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怪獸仔走怪獸的路 | 在五桂山專訪曾福祥

 

為呢樣嘢曾福祥商管畢業唔入商界
一個原因怪獸仔獨個兒出走尼泊爾
因為呢件事怪獸仔十多年都放唔得低伍家朗……

其實好討厭呢啲呃讀標題黨,奈何今時今日絕大部份的吸睛工業都在鬥低能,我也要墮落如斯,跟大隊走,不過我有一個強項,就是原諒自己!

人生若缺少了這塊missing puzzle,便不完全。所以做怪獸,雖然霉,但型

當所有人向右走,你向左走,你會被人稱為怪獸,我做唔成怪獸。

係香港做全職文青、運動員、藝術家 – 型,但一定霉 (除非女有明禎或男有天樂外型),曾褔祥 (怪獸仔/怪獸sir/Ferdinand Tsang) 28歲,中大商管系畢業,就快擁有碩士學位 (運動科學,還欠一個semester),佢選擇做全職運動員 (係香港喎),佢係怪獸。做怪獸有冇壓力? 孤獨嗎? 做怪獸幾時買到樓? 識唔識到女仔? (我就係咁膚淺,但我覺得你都會想知囉)

唉,衫都冇件,做怪獸幾時可以上到樓?

今次我攞條命出嚟做專訪的地方,是跟怪獸仔上調景嶺的五桂山,是他的街坊路後花園,其實條山徑同怪獸仔一樣,好溫和,我唔洗刻意扮無嘢,可以專心同佢傾偈,也可飽覽將軍澳藍塘海峽。

冇提我深呼吸收肚,攝影師已收到警告

「我住調景嶺,細個果時唔知原來可以爬過呢坐山過去觀塘。」怪獸仔憶述。
「你細個果時地鐵未通到去將軍澳。」我好隨意回應。
「我細個果時已經通左啦。」
「嘩,今日天氣真係好涼爽。」

從山路錦標賽看怪獸仔心理素質

「星期日 (23/4) 的山路錦標賽應該是場重要的港代表選拔賽,你跑第四,滿唔滿意?」梗係唔滿意,仲洗問,其實問題是: 你星期日搞乜鬼?

「果日我發揮唔係好理想,跑到接近30公里時腸胃出現問題,果時同聰sir、阿歹、鷹鷹一齊傾住偈跑都OK,但去到 CP3 感到好多胃氣,想嘔,佢地三個已走遠,我開始有負面思維,會唔會守唔住前列位置? 甚至諗過好唔好quit。」

「這是場選拔賽,跑唔到前列位置,可能連代表香港的資格也沒有,果刻會唔會好灰?」俾著我係超級深灰。

雖然中途腸胃出現狀況,怪獸冇選擇quit,因為唔想輸俾自己

「會有一刻閃過,不過我有更強烈想法,就係唔可以俾我啲學生見到一有狀況去唔到名次就唔跑,要唔好輸俾自己。而且一場比賽唔代表永遠,日後還有好多比賽等著。」

「你都會諗埋學生點睇,因為你現在是位教練,呢個role有影響你啲決定?」
「絕對有。」

「越野跑有冇乜嘢目標會想達到?」
「其實我今年都算幾豐盛,代表過香港去泰國的世錦賽,又同聰sir佢地組隊攞左毅行者冠軍,仲破埋紀錄。長遠都希望可以係一些國際大賽去到一些名次,十名或廿名以內。但未有確實路線圖時間表。

首次代表香港參加世錦賽,各位觀眾,五條煙

另一方面我都想喺路跑有進步,疫情期間我較專心操路玩馬,後來山賽返嚟玩番山。而家山賽off season,我會跑番多啲路。我現在跟王春榮教練在沙田運動場操路跑。希望可以跑馬的成績有進步」

「你而家馬拉松的時間幾多? 想做乜嘢目標時間?」
「我嘅馬拉松時間係2:48,希望有一日去到2:3x。」

「其實操路比操山辛苦,係運動場衝圈以秒計,好計算好易同人比較好有壓力。而且同一方向無限輪迴,要捱到悶,唔係我嘅強項。不過要山賽有突破,必定要有路跑底,好功能性。」相信阿歹就是最佳人證,他講過冇一個踢波嘅人會鍾意跑路,但他跑馬的時間是2:29 (東馬PB),他在田總的山路錦標賽(53.6K)以6小時11分壓過聰sir同鷹鷹第一名衝線。

出走尼泊爾尋回 born to be

「山路錦標賽前,你去左尼泊爾一個星期,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一般嚟講,唔聲唔聲一個人去尼泊爾,離不開三失:失戀、失業、生意失敗。

