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產地在尼泊爾山野的著名越野跑手 Mira Rai,自小已需要掙扎戰鬥,不是要征服斗斜的高峰,而只是為「生活」,是實實在在為生存而活,也為女性困於父權社會險些窒息至死而活。今天她都跨越了,讓我們回看她走過那條超級 technical 的路。

她走過超級technical的路 圖: www.npr.org

跑班同學 Jenna 寫過她的故事《尼泊爾傳奇女跑手 Mira Rai》,十分精要地寫出了她奮鬥之路。今次我是看了剛於 YouTube 上架 (2022年1月26日高清HD版)的得獎紀錄電影”Mira” (2016),有畫面有色彩有溫度,感受到 Mira 雄邁上坡 (堅跑) 的爆發力,面對難關的笑靨、在山區與家人聚首的溫暖。

不錯,有感覺,才有生命!

影片在國際獲獎無數
Mira 自小成長的家 圖: 影片截圖

貧窮是詛咒還是祝福?

Mira 的家鄉 Bhojpur 遙遠而貧瘠,遍地黃土,寸草不生,用木柴生火煮食,家中見不到什麼傢俱。每天清晨4時出門晚上7時回家,都在勞動,打水、灌溉、餵飼,還要跑45分鐘去上學。去市集買鹽和日用品是兩日步行的旅程。上山跑斜坡和 LSD 是每天的日程,不是我們要趁放假才做的事。但也做就了她越野的天賦能力 (影片有幾段她上坡的飛快片段)。

先天的貧窮不是由我選 (Mira的家和母親) 圖: 影片截圖
後天的路靠雙腳走出來 (Mira的弟妹聽著大家姐講她的故事) 圖: 影片截圖

Mira 是4名弟妹的大家姐,肩負重擔。當書本、筆和紙都成為負擔,她12歲便要綴學到市場賣米和油鹽,她說自己可以扛起28公斤的米。她也扛起一家人的命運,一切都是為生存而付出。什麼夢想、興趣、才華,都是虛擬的,不會在生命線上出現。

拿著鎗仍一臉稚氣,只為裹腹而戰 圖: www.npr.org

Mira 14歲時 (2006) 尼泊爾正處於內戰,Maoist Army 與政府軍對戰,Maoist Army 去到 Mira 的村落,承諾會供應他們每日兩餐,而且鼓吹男女平等。獨立的 Mira 沒有問過父母便加入了他們。在軍中她學習空手道、排球、跑步。不久軍隊與政府達成和議而合併,Mira 沒發過一鎗便失業。

“I was determined to leave my home with hopes and dreams of doing greater and different things for me and my family.”

轉戰命運,Mira隻身去了加德滿都碰機會 圖: 影片截圖

Mira 轉戰命運,她隻身去了加德滿都碰機會,在乘搭巴士途間,電影播出一首十分悅耳的歌曲,溫柔的歌聲唱出命運在我手的決心和出路”

“If the sun should hide away,
then I will find its hiding place
and if the mockingbirds won’t sing,
then I will sing you anything
If you lived across the sea,
I’d ask the wind to carry me
and if the stars forget to shine,
I’ll climb the ladder up and remind them”

If the stars forget to shine, I’ll climb the ladder up and remind them 圖: 影片截圖

遇上了運氣、機會和天使

Mira 在加德滿都找不到機會,錢和希望都快用光。她在國家公園遇上一班士兵,並與他們一起跑步,軍大哥們約她幾日後再來跑。Mira 以為是另一次操練。怎料是一場50公里的越野賽 Himalayan Outdoor Festival,爬升3000m。

她沒有帶水和食物,但沒有退縮,反正她什麼也沒有。Mira 穿著長褲和廉價波鞋在山徑奔跑,期間還遇上落雹和大雨,阻遲了約一小時,沿途的賽道 marker 已磨失,找路徑又用去不少時間。不過相對貧窮,這算不上什麼考驗。最終 Mira 以9小時完賽,奪得冠軍 (也是唯一完賽的女性),獲得7000 rupee (約HK$470) 獎金,和人生第一對越野跑鞋 (鎖記),也打開了她生命中的另一扇門。

