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式蓄水池未被發現的主教山頂 圖: Google map

曾經有一個古蹟在我的腳下,我沒有珍惜,等到俾人拆卸封鎖之後,才追悔未及出 post,不夠敏感,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2019年1月,香港未進入亂世,未有限聚令,豐山跑越野班成立,我是首屆學生之一,共有之七,新成立,教練 KFC 當然話推崇小班教學,明白的。在晚上搞越野班,仲要係石硤尾體育館咁市區上堂,會去邊度奔林路、攀高山? 同學們心裡都懷著問號。

第一堂熱身後,教練跟住操 hill repeat,跑斜坡 (是堅跑,我覺得人類同動物的分別,是人類唔會跑斜坡),講到好輕鬆咁,但我開始有少少後悔。終於到了 main course,上山。教練帶領我地一眾同學跑去 (行去唔得嘅咩?) 位於大坑東遊樂場旁的主教山,但顯然沒有人聽過,更不能想像與太子地鐵只有10分鐘腳程的地方會有座山。

被水務署鏟平山峰及拆卸了部份蓄水池 圖: AM730

我們沿大坑東道右轉入棠蔭街,見有石級上山坡,大家開亮頭燈,經過約10分鐘行到由晨運客建造的帳蓬,散落簡單的枱椅,此時聽見狗吠聲從四方八面傳來,同學在漆黑的環境中,看見幾對閃亮的眼睛在草叢中窺伺,大家都感到驚慌。

上山頂路經的晨運場地

再沿林路行5分鐘,接近主教山的頂峰。見有路牌寫著「同心徑」,教練說環繞「同心徑」跑一圈約300米,有上落坡,混合了林路、沙地、石屎路、石級,具備多元化路況。他帶我們走了一圈,果然是理想的短途越野操練,但沿途狗吠聲彼起此落,近在腳邊。

同心徑

教練開始作計時跑圈,話要計時,同學們的人生又認真起來,在這個主教山峰奔馳。一圈回來,時間好快,教練都表示滿意,但同學卻表示驚嚇,有些說有隻小白追他、有些說有隻小黑站於路旁蠢蠢欲動,所以大家都奪命狂奔! 特別是同學K,孩童時有被毛孩追咬的慘痛陰影,更加快步伐,造就了一圈的 FKT。大家開始懷疑主教山上的狗是否教練的佈置。

主教山頂「同心徑」是我們的主場,常作繞圈計時和接力賽

從此以後,主教山被我們改名為「狗仔山」,也成為我們其中一個主場,同學亦慢慢習慣那些狗吠聲,只當是虛擬的音效,雖然不至於 add 咗小黑小白做 friend,但亦相安無事,牠們每次見到同學,都循例吠幾聲,跟住各自回家。

兩年以來,同學們在「狗仔山」流下不少汗水,也磨練出越野跑的技巧,教練有時安排接力比賽,大家都團結起來,頓時令辛苦的操練變得緊張刺激,回看那個「同心徑」路牌,perfect match!

疫情肆虐及限聚令下,跑班停了好一段日子,近日駭然見到我們的「狗仔山」主場,原來是一個古羅馬式蓄水池古蹟,但竟然被一班敏感度不足的官員在拆毀中,除了痛心,還明白那些小白小黑的毛孩,原來正守護著那塊方土,奈何只能發出吠聲!

感激石硤尾街坊芳姐的識見和爭取,才令逾百年珍貴的文化遺產保留下來 (唔駛去土耳奇睇)。官喎…!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我在古羅馬式蓄水池上面跑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