懂得怎樣調節雙腳落地,他只能不斷重複同一種落腳方式,可想而知,雙腳給身體重量幾倍的力量撞擊所帶來的傷害有多大。當來到第8、第9時,他停下來找治療師做按摩舒緩劇痛。因為實在疼痛難耐,一按他便嘔吐大作。Wheatcroft 謂原來「見不到」的痛楚是最痛的。

圖片來源

6. 他為了完成橫越155英哩的沙漠超馬而開發了導航科技

Wheatcroft 跟 IBM 合作,研發一款導航系統,透過 APP,讓視障人仕,也可以獨自完成沙漠馬拉松。在2016年,Wheatcroft 利用此導航系統嘗試挑戰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的「納米比亞超馬」。比賽一直很順利,直至來到90英哩的石林區,Wheatcroft 遇上意外,雙腳給割傷得血肉模糊,要休息三個月方能康復正常走路。

圖片來源

7. 利用聲納探測科技完走紐約馬拉松

康復後,Wheatcroft返 回機埸練跑。誰料到有人將一架焚燬的車輛擱在路中心,Wheatcroft 當然避不到,整個人縱身向前,全身給割破得體無完膚。經過這件事之後,他同一家初創公司 WearWorks 著手研發給視障人仕用的障礙物偵測系統。他要成為第一位不倚靠領跑員獨自完成馬拉松的視障運動員。

圖片來源

8. 失敗並不可怕

Wheatcroft 穿戴上導航設備的原型站在起跑線上,可望成為第一位不需要任何協助下,獨自完走馬拉松的視障跑者。可是他的 iPhone 和穿戴在手臂的導航系統都在15英哩時先後失靈。來到16英哩,唯一希望的 WearWorks 開發的聲納系統出現故障。他要在領跑員協助下完成餘下的10英哩。

>

當被問到這次失敗時,Wheatcroft 淡然回應:「這不會是第一次又或是最後一次。重要是能夠重新再站起來,明天再戰。」

“I realized that failure is not the be-all and end-all – get back up and try again the next day.”

資料來源: Meet the blind ultrarunner who invented his own tech to go the distance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 YAS BYKE 踩車保 保障全港所有單車可行走的公路,任何想踩車的地點都可受到保障,覆蓋更加全面! 作為 YAS 的合作夥伴,Fitz。 讀者可享有限時1次 BYKE Pro 完整體驗! 把握機會為自己加添一份更全面的保障! 了解更多 BYKE Pro 詳情,請瀏覽此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對自由的渴望,讓人無懼黑暗: 視障超馬跑手 Simon Wheatcr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