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馬差不多洗完版先寫呢篇文,主因係因為真心攰,所以特別想寫下馬拉松與疲累,同點解會搵累來疲。(最想寫俾無玩過全馬嘅人睇)

跑完全馬足足72小時,星期三早上,回顧過去三晚不由自主地一食完晚飯,唔小心瞓上床就差不多一覺到天光,除咗因為星期日五點起身外,係因為成個人嘅精神力都喺馬拉松嗰四個鐘度耗盡咗一次,呢72小時都好似唔多抖得夠氣,真心係攰到透。

油缸無哂油唔係用哂先加架嘛? 馬拉松就係,用盡最後一滴先跪低。

因為唔係「盡」,即係唔係最攰,唔係最攰就唔會係你最快、甚至係頂到最長、最耐嘅一段路。

一個月前左右,練返一課久違嘅30KM (多謝弟兄陪後段兼補給),其實2Xkm 都抽抽地,加上曝曬,但往後嗰種榨乾淨盡嘅爽,令我開始明白點解要玩癲喪跑呢類跑唔斷氣嘅活動,我爽嘅原因係因為個身體好似由零開始重新吸收,比之前更好胃口、心情更好、少咗憂慮,慢慢又變得更thankful。所以急急腳跑渣馬除咗想睇吓自己足底筋膜炎兼骨刺後係咪可以繼續玩到全馬之外 (sub 4 到當然好,完走已經好好),最想係可以再一次 chur 爆自己,嗰吓好爽。

呢兩年相信大家都心很累,激進過、壓抑過、麻木過、當隊隊 band 個個歌手都唱首 say goodbye 鐵塔凌雲嘅時間,份心盡咗,但個身無配合,生活就有種不平衡。(呢個牽涉基督信仰中「等候神」嘅概念:不行動的行動)。但除此之外,要「走」就要「走」,搵呢到嘅出口。行