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zter 衝了 TransGranCanaria 的線,隨即往另一條線衝

全球疫症蔓延,歐洲戰火蓋天,居港之匈牙利藉跑手 Eszter Csillag 帶著兩個女兒,2月尾從香港飛去西班牙大加那利島,參加 TransGranCanaria Classic 126km 越野賽,她衝完了線之後,又往另一條線去衝,由西班牙走到匈烏邊境,在炮火隆隆的烏克蘭隔鄰,幫忙接待逃到匈牙利的難民,見識到真心 technical 的路!

TransGranCanaria 2019

好technical 的TransGranCanaria

凡事總有一個因,兩年前 Eszter 首次參加 TransGranCanaria,那時她賽前沒有加強攀升訓練,對賽道不熟悉,賽事在晚上開始,她在當天下午1點才抵達, “Do your best, God will do the rest”,她顯然沒有做好第一句,所以上帝沒有出手。結果她跑到30K就 DNF,還拗了柴。

“But once you have a DNF you also have something in your mind reminding you that there is a race which needs to be completed. I felt I need to face this ghost and make it done.” 這是 Eszter 未圓的夢,未撫平的創傷,腳便不能停下來,這是性格位。

加上香港的疫情在3月瞬間惡化,Eszter 計劃在比賽完了之後,讓女兒 Emma 在家鄉匈牙利布達佩斯上學校,待香港的疫情穩定了才作打算。她找了母親去 Gran Canaria 幫手湊女,也邀請了有經驗的弟弟和私人教練組成了她的 support team,更重要的是熟研賽道路況 – yes, 首先要 do your best。

TransGranCanaria 2019 official video 截圖

大加那利島靚到冇朋友 (The Official Gran Canaria Tourist Website)

在大加那利島舉行的 TransGranCanaria,是 Spartan Trail World Championship 系列賽事,吸引了很多歐洲頂尖的職業選手參加。其實邊位聽過大加那利島 (Gran Canaria) 請舉舉手? 兩位,一位是地理教師,另一位一定是旅遊達人,因為那裡不為人熟悉但風景靚到冇朋友,被稱為「微型大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生物圈保護區 (Biosphere Reserves)。

Gran Canaria 是西班牙屬土,位於大西洋中的加那利群島 (Canarias) 一部分,在摩洛哥以西100公里處,隔海對著西撒哈拉,淨聽這些名字都感覺到那份火星 feel。

(寫《撒哈拉的故事》的三毛,就曾經在大加那利島居住過,文青野我再寫就會見底了)。

路線是跨越大加那利島 (大會官網)

大加那利島由火山噴發形成,特別多山峰,路徑多石。地理形狀呈圓形,直徑大約是50K,面積1,560平方公里,最高海拔1949m。賽道會經過島上第三高峰 Roque Nublo (1813m)。

TransGranCanaria 越野賽主要分 126K Classic (升7000m)、62K Advanced、43K Marathon及其他給新手和親子的短途賽。Eszter參加的Classic在3月4日晚上11時開始。她在初段出了些狀況,頭40K極度冇胃口,約4個多小時完全無進食,絕對影響表現,而且長途賽不能補充能量會有災難性後果,幸好80K後慢慢恢復正常。教練賽後分析以她當時的狀況,慢冠軍那位選手1小時15分衝線已算不錯了。Eszter 同自己說: ” So this is how I take it. But honestly, I wanted a better time.” – 看見她的另一個性格位。

路況崎嶇多石 TransGranCanaria live streaming 2022 截圖

Eszter 形容大部份路況都十分 technical,要攀越很多大石,走了20K已經滿身泥濘。Technical 不單是連綿的高峰和崎嶇的山徑,更大考驗是克服極端的天氣。大加那利島3月份的日均氣溫是22°C,對越野賽來說原本十分 friendly。不過這只是地面的情況,當上高過1500m的山峰,天氣開始露出猙獰面目,同你反面。氣溫驟降至單位數字,還刮起強風和凍雨,能見求度極低。

Check point TransGranCanaria live streaming 2022 截圖

Eszter 去到賽道的最高峰 Roque Nublo (1813m)時,氣溫只有4°C,能見度接近零,她說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跨越了山峰,只是低頭望著前面幾步的路徑而行。要命的是剛在山頂與刺骨之寒風戰鬥之後,當下降至較低水平的峽谷時,氣溫又變得異常溫暖,特別是最後的35K,渾身冒汗,走了幾次冰火二重天,嘗盡人間冷暖氣。

約80K,Eszter守在女子第6位,最後以第5名衝線 ( Transgrancanaria HG 2022)

因為進食的障礙,Eszter 在初段80K的總名次 (男女合計) 大部份時間在40-46之間徘徊,80K後問題解決了,逐步追近,最後以17小時15分衝線 (全場女子第5名,組別第2名,總名次33),可以上台做podium runner!

