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戰勝自己才是神 | 專訪不斷向Joseph Yeung挑機的戰神楊志成
掟個彎啫,洗唔洗咁有氣勢

論外號,芸芸跑班教練之中,當以「戰神」最具氣勢。楊志成經常戴住副黑超,外型拗黑瘦削,骨格精奇feel,又往往100K接100K、一馬跟一馬地東征西討,成績耀目,好打得咁。

戰神也有另一面,雖然佢冇細細個去學跳芭蕾舞,卻是愛妻1號,屋企負責洗鞋,平易親和,上堂時同學可以間中同佢講下價撒下嬌:阿sir今晚唔想落A組咁chur、我B組都未ready喎……「咁呀,OKOK啦。」學員有學員的自由,戰神有戰神的溫柔,溫馨有家的感覺。

今次揭開楊志成兩面都是神之黑超背後。

約Joseph訪問,他問可否與太太Cherry一齊,buy one get one free 車厘子,當然歡迎。我們由朗屏站行上丫髻山,接近上次同小強做訪問的路線,他們都是天水圍的街坊,而且Joseph是小強粉,當向偶像致敬。

丫髻山人傑地靈,與小強和戰神夫婦的專訪都在此進行 (知道,下次要執執個look,唔可以咁大叔)

跑步由貪平報渣馬開始

「渣馬滿唔滿意?」我開門見渣馬。
「滿意呀,我同太太都做到萬金 (成為兩萬蚊家庭),我唔知香港有幾多對萬金夫婦,我哋係其中之一。」囂啦。

戰龍在野,神馬飛翔

「係唔係PB?」
「唔係,我做2:47,但達到原定目標。原本前一日是HK100,我諗住一山一路連跑兩場,奈何Cherry唔俾批文。但我有去support學生,由朝早7點係北潭涌到夜晚差不多7點,都走左廿多K,所以渣馬會行保守路線,唔博PB。我自己PB係2:46,是前幾個星期在台灣做的。」

「2023年11月至12月,連續8星期跑9場賽事,每星期跑量必過100K,Translantau 140K、毅行者、黃金百里、港珠澳半馬、台北及廣州馬拉松…..等一個接一個。有些賽事是back to back。所以渣馬唔博咁盡,目標是2:50。反而我最想太太做到萬金太。」含情默默望向Cherry,Cherry回番對心心眼。

一夜夫妻兩萬蚊

Cherry說:「12月台馬第一次跑到PB 3:28,但渣馬賽道幾魔鬼,師兄說通常渣馬要加2-3分鐘。不過好多人都想做萬金,現場氣氛熱烈,我跟住身邊嘅人衝,途中遇上Joseph好友安爺師兄,佢免費提供激勵說話,好給力,最後做3:27,PB了廿多秒。」做得戰神太都唔簡單。

「Joseph你的山和路是怎樣開始?」
「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山賽是100K的毅行,第一個路跑是42.1K的渣馬。」真係冇有識死。

「我第一個毅行走左31小時,想加快速度,開始練習跑步,試下報渣馬,因為那時10K、半馬、全馬的報名費都係劃一價$270,我覺得除開每K都係6個4,而10K係$27,梗係全馬抵太多。但結果抽晒筋,因為跑得慢,CP嘅gel同能量飲品都冇晒。」大媽心態令神中伏。

「你幾時開始踏入運動世界?」
「我係台灣讀大學時,主要是跑步,但唔太認真。其實我自細打開功夫,小學時玩跆拳,一直去到大學前,我係黑帶二段。」果然係骨格精奇。

「Cherry你呢?」
「我跑路先,一直以完成馬拉松為目標。初馬以5小時完成,覺得目標已達。從此可以放低跑步呢件事。第一次參加的越野跑是毅行,行左33小時,好辛苦,我有跑架,唔知點解都要33個鐘?」唔好以為睇完套「公司冇迫我跑馬拉松」就可以去跑隻馬。

幾sweet,證明老公冇迫我跑馬拉松

「因為你哋埋CP太耐,花了很多時間在休息、飲飲食食、吹水。」Joseph抵唔住頸,因為外星人去到CP通常秒出。
「都唔算好耐,都要抖下食嘢去廁所。」Cherry回撃。
「今日仲有啲寒寒地,你哋覺唔覺?」我盡力平息戰火。

享受長途賽的自虐

「你大部份賽事都係長途,四徑 (298K),UTMB、UTMF、Translantau,點解咁鍾意接受折磨?」
「我真係享受自虐,長途賽將你個人搾乾晒,當衝過終點之後成就感好大。好似人生,當捱過無比痛苦和困難之後,果種釋放同成就令人嚮往。」同世界最好飲嘅可樂是在鳳頂的理論一樣,有一種快樂叫痛苦之後。

