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抗「日」戰爭.記「飛越大嶼」訓練班的烈陽戰鬥
那四個英文字母令賽事的含金量重

飛越大嶼 by UTMB®,睇個名就知含金量高,因是香港唯一 UTMB 認可的 World Series 賽事,成功完成有石仔 (stones) 派,可參加抽籤,抽中才可報名去打一場 UTMB 聖戰。雖然難過抽居屋,但 UTMB 仍是朵艷麗野花,吸引力非凡,加上 Translantau 品牌,令沉寂兩年的本土越野跑賽再起風雲。

其實報名費不菲 ($480-$2400),但50K組別3天內爆滿 (現在連 waiting list 都冇位),其後25K和100K也相繼額滿,只能報 waiting list,只有俾外星人玩的140K仍有餘額。如此哄動的本土山賽,大家還記得對上一次是何年何日的那項賽事嗎?

講咁多其實我冇報,我唔係大會寫手,咁同我有乜關係? 事情係咁嘅: 大會同 Cam2 合辦訓練班,搵左我 – 嘅跑班教練 KFC 任教,名額得30位,仲要免費 (咪開心住,商業社會,要係 Cam2 購物課金達標至可以報),一出報名好快爆滿。而教練考慮到當中總有些慢腳和菜鳥,於是搵我幫手做其一個 helper (係helper,不是助教),掃尾同照顧下有需要的同學仔。

第一堂夜課滂沱大雨,沒有淋熄那團火
另一堂夜課上畢架山,教練 KFC 與同學 selfie

三場抗「日」戰爭

訓練班有6堂,3堂市區晚間操練,3堂週末操 Translantau 賽道。近日世界大部份地區都陷入火爐之中,香港一連數天都維持在35/36度。三堂山課變成是抗「日」戰爭!

第一課 (25/6) 梅窩起點 ->拾塱 ->南山郊遊徑 -> 伯公坳 ->鳳頂 ->昂坪 (22K 爬升1300M),當天氣溫31/32度,沿途零補給,雖然慢jog,已感到上天的「熱愛」,幸好到拾塱海灘,竟然有一隱世士多 (冇招牌),有各款汽水和能量飲品供應。跟著經牛頂湖、南山郊遊徑到伯公坳,有幾位同學在此己熱爆要切。大部份人都繼續打大佬 – 登鳳頂。

拾塱遇上隱世士多,大家都好興奮

上鳳頂超熱和零樹蔭,體力下降甚快,未到一半已感乏力,每向上踏出一步都是千斤重。慶幸所有人都順利完成,其中已50+的S同學,更是鳳頂沒經驗,今天初發現,遙遙共她見一面,那份快樂太爆 seed。完成後他說此份「初戀」太轟烈了!

第二課 (9/7) 東涌 -> 石門甲 -> 昂坪 -> 羌山 ->狗嶺涌 -> 深坑瀝 -> 牙鷹山 -> 大澳 (30K爬升1500m),這課另設B team,早一點由東涌乘巴士上昂坪才起步 (23K爬升1000m), B team少了約7K和500m爬升,為地球人而設,自然是人多勢眾,大家都估計 A team 外星人會否在大澳前捕獲 B team 地球人。雖說是地球人組,當中也不乏高手快腳,特別是一眾年青女生,更是速度與耐力並重。

上羌山前必打咭位

當天氣溫33/34度,太陽伯伯仍流著熱血,大家都不敢硬拼,大部份路段只是急行,落斜才快跑。到了羌山附近,A team 已有同學追到 B team,仲要氣不喘,髮不亂咁,真係理解唔到他們的生理構造。到了狗嶺涌引水道,有同學更去山澗浸水降溫,準備打第二個大佬 – 深坑瀝。

狗嶺涌引水道山澗

深坑瀝是個陌生名字,高431m的山峰,由引水道急升數百米,頗為斗斜,距離長,而且冇樹蔭,烈日當空,很多同學陸續熱爆,有些四頭冇力,有些想抽,大家艱苦作抗「日」戰爭。

W同學在深坑瀝有熱衰竭徵狀,身體突然極之疲累,不能再用力上山。我掃尾遇上他,見他面色蒼白,他說已有飲水和食gel。休息期間他忽然整對腳都在抽筋,而且極之痛楚,我們3位helper分別幫他按摩拉筋,遮蔭及讓他喝能量飲品,相信他身體是缺乏電解,我給了他鹽丸。

深坑瀝電話訊號微弱,時有時冇。我們就製定plan B開始一場學術討論:應走回頭路去分流,沿引水道返回石壁水塘搭車切 (約8K),較易走,但冇樹蔭;抑或跟賽道繼續去大澳 (約9K)? 此段山徑為主,間有樹蔭,上坡不算多。