「其實我好鍾意自己製造一些目標,有目標至產生動力。我也喜歡探索,將自己放係未知嘅領域,我大學時試過solo踩單車環台灣,畢業時同幾個中學同學由雲南踩去西藏。係香港上山你唔會有那種好擔心、好探索嘅感覺,一個人去尼泊爾就想搵番呢種感覺。」

>

四頭怪獸,由雲南踩單車去西藏

「係尼泊爾可以一個人亂闖,周圍行下山做下 training,好 free,可以思考人生 (唔洗淨係得懷疑),做番個全職冒險家同運動員。」

年輕就是任性
怪獸仔內心深處藏著探索世界的一股躁動,終於可以釋放出來,真幸福

「你鍾意探險?」
「係,我做過Personality Dimension (https://drmotivate.hk/personality-dimensions/ ) 性格測試,我嘅 major color 係橙色 (Resourceful Orange),追求自由,走自己嘅路,尋求刺激、樂趣,希望造出成績和衝擊。我細細個已想成為冒險家 (如果 resume 填呢個職業肯定第一輪已俾 HR out左),以為做左好多 adventure,但仲有好多都未做….」
「你阿媽一定好擔心。」怪獸仔都係外表斯文,內裡 open 啲 friend。

「我唔想人生只得跑同爭勝,好多事情自己未經歷過,未有機會未有時間去嘗試,好希望自己 strong enough 去做,唔好錯過,呢個感覺一直放係心裡面,冇放低過。」

「你放左係一個 private corner,你2017年去跑MDS (Marathon des Sables 在摩洛哥撒哈拉沙漠舉行的超級馬拉松) 就係聽到呢個 calling?」

「絕對係! 嘩,去沙漠喎,摩洛哥喎….」怪獸流露了情深款款的眼神,這是男人的浪漫。2017年他扯住KK (陳國強) 和聰sir衫尾,聯同幾位大學同學組隊完成了這位冒險家的一項小小任務。

撒哈拉沙漠超馬,人地兩大高手都唔著鞋,證明怪獸當年未係同一級數

「我經歷過好享受勝利同掌聲嘅階段,有好多人關注覺得好正,但過得一段時間就覺得有點迷失,好似遺忘了最真實的自己,其實去 explore 呢個世界才是我的 born to be。」

我聽到這裡有少少起雞皮,我好似同自己的 born to be 失散左好多年,真係要 add 番佢做f riend,關注下佢,不過唔知仲認唔認得佢?

「呢一塊就係你嘅 missing puzzle?」
「Yes,無論你幅 puzzle 有幾大都好,只要有一塊missing,生命都不會完整!」頂,唔好再講!

出走尼泊爾,尋找那塊missing puzzle

怪獸仔的出軌 (標題黨出沒注意)

「你讀 business,點解唔入番商界,做埋啲出軌嘢?」
「我讀大學時都諗住入商界,我阿哥都係讀 business 再從商,連我阿媽都係咁期望我。玩完 MDS 之後我發現真正嘅自己,在我未確定前路之前,我會先用排除法,剔除我冇咁想嘅方向,包括我唔想係商界打滾做金融才俊。」
「原因是…..?」

「我唔鍾意返 regular hour,要坐定定,困死係香港。而且大家都好似係行呢條 ABC path,我覺得唔一定要跟住 ABC 嚟行,想試下 DEF 先。」
「你係包拗頸啲 friend。你有冇啲朋輩壓力?」
「有㗎。我係中大善衡書院,善衡好多都係讀書好叻,有好多醫生律師嘅專業人仕,同peers比較一定有壓力。但唔應該用職業或者獎項去 define 一個人的成就,係好表面。我覺得只要你搵到你喜歡做的事情,盡力去做,係局限之中能夠去到最盡做到最好,已經係一個好故事。」這位28歲的年青人,有著歷盡滄桑的智慧。

「有冇信念動搖嘅一刻?」
「一定有,其實同樣道理,如果當初揀左從商,都會有一刻質疑自己點解唔利用好短暫嘅運動生命去做個全職運動員? 所以首先要接受自己嘅選擇,知道要付出乜嘢代價。」
「舊年的山路錦標賽,造就左我同阿歹、KC一齊,大家都係揀左呢條路,互相都會好明白,好多時我地都約埋出嚟跑步吹水,一齊成長,互相支持。」互助互勵又互勉,那怕去到遠遠那方…… (嘩,好出賣年齡系列)

三個唔著衫嘅男人(左阿歹,右KC),走一條相似的路,I know that feel bro

今年的山路錦標賽前一晚,我同阿歹講,無論聽日嘅結果如何,我都會好感動,感動嘅位係過去一年,我地3個仍然繼續係呢條路上面努力。」感動x2。

「我問鷹鷹一年參加幾多場比賽,佢話60場,吓,一年得52個禮拜,你唔會攰嘅咩?」
「佢話攰㗎,但佢笑住口咁講,其實 feel 到佢果份雲淡風輕,悠然自得。我覺得要去學習佢苦中作樂同 enjoy 過程嘅心態。」

