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依家先寫波士頓馬拉松,唔好再早啲! 水係要24小時內抽的。

其實,我本來沒打算再寫下去。但假如寫作摱車邊都算是創作的話,可唔可以有啲新意呢? 寫到今日,仍是川內優輝,仍是個三幅被,睇嗰啲唔悶,寫嗰個都悶啦。

Having said that,這是收視保證而另類題材是註定仆街的。

我秉承「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精神,獻世嘞。

最壞天氣,最『細』跑手,最強意志

圖片來源

如果你去過蘇格蘭和愛爾蘭玩,你一定遇上過暴寒下的「橫雨」(horizontal rain),雨水就像子彈般橫飛,射在身上時,係痛到好似中箭咁樣。今年波士頓馬拉松就碰上百年一遇的惡劣天氣,股神畢菲特(Warren Buffett) 在評論2008年的金融海嘯時,講了這句後來膾炙人口的名言:「海水退潮時,就知道誰沒穿褲子。(You only find out who is swimming naked when the tide goes out.)」


在環境考驗來臨時,誰才是真正最強 (不是最快) 跑者,當下高下立判,無所遁形。

患有侏儒症,綽號「鎚仔」(The hammer) 的 John Young 站在起跑線時跟天氣說「冰雨,又有什麼好怕呀?」。他以5:58:45時間完成2018年波士頓馬拉松,pacing大概是13分鐘42秒一英哩 (mile)。

當大部分跑者要用35,000步完走42.195公里時,他要不停踏80,000步先可以抵達終點。Young 說已經十分習慣冷水 (撥個隻),訕笑和冷嘲熱諷。他選擇不會聽和懂得自嘲是『細』界級跑手。事實上,Young 是現時4位患侏儒症的跑者之中唯一一位完成了11場馬拉松,包括5場波馬和3場紐馬。

兩脇插刀的姊妹

圖片來源

今屆波士頓馬拉松,應該是我超愛的出爐紐馬女子冠軍 Shalane Flanagan 最後一次出戰波士頓馬拉松。但在跑了一小時後,Flanagan竟然要去流動廁所,這是絕少出現在精英跑手比賽時的,更出奇是 Desiree Linden 竟然慢下來等她,這充分表現 Linden 的體育精神和她跟 Flanagan 之間的姊妹情深。

賽後接受訪問時,Linden 說當時想到在這樣惡劣天氣,她無可避免會墮後,慢下來等 Flanagan 不會有太大影響。她跟 Flanagan 說她願意為她做任何事,包括破風助她突圍,她會「犧牲」自己成全 Flanagan,只要她開聲便可以。

圖片來源

兩個人,一條心。為的是要在睽違33年後,美國選手能再次踏上波士頓馬拉松女子組冠軍頒獎台上。已是第六次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 Desiree Linden,儘管賽事中途曾浮現棄賽的念頭,但 Linden 仍是一路堅持,慢慢克服體感溫度只得-4度的情況下,逐漸加速放甩其他對手,過了心碎山 (Heartbreak Hill) 時才爆上來,衝過終點線時的時間更足足快第二名選手四分鐘之多,重奪美國從1985年以來失落的冠軍,可謂意義非凡。

日子沒有變得容易過,只是你今天比昨天強

圖片來源

從美國海軍退役的 Jose Sanchez 在2011年於阿富汗服役時受傷使得左腿被迫截肢,事後花了五年才走出陰霾,2017年他穿著義肢、手拿帶有軍中同袍們簽名的國旗完走波士頓馬拉松,Jose Sanchez 激勵人心的行動令他迅速網紅。他今年再接再厲,在眾多精英選手DNF時,他以鋼鐵意志完成賽事。

賽後 Sanchez 話惡劣天氣中跑馬拉松就如人生。

我就會話正如壞天氣十常八九,人生中總會遇上幾個像方小姐一樣的賤人,沒啥奇怪,日子不論有多難過,明天還是要一早起來,做回一個人,繼續生活下去,明天的你總比昨天強,這個就是人生!

波士頓馬拉松展現了人性的光輝

圖片來源

大家一眼便認出號碼25918跑手是戴招牌牛仔帽的 Carlos Arredondo,他以6:50:06完成賽事。吓! 咁慢都要介紹?!

圖片來源

Carlos Arredondo 是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恐襲中的英雄,爆炸發生後,他第一時間走到雙腳被炸傷的 Jeff Bauman 身旁,提供急救。

在今年暴寒暴雨中,有年長跑者支持不著,出現低溫症,跑手 Yocheved Wylen 和一位 Bruins 的擁躉扶著他衝過終點,這就是人性的真善美。

Sarah Sellers到底是阿水

圖片來源

除了市民跑手川內優輝勇奪男子組軍方之外,26歲的俏麗女護士 Sarah Sellers 同樣為波士頓馬拉松帶來驚喜,她以2小時44分04秒拿到亞軍,僅次於2小時39分54秒的美國跑手冠軍 Linden。

Sellers 是在美國阿里桑那州 Tuscon的Banner-University 醫療中心任職護士,去年她參加 Huntsville 馬拉松跑出2小時44分27秒BQ。

沒有經理人、沒有贊助商,Sellers 每天都要在醫療中心工作10小時,有時可能是凌晨4點在工作之前跑步,又或者在晚上7點收工之後跑步。今次波士頓馬拉松之前數個月,她自行訓練,每周練習6天、每天都跑16公里,累積足夠訓練才出戰波馬。

Sellers 的教練 Paul Pilkington 認為她勝在鬥志頑強,雖然她身型比較高,在風雨下作賽可能比較吃虧,但沒有影響她的發揮。接下來,Sellers 下一個目標是2020東京奧運,她想以2小時37分達標,出戰東京奧運馬拉松。

阿婆跑得哂,一定有古怪

圖片來源

當 Runner’s World 轉載 The Boston Globe 這一幀圖片時,報導85歲的婆婆 Katherine Beiers 是最後一批跑手通過 Newton 時,網絡上的跑圈立刻起哄,問究竟阿婆跑唔跑得哂? 成千上萬留言想知道85歲阿婆的馬拉松故事。

在許多人心目中,她跟 Desiree Linden 一樣都是地上最強跑者。她贏得所有人的尊重,更惡劣的天氣都阻止不到她要跑下去。

阿婆,我以後再無藉口放棄了。

Beiers 是波士頓馬拉松常客,已經完走了14次,去年她以84歲零7個月高齡,以6:04:07成績跑完全程,成為有史以來年紀最大的完賽跑手。

Beiers 婆婆最愛的恢復飲品是啤酒。(A beer is my recovery drink)

Beiers 今年以7小時50分鐘成績跑畢全程。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319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波士頓馬拉松] 不完美中見完美的波馬
[佛系跑手] 四徑生還者 黃浩輝有個五年大計劃
Fitz Running 跑步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