Eszter 抱著細女衝線,生命一體 (大會終點錄影截圖)
女兒不離身,不用箭咀指示誰是Eszter了

好 technical 的匈烏邊境

2022年2月24日,烏克蘭人不會忘記這天,某東面大國動員十多萬軍隊入侵 (據聞如果用「入侵」一詞描述這場「軍事行動」,在該大國內會以製造 fake news 罪名被控),數以百萬計烏人朝不保夕,流離失所,開始向西湧入鄰國,波蘭、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和 Eszter 的祖國匈牙利首當其衝。

3月5日 TransGranCanaria 越野賽結束,Eszter 見到全世界的電視都影著近似的畫面,烏克蘭難民扶老攜幼,有些更拖住隻狗抱住隻貓,生命共同體,不離不棄,在泥濘的路上徬徨無助,一步一步向著陌生的國度砥礪前行,為的只是求生存,相信沒有比這更卑微的渴求了,這條是超級 technical 的人生路。看在眼裡,Eszter 開始向另一條線衝去。

Eszter 與在 TransGranCanaria當義工的男士,一起走到匈烏邊境,穿起另一套義工服
湧入歐洲鄰國的烏克蘭難民數字 圖: Operational Data Portal

她帶著兩個女兒返回布達佩斯,安頓下來後。駕了3小時車 (來回是6小時),去到匈烏邊境幫忙接收難民。根據 Operational Data Portal 3月12日的數字,有246,202名烏克蘭難民逃到匈牙利,全部難民總數是2,698,280 (直至3月12日)。面對一場荒謬和不義的戰爭,無論政府和人民很難得都站在同一線上,齊心向難民施以援手,送上飽餐和溫暖。

“Although Hungary had the reputation of not receiving refugees, this time almost everyone is involved in one way or another.” Eszter 感到一份 team spirit。

>

在匈牙利邊境的難民中心 圖: Elekes Andor – Own work, CC BY-SA 4.0

難民可以免簽證進入,並可在歐洲免費乘搭交通工具。很多 NGO 在邊境不同的村落和火車站設置救援中心。更難得的是十分多的匈牙利人接待難民入住他們的家庭。Eszter 便接載了9名難民去她的家中居住,並開車送一對母女去機場,轉飛去羅馬尼亞投靠當地的朋友,但他們表明終點站一定是返回烏克蘭,令人動容。

Eszter與烏克蘭母女合照,跟著送她們去機場飛羅馬尼亞,但祈求終點站是烏克蘭

Eszter 說就她所見,絕大部份難民都是婦孺和小孩,因為男人都要留下,與超屈機的某大國戰鬥。亦可以想像到將來會造成多少個破碎家庭,失去了父親、丈夫、兄弟,他們的犧牲只是用來換取某大國的安全感,你能不懷疑人生嗎?

若想付出一點點幫助烏克蘭難民,CNBC 整理了30 間有最高評價的援助烏克蘭機構,並根據不同的服務和設施分門別類,讀者可以自行參考選擇。Eszter 亦搜集了當地捐助難民的途徑 Magyar Máltai Szeretetszolgálat。路雖漫長和technical,但若知道在遠方有人關懷和同一心跳,就會有動力和希望撐下去,在亂世就係要喱啲!

“Mom, I wanna go home” Poland, March 8, 2022. REUTERS/Yara Nardi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 YAS BYKE 踩車保 保障全港所有單車可行走的公路,任何想踩車的地點都可受到保障,覆蓋更加全面! 作為 YAS 的合作夥伴,Fitz。 讀者可享有限時1次 BYKE Pro 完整體驗! 把握機會為自己加添一份更全面的保障! 了解更多 BYKE Pro 詳情,請瀏覽此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從TransGranCanaria越野賽到援助烏克蘭難民: Eszter Csillag走過兩條好Technical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