休息了廿分鐘後W情況有好轉,可以起身慢行,我們決定向大澳進發,由我及一位 helper Louis 照顧他和另一名也是熱爆了的女同學J 一齊上路。並 cut short 不跟賽道上牙鷹山,取道鳳徑經龍仔去大澳,約7K,也減少了上山。途中W再有兩次雙腳抽筋,但休息10分鐘後復元,精神漸佳,說話也多起來 (make sense 的)。雖然W一提腿上級就想抽,但已可以急步行。

因我們遲太多,其他同學早已相繼到大澳及離開。經歷8小時的旅程,最後我們距離大澳巴士站約400m,四人甚至跑起來。到終點時竟然見到教練同另一helper Denny (記住呢個名先,稍後他會再次出場),在那裡等著我們,鼓勵衝線,估計他們已呆等了起碼兩小時,真係要俾心心眼。

世界上最好味的可樂

第三課 (23/7) 東涌 -> 黃龍坑 -> 二東 -> 蓮花山 -> 白芒 -> 梅窩 (20K 爬升1000M),當天大暑,氣溫35/36度 (地面有可能接近40度),今次也分A、B team,B team 0830出團,A team 0900起步,繼續玩電兔遊戲,其實大家都知呢隻兔好快會俾外星人吃掉。

黃龍坑是這課的唯一大佬,出名是條惡徑,筆直上二東,2.2K爬升605m,加上火爐般的溫度,絕對又是另一次玩命之旅。我繼續守在最後。S同學可能開始時開得快,上黃龍坑時有點吃力,落後了大隊。我和他相依同命,一齊在後排奮鬥。幸好S的強項是社交,由他的中學生活、大學宿舍、工作起落、性格類型、阿女 intern 等都一一詳細檢視,深入討論。不經不覺已拿下黃龍坑。

呢班是地球快腳,左邊是暖男Denny

我們陸續被 A team 的同學趕過,與大隊相距很遠。捱過黃龍後向蓮花山進發,有舊雲可能對太陽伯伯近日的氣焰看不過眼,一路遮擋著它,仲送上清風幾陣。S同學回過氣來,平路段沒有 hea 下來,奮力地跑,很想追近一點。

落白芒時地面氣溫超高

落白芒前太陽又重出江湖耀武揚威,頸項被火辣著,地面一陣陣熱氣向上燙燒面部,感覺手臂塗上蜜糖就可食用。幸好此段急落,可以加速。helper Louis call,問我們的情況,大隊已到白芒,我急忙問容記士多伯伯有冇開檔,原來有同學早一天已聯絡伯伯說今天操山會經白芒,確實他會開檔 (大家也可用此電話查詢9133 0304)。實在是一枝加強針,想著冰凍的寶礦力和汽水,效果好過食gel。

>

Cheers!後面是緊守崗位的容記士多伯伯

因不想阻大隊前進,我叫他們不要等。我和S到了白芒,見到伯伯超級興奮,伯伯知道我們是大隊一員,因同學提伯伯還有人會到,於是他回家再搬一箱冰凍的寶礦力回來,堅。但我最想飲的是可樂,最後的兩罐與S瓜分, cheers! 微甜冰凍而有氣的可樂入口,感覺與味蕾的每個細胞在相擁狂歡,那道冰川,流過灼熱的喉嚨,直達胃部,世界上最好味的可樂,不是那隻牌子或類型,而是可樂是何時何地盡杯!玩過山賽的一定會明白。

此時見到遠處有 helper 向著我們走回頭,原來是 Denny,原本他帶著較快的同學在前面向梅窩推進,但因我和S大落後,他掛心跑回來看看我們的情況,異常感動。班中同學早已認定Denny是超級暖男,常常主動照顧同學,經過山澗,會裝滿水袋,沿途給同學濕身降溫,係愛呀,大叔發出的!

店長 (黑衫)冇揸流灘,帶頭跑斜坡,初段
「我無野!」Cam2老細輕鬆交戲

訓練班不論外星與新手都鬥志高昂,記得第一課石硤尾夜操,暴雨如瀑布般瀉下,同學都無畏無懼,認真去跑斜坡衝圈做體能。更難得的是 Cam2 老細 Toby 與 Frankie 店長堂堂都跟操撐場,與同學一起戰鬥,他們有台型有速度,令他們推的產品更具說服力,而且見證了財多不一定與肚腩成正比。

三課操山都是抗「日」之戰,絕對是體能、常識、應變和意志的考驗,亦是順利完成Translantau的重要元素。同學雖不一定骨格精奇,但經過火辣紅日的洗禮,相信已打好烈陽神功底子,走那漫長的山徑,大嶼見!

大嶼見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