Richard Bull 把 Mira 變成尼泊爾發光發熱的藍寶石 圖: 影片截圖
Mira 難得有機會上學 圖: 影片截圖

賽事搞手 Richard Bull (Trail Running Nepal 創辦人) 賽後與 Mira 傾談,他看見一塊未經琢磨的寶玉和一股勇往無畏的躁動。 “You have to be hungry, slightly intelligent, with a bit of personality….., Mira seemed to have.” 但 Mira 前面有一堵她攀不過的牆,他樂意助她一把,他齊集了捐款給她在加德滿都生活和購買單車,更安排她在日間學習英語、晚上操練,希望她可以成為女性職業越野跑手,尼泊爾唯一。

2014 牛刀初試,Mira 參加第一個國外賽事是意大利的 Sellaronda Trail Race (57K, 06:36) 和 Trail Degli Eroi (83K 09:16),憑實力連奪冠軍。2015年出戰法國 Mont-Blanc 80K,更破了大會紀錄(12:31)。2018的 The North Face Lavaredo Ultra Trail (120K) 大型國際賽也獲得殿軍 (15:21)。每當 Mira 衝線時,她總會從背包中拿出尼泊爾國旗在揮舞,燦爛的笑容,洋溢著濃濃的感情。

其實香港跑手對 Mira 不會陌生,特別是2014-2016年間她經常來港作賽,成績彪炳: MSIG HK50 (冠軍 5:30),MSIG Vertical Kilometer (冠軍 00:48)、MSIG Lantau 50 (亞軍06:14)、KOTH Half Marathon (冠軍01:38)、MSIG HK50 Sai Kung – Asia Skyrunning Championship 50k (冠軍05:39)。

經常在港參與賽事 Action Asia Event
Mira 的香港足跡 KOTH

2016是豐收的一年,Mira 獲 National Geographic 選為 The Adventurer of the Year,更被Salomon Running Team 羅致旗下,首次與國際品牌沾上邊。 贏得國際關注,尼國的青年及體育部長頒她3百萬盧比 (約20萬港幣),肩負在國際宣揚尼泊爾之責。(在 Mira的個人網站 有更多 Mira 的成就和track record 資料)

圖: Mira Rai Initiative

前面有更遠大的路

2017成立了 Mira Rai Initiative組織 ,協助尼泊爾越野跑手,特別是具潛質的女性運動員,獲得資源、教育和訓練的機會去追求夢想。在尼國絕少有被人民仰慕的女性代表,Mira突然冒了出來,在國內漸有人氣,成為女生的role model。她極之鼓勵女性參與運動,可以從中找到榮耀和尊重,在一個認為女性不應運動的父權社會是極大的挑戰。

“My grandma, she worked hard, my mom, she worked hard, but they didn’t have a chance to do something, to get respect.”

根據尼泊爾和 UNICEF 的調查 (2014) ,接近一半女性在18歲前已經結婚,16%更是在15歲前 (28%的女性從未使用過電腦),結了婚,代表她們的人生已經完結,只剩下生養下一代的循環。她們沒有受教育的機會,不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更遑論去追夢和自我實現。

>

Mira 承認她遇上了運氣、機會和天使,但最要的,還是她不接受貧窮對命運的 default mode,不接受父權社會對女性的 default mode,她抓緊機會,憑雙腳,在一條十分 technical 的路,流著汗水和熱血,開著奮鬥 mode,嘗試跑越生命的局限!

圖: 影片截圖

影片一開始是 Mira 展著飄揚的國旗和燦爛的笑容,在 Sky Runner World Series 的越野賽衝線,她說: “Chances are like leaves on a river; you have to grab them as they may never come again!”

圖: 影片截圖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 YAS HYKE 行山保 保障範圍涵蓋全港所有山野及行山徑,5程僅需$75 (Fitz 讀者優惠$50/5程),便享有意外醫療、財物以及身故賠償等保障,合共保額超過HK$300,000。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尼泊爾越野跑手Mira Rai.越過了生命的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