「但係次次都見你笑住跑。」Cherry要挑機下。
「我以前係好痛苦,就係因為而家有系統訓練,有program跟,所以冇咁辛苦。」算你兜到,仲順便間接sell埋跑班,好嘢。

「下個目標是什麼?」
「我已完成六大馬,平均時間是2小時5x分,但做唔到六場都sub 3,因為有波馬同東馬兩場我病住跑,做唔到sub 3,我會補考呢兩科,希望有一個全sub 3的donut。出年有計劃會再去UTMB,報復上次被DNF之仇。今年嘅主要目標係路方面,好想做一次深啲嘅PB (深啲?),即係2:45內。」又係幾深。

夫妻同心,毅行奪金

去年尾毅行的熱門話題之一,一定係戰神造就了戰神太成為mixed team (另有綸sir和Isaac sir) 的冠軍,仲係全場第7名衝線。令Joseph 又可以話:「我唔知香港有幾多對夫婦一起完成毅行,我哋係其中之一,仲攞埋冠軍」(設計對白),其實Joseph好謙和。他還說感激太太願意俾佢用繩拖足全程,咁識氹娘娘開心,愛妻1號不是浪得虛名。

100K又好,100 miles又好,只想一生跟你走 (走得甩咩?)

「賽前冇諗過以冠軍為目標,只想18小時內完成。比賽期間我哋一直都唔太清楚名次,但一起步就盡力做。剛過了賽道約一半,到畢架山附近,支援團隊話俾我哋知只有一隊消防mixed team在前面,距離唔算遠。大家突然醒一醒,發現原來有機會爭標,於是腎上腺素激增,加快腳步。」又係堅持至見到希望的案例。

>

到走私坳站CP終於見到呢隊傳說中的對手,「佢哋出站,我哋入站,佢哋好多supporter,應該知我哋追緊。我哋冇停,即嘟(check in)即走,第一次追到是在城門大壩針山底,我哋上針山supporter時就俾粥我哋食,在針山同佢哋展開拉鋸戰,我同Joseph在前面,兩個消防在後面,再後面是綸sir和Isaac sir,埋身肉博,十分刺激。」 Cherry說來興奮。

只要係神隊友,supporter 不用多 (photo credits當然係馬木幾)

「過了針山,我哋開始領先,回頭看不見消防隊。到了大帽山波頂,落斜時我向前仆倒,帽同頭燈飛脫,兩個膝頭損晒爆血好痛,跟住小腿抽筋,因為已經差不多80K。不過同自己講,唔可以停下來,擔心被追過,於是忍著痛立即起身繼續跑。去到連姐,我哋只快消防3分鐘。到環塘時已入黑,前前後後只睇見一堆燈,分不清那隊是否消防,氣氛緊張。」

兩條長長的血痕,一顆爭勝的鬥心,造就14小時的毅行紀錄

最後8006小隊,以14小時51分衝線,快過亞軍的消防隊約16分鐘。也創造了夫妻檔成為mixed team冠軍的歷史,成為一時佳話。其實Joseph 在上屆毅行夥拍浩聰、怪獸 (曾福祥) 及胡文津,已經以11小時38分破了香港的華人隊紀錄。今屆護妻拖妻下,更締造了另一項浪漫的神紀錄!

(補充資料,Joseph與浩聰等創了毅行紀錄後,因身體不適入了醫院兩天,在緊接的週末再出戰Salomon 100,還勇奪全場總冠軍,有幾快? 他說用了4分鐘由針山頂落到城門大壩。不要問了,大家向神俯拜吧!)

好友火車sir在終點,迎接這隊踏著彩雲而來的神奇mixed team

UTMB 的成與敗

「去年嘅UTMB係我一次失敗之作,因為我準備不足。但唔係操練唔夠,因工作關係,我只能提早兩日到Chamonix,沒有足夠時間在當地適應高山反應,結果出事。」

躊躇滿志,卻飲恨而回,I’ll be back

「比賽期間我不停地嘔,身體好唔舒服。去到約99K埋CP,有個法國醫生對我講左一大輪法文,我唔知講乜,跟住佢就用把較剪剪左我條帶。如果唔係佢剪帶,我會休息一輪再上路,因為我仲有大把時間。」

神也有倒下一刻,唔緊要,咁至可以開拍復仇者續集

「Joseph用了12個零鐘已經去到CP附近,但我睇住個live track,果度5K平路佢超慢,用左3個幾鐘。於是我打電話俾佢,佢話我而家嘔緊,至知佢出事。我叫佢盡快埋CP處理。」Cherry當時support Joseph,萬分焦急。

