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夜跑8月26日,既怕黑又無方向感的贍小鬼,跟跑友們於農曆七月十三日第一次夜跑上山。

開始就先上一段長命斜的馬路,微黃的街燈,疏落的汽車,伴着我如牛的呼吸聲,一直不停跟著跑,因為不想落後,亦不敢落後。

當開始跑上山路,樹影代替了街燈,視線開始模糊,瞳孔開始因着光線下降和腎上腺上升而放大,跑友開了頭燈,自然反應眨一眨眼, 張開眼看見燈照亮了我右前方約50米一個反光體,”貓呀”,”貓邊有咁大隻,是箭豬,嘩,兩隻呀有”,望着兩隻箭豬兩支箭向左邊山坡逃走,我立刻捉着身旁跑友的手,又立即放開,”咦!隻手好多汗好濕”(幸好腦袋比口快,沒有說出來)。”你真是好彩,這條路我們跑了好多次都無見過箭豬!”是的,我應該感恩,如果頭燈遲一點開,如果我跑快點點…深呼吸,再深呼吸,在不能回頭的情況下繼續跑。山中夜跑樹影開始減少,天空開始漸廣,月光把前面的路微微照亮,襯托山下城市高樓的燈光,迎着清風,此刻,身在動,心,也在動,但感覺寧靜充實,像缺口被填滿,不對,是有一種不懂得用文字形容的感覺。人與自然,原應是一體的。

遠處看見有一點白光,緩緩的向前飄動,光點越來越大,亦變得越來越光,光點下的人面漆黑黑,”hi”、”加油”、”good evening”,單車友與跑友,相遇在夜山上,在這裡,外表、身份都變得不再重要,互不相識,互相問候打氣,此情,可能只在山上有。

再跑一段路,開始下山,這時,跑友把頭燈關掉,輕聲叫我們放輕腳步,到了一個山坡位置,向坡地指一指,噢,螢火蟲,好光好美,第一次見到真的螢火蟲,一閃一閃的光,太神奇,令人入迷,真的很美麗。


靜靜的再繼續跑,不想騷擾它們,因為這是它們的家,我們,只不過是這裡的過客。

短短102分鐘的路途,經歷了忐忑,恐懼,平靜。就是每次這點點的感覺,點點的感動,滙聚了一條心路,令我漸漸愛上跑步。

更多:
斷咗腳嘅人最想做咩?
跑步是跟自己說話的好機會
至少我活過
Fitz Running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Vic
愛靜,愛笑,愛瑜珈,最近愛上跑步。夏天怕曬,冬天怕凍,但享受運動令汗水淋漓,筋疲力盡的感覺。Doing what you love is freedom. Loving what you do is happ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