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佬哥的時候,父親任職麻雀館,收工時總會買點小吃,像糖不甩,葱糖夾餠,鹽焗鵪鶉蛋,啄啄糖等帶回家給饞嘴的母親大快朵願,豆丁的我當然也有幸品嘗一點,有一次在家看電視上在播粵語長片,忘記了是那一套電影,謝賢約了大美人嘉玲吃飯,去的是一家西餐廳,點好餐後一會兒侍應端上來的是一塊鐵版,上面有一堆肉一些薯仔蕃茄等,然後謝賢嘉玲拿起白色的餐巾擋在面前,侍應生把一個銀色器皿內的汁醬倒到鐵版上,” 泎” 的一聲輕煙四起,嘉玲被逗得笑靥如花,謝賢則依然是那個招牌的 Cool Cool 笑容。我好奇的問父親那是什麼東西? 怎麼會出煙的? 是不是那餐廳火燭了? 父親笑笑回答,那叫西餐,你如果測驗九十分以上,我就帶你去吃好了。

我測驗達標後的一個週末,父親帶我步行到油麻地碼頭,坐渡海小輪過海,然後再轉乘電車到了灣仔一個球場下車,目的地原來就在球塲傍邊的對面,上了二樓坐下點餐,我終於開了洋葷吃了我人生第一份雜扒,滿足的離開餐廳時我回頭看看,老大的招牌上面有餐廳的中英文名字,從此這名字對我就等於鋸扒等於西餐等於雜扒,餐廳叫 Boston 波士頓。

波士頓餐廳開業 圖: 昔日香港

直到我開始了跑步。

波士頓馬拉松是六大之首,沒得抽籤,報名必需達標,不同年齡組別有不同的時間要求,18-34 歲要求曾經三小時左右完賽,之後的組別每組增加五分鐘不等,為之 BQ Boston Qualified ,對每一個業餘跑者來說,BQ 是目標,是認証,是肯定。基於年長的優勢,我去年終於達標,亦有幸入圍了 2020 年的波馬,但突如其來的疫症海嘯般掩蓋全地球,波馬先是延後繼而取消,改為 Virtual Marathon ,已經成功報名的 Runner 在你自己選擇的地方在指定日期之內完成 2.195公里的全馬距離,時間不限,再把成績上報就可被認証為完成了2020年的波士頓虛擬馬拉松,得到完賽獎牌及完賽 Tee。

人生難得一次的 BQ 遇上史無前例的世紀疫症,可謂Q不逢時,既無奈亦無計可施,加上大半年幾乎所有運動賽事不管是跑的游的三鐵的通通取消,運動場關閉海灘關閉泳池關閉限聚令口罩令,練習大幅度減少之下體能亦相應下降,準備這次 VBM 之前我預計完成時間大約不會太好亦不會太差,估計是3:45左右,5:20 Pacing 應該問題不大,加上我打算跑 30 圈的馬場大部份都是平路 Elevation 不大, 根據我最後一個月的訓練數據,Sub-4 好像是手到拿來……But,事實又再証明,我太樂觀太少看老天了。

連續好幾天的陰涼天氣,加上起跑前的小雨,我依然估計四小時的路程會是最舒適的氣溫,好助我安然如常 Sub-4,加上一大班 MidAgeOn9 院友到場打氣 support 及分段陪跑,0700 我信心滿滿的起步,以 05:15 pacing 開始我的跑馬地波士頓馬拉松之旅!

開始的幾公里恰似預期,沒什麼風但天陰陰非常適合長跑,10公里之後看著天上的雲層陸續飄走,刺目的太陽慢慢出現,氣溫不斷上升,最後幾乎萬里無雲,陽光變得炙熱,我知道我遇上了一種可怕的雀鳥,叫 “金翅仆街鳥”!

25公里之後天氣熱得好像盛夏一樣,氣壓亦低得令我覺得呼吸困難,但鬥志令我繼續撐下去,汗出如漿帶走了我不少體力,幸好一大班 MidAgeOn9 院友輪流陪伴在側,冰水運動飲料及能量 gel 源源補給,輪流的鼓勵,每一兩個圈換一批院友陪跑,令我再辛苦也堅持下去!

30公里之後我已經知道 Sub-4 無望,但完成賽事是每一個 Runner 最最起碼的要求,烈陽之下我努力的一步一步的跑,真的跑不動的時候改為快步甚至步行,總之絕不可以停下來。35公里,感覺比我之前幾次完成 Half Ironman 70.3 的辛苦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好像我第一次的大阪馬拉松後段一樣舉步維艱。

40公里,最後兩圈,接近完賽的安多酚令我回復了一點兒體力,十多位院友跑出來預備跟我一起衝線,靠著這股力量,我終於完成了經驗中最辛苦的一次馬拉松賽事,完賽時間是我近幾年最差的,但卻是一次非常難得及享受的賽程,因為我是第一次並非用我自己的體能完成賽事,這一次的虛擬馬拉松,我是依靠友誼完成,沒有你們的支持及陪伴,我不可能完成這42.195公里的30個圈!

完賽獎牌將會在提交成績之後一段時間速遞到香港給我,到時候我會帶上獎牌,到波士頓餐廳再吃一頓雜扒,跟天上的爸爸說: 爸爸,我完成了波士頓的測驗,沒有九十分,但我依然跟你一樣獎賞自己來波士頓吃西餐了!

下一次的波士頓馬拉松,波士頓見,Finger Cross!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雷彬冶文
老餅廣告人,資深美指。貪威識食,惡死睖瞪,腌臢腥悶,姣斯躉篤!熱愛運動,業餘中嘅業餘三鐵運動員,酷愛貪靚臭美程度至長期健身控制飲食,考埋 PT 教練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