「我懷疑你係夜晚冷親,我係30k嘅CP (Les Contamines) 做support,見向付召到左冇幾耐你就到,個樣仲好輕鬆,但你只著件短袖衫,明顯唔夠。」
「係呀,凌晨去到高山,兩邊係雪,好大風,我只著住件Tee加手袖,超凍,但我唔想停低嘥幾分鐘係背包搵外套,想爭取時間。後來俾Cherry鬧至著番。」
Cherry連忙說:「下次我會將件風褸捲起放係條腰帶,等佢容易攞到,唔可以唔著。」係愛的迫著呀。

Cherry跑OCC,愛妻1號自然攜手衝線

「那時我只用了15個鐘,距離43.5小時cutoff time,我是有極充裕的時間去休息復原,果次被DNF真係好遺憾。」

Joseph飲恨而回,證明人生劇本,自己寫一半,上天寫一半。上天個part我哋冇得干擾,唯一可以做的,寫好自己果半,Joseph呢part力已盡。

人生劇本,天一半,人一半,有你同行,再一人一半

「去UTMB之前我好用心操左3、4個月,因為我最大的弱點係捱唔到眼瞓,通宵跑山只得6成功力。所以特登係收工之後去大帽山做hill repeats,夜晚約10點到,做到翌日,總共用了12小時,走左100K,5千幾攀升,模擬番UTMB的處境。除了練攀升同捱眼瞓,仲要操埋速度,想做好少少時間。」

「UTMB是170K,後段一定攰,為左熟習後段的狀態,我日間返工仲去跑步,損耗體力,夜晚才走100K,順便練埋夜晚自己一個人係山上磨。但到左凌晨4、5點,堅眼瞓,要自己冚自己至捱過。」

可以咁樣自己迫害自己,一係自虐變態佬,一係正貨戰神 (高仿做唔到),why not both? 嗯…..,唔排除呢個可能。

四徑戰神

「四徑係我另一個想再挑戰嘅目標,我想做一次50小時內。其實2022年參加四徑已經有呢個目標,可惜我係衛徑時傷左,最終只能56個鐘完賽。」用56小時跑完298K仲覺得有少少遺憾,真係好難理解。

「第一條麥徑我用了13小時完成,有留力,輕鬆,跑完好似未跑過咁。」呢啲係人話咩?

「當跑第二條衛徑,去到一半腳腕好痛,到藍田搭地鐵過海,除了對鞋,發現隻腳紅腫厲害,可能因為我縛鞋帶太緊。Andre (四徑創辦人) 都擔心,問我O唔OK?OK,我好大決心要完成。」

腳痛心未冷,自虐無界限 攝: Viola and Alan Photos

「我忍住痛用左7小時完成港島徑,記得我同火車sir係山頂一齊唔搭車,跑3K落港外線碼頭,Andre見到我哋咁做,佢係fb話好,以後都唔俾搭車。」原來係佢哋害了後人。

「果時我用左38小時,剩下70K的鳳徑,只要12小時內完成便可以sub 50,如無傷患時間是充裕的。不過隻腳實在太痛,要用手襟住止痛,速度嚴重慢下來。我去到鳳凰觀日雕塑準備登鳳頂,有個牌寫住由此上頂要兩小時,是給遊客的參考,我一般用30分鐘便完成。但我真的跟足參考用了兩小時才去到鳳頂。」

「我係live track見Joseph係鳳凰山停左好耐,真係擔心可能連60小時都不保 (60小時內完成才可成為完成者)。」Cherry是唯一的supporter (當年只准許一人support),心急如焚。

原來跑四徑前Joseph的梨狀肌受傷,深怕會復發,前一晚他向Cherry 許下了兩個承諾:

  1. 若有放棄的念頭盡力阻止;
  2. 嘗試50小時內完成,若不行也承諾60內;並且在第三日夕陽前完成。

「大澳至伯公坳這20K是我生平走過最痛苦最煎熬的路段,被傷痛消磨了時間,更破碎了一個夢。連60小時的目標都不知能否做到。我call Cherry說好痛,未必可以60小時完成,之後忍不住喊了出來。到了萬丈布,火車Sir從後趕上來,問我傷患如何? 我又喊了出來。」看見神也在哭,能不心碎。

(完賽後Joseph在fb寫了一篇令人深深滾動的長文)

傻豬,知你好攰,知你好痛,撐住呀,今晚返嚟仲要洗埋啲鞋

最終用了16小時走完鳳徑,以56小時26分去到梅窩郵筒衝線。不能sub 50,也許是另一個遺憾,但Joseph帶住隻痛腳,走了過百公里,沒有一刻想過放棄,表現出神一般的意志。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攝: 馬木幾