輸過 21比1 俾伍家朗

「最近香港冰球隊成為熱話,根據報導,香港女子冰球隊在2017年對日本隊,輸過46比零,即係平均 45秒就被對方攻入一球,但今年佢地在組別奪冠。你人生中有冇試過輸46比零咁黑暗嘅一刻?」
「輸46比零就冇,但試過輸21比1,我中學時係羽毛球校隊,在校際比賽遇上了少年伍家朗,結果有一局俾佢大炒21比1。」

「你有冇好大打擊?」
「有,我覺得好唔甘心,果晚我寫低: 從今日起,一定要俾心機,繼續努力練習。不過只得3分鐘熱度,好快已經放低左。」

「你寫低左?」
「我有寫日記嘅習慣。」估唔到而家年青人嘅世界,仲有人寫日記,唔係怪獸,直情係恐龍級。

怪獸仔偽文青的一面,又實力派,又偶像派,總之殺晒

「記得係疫情期間我係將軍澳參加一項10,000米田徑賽,果日我跑跑下覺得自己不在狀態,做唔到好嘅時間,中間就 quit 左。完左賽事我覺得好唔開心,坐埋一便好耐,覺得唔可以因做唔到成績而棄賽。」

「我帶跑班做 coach,最重要唔係去打造一隊 elite team 上台攞獎,係希望俾到每個學員有個人突破。我試過係中大帶一隊女子隊玩毅行,佢地目標時間係30多小時內完成,對好多玩開山嘅人嚟講,唔洗練都得啦。但佢地完成了之後那種喜悅和興奮真係好 high,我心諗洗唔洗咁開心,但對佢地係好大嘅突破同成就,做教練就係要呢啲。」其實做人都係。

婆媽是成長的印記

「做左教練,會顧及多些別入的需要和感受,不可以只跟自己嘅看法。我 Personality Dimension 嘅副色係藍色 (Authentic Blue),即係追求和諧平衡,人際滿足,多些 empathy。」

「但你要顧及咁多嘢,特別是別人感受,會有好多包袱,變得婆媽,唔夠果斷?」我係進攻型訪問者。

「都會,所以我會學識switch,當做教練時,係有需要婆媽一點,唔可以咁自我中心,唔可以想去肯雅訓練就拋低晒啲跑班唔理。但當做運動員時,我會 switch 番去果斷 mode,只走自己嘅 pacing。

做左教練,顧慮的事情也多了,婆媽左定成長左? 誰能計清楚?

「不過 overall 我都想任性一點,做個小朋友,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有邊個唔想,人大左就唔可以咁灑脫,實有幾個包袱跟身,經濟責任、男/女朋友、家庭小朋友……,不過呢啲「包袱」也為人生帶來色彩 (考通識科要咁樣答)。

其實婆媽、果斷、固執….,都只是一個 label,好片面,好傾側,好 biased。「婆媽」美麗嘅另一面是審慎、周詳、成熟、全方位考量,是成長的印記。「果斷」黑暗嘅一面係衝動、魯莽。最重要是識得smart switch,要果斷出果斷,要婆媽就出外婆同阿媽。在我面前的曾福祥,絕對是頭 smart monster!

彩蛋

「你住調景嶺,你係九龍東教班,以前打羽毛球,其實你拍拖未?」
「嘩,好直接嘅問題。」係咩? 我覺得已經好婉轉咁問。

說到愛情篇,此時我地剛巧行到去一個分义路口,一面去藍田,一面去番調景嶺咁上下嘅位,其實怪獸仔已經不知行過幾多百次,但竟然係呢一刻佢係迷左路,入錯左路口。

收到,搞到人迷路,呢啲位要變番做藍色,要顧及他人感受,不要驚動愛情!

訪問去到尾聲,我俾左一份功課怪獸仔:「你全馬跑2:48,俾一年時間你,令自己跑快10分鐘,做到2:38,你夠唔夠膽接呢個挑戰?」

「夠膽呀!」怪獸仔答得好快,仲配一個堅定眼神。
「而家係2023年4月24日,我返去會寫低呢個挑戰,做到有乜嘢獎勵先?」

你仲年輕,有時啲嘢,又唔洗咁認真!

立此為記

成個訪問有片,有些內容沒有在文章中提及 (例如點解搬左去大埔暫住左一段時間),遲幾日記住去 豐山跑Youtube Channel 望望,如果 subscribe 左就方便啲 (今次得呢個廣告位)。

怪獸仔送贈了兩盒由尼泊爾帶回港的茶葉給我同 Kazaf,所以呢次描述怪獸仔份人又堅強又有智慧 (希望日後的被訪者留意番)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