地球人跑班

「點解會搞跑班?」
「2022有間NGO邀請我搞跑班,希望用較便宜嘅價錢推廣跑步。我也有心回饋社會,於是合作。不幸後來NGO表示funding未到位,不能開住。但我哋已經做好晒準備,於是自己搞。」

Cherry說:「初期只有十零個人,聽到戰神個名而報名,但持續幾期都有嚟,好似好鍾意跑步,大部份玩越野跑。」
「而家有3班 (葵青、青衣、深水埗),大約40-50同學,由4位教練負責 (包括Cherry),4位今年渣馬都攞到萬金。」另加5位戰神的師兄和同學,成為9萬跑班。

「跑班嘅發展有乜嘢方向,會唔會係朝住培養elite?」
「跑班成立理念是鼓勵跑步,不論快慢都歡迎,不是為培養精英,有精英同學只是其中一個結果。我原本都是慢腳,練下跑下才會快左,我經歷過呢個過程。」Joseph強調「戰神越野」是為地球人而設的平民跑班。

九萬蚊跑班,收穫豐富,又話個會唔係培訓精英嘅

「跑班也會為個別大賽,例如馬拉松、海外山賽設計訓練。Elite team是另一方向,會訂一些精英標準,令能夠達到的同學有成就感,同時鼓勵尚差少許的同學加把勁。」Cherry有滿腦子大計。

「有些同學說比賽時唔敢著戰神跑班件衫,驚跑得慢影響個會,有些人話自己唔夠快,唔敢報名。其實我哋跑班ABCDE組,乜嘢速度同學都有,絕對唔係只有快腳。」可能戰神個名太有氣勢,容易令人諗多左。

平民跑班,親民教練

「睇見學生堅持操練同有進步,係教練最大滿足,開心過自己得獎好多。」
「我哋有個學生Andy,PB左6分鐘,對我哋講左好多次多謝裁培。而且佢肯著跑會件校服落場比賽,係對跑會一個肯定同支持,好開心。」原來氹教練開心好易。

「你點形容自己嘅領袖/大佬風格? 係權威定親和型?」
「一定唔係權威型,上堂時叫開始啦都要叫幾次。叫A組嚟呢邊,個個都都話我唔得架我唔得架,或者好多原因話今日跑唔到A組,要去B組C組度日,好搞笑。」可能個個跑班都有口術滿地現象。

「其實戰神個外號點嚟?」
「2018年我跑完芝加哥馬,我啲毅行隊友係香港約左操山,我坐了廿多個鐘頭飛機返嚟,一落機放低行李就去操,佢哋話你唔洗休息咩? 我話因為去左跑馬,已經停左兩個星期冇操,要補番,操個時仲拋甩左佢哋,所以叫我做戰神。」

要成神,必先要瘋狂/失常。

彩蛋 – 愛火花

彩蛋位一定係 Cherry and Joseph 的愛火花。

「令你最有成就感最滿意嘅學生會係邊個?」
「就係車厘子。」Joseph諗都冇諗直出。「佢之前跑100K係19個鐘,而家係14,冇幾耐跑馬又做到3:30萬金小姐,而且佢夠堅持。雖然我係佢教練,操練時佢有好多feedback。」根據語境推測,feedback嘅意思應係駁咀、唔順氣、反白眼咁解。
「佢會話你唔係我教練,你係我老公。」

你唔係我教練,你係我老公。(好啦好啦,閃埋呢張)

Cherry答辯:「係,有時我會呻下隻腳未recover番,咁點跑呀?講真,男女關係一定會有呢啲嘢。」『呢啲嘢』係譯做唔洗講道理,或者你有冇理下我感受先。
Joseph唔忿氣:「我話未recover番我都去跑,佢會話你都唔係人嚟。」我都係咁話。

「你哋幾時認識?」
「2017年。」Joseph搶答。
「咦,你咁記得嘅。過關」Cherry好滿意。
「我哋參加一個跑團認識,係跑渣馬時遇到,問Cherry參加左乜嘢賽事,佢話渣馬、HK100、Translantau….竟然全部都相同。」緣份嘅嘢真係走唔甩。

Cherry憶述一個深刻片段:「HK100我預24個鐘完成,我問Joseph點樣應付捱眼瞓呢個障礙? 佢話好易啫,跑快啲咪得囉!」

可能就係呢個唔知係寸定係充滿童真嘅答案,燃點起Cherry and Joseph的愛火花。

我Joseph發誓,今生今世,唔會再迫你跑毅行 攝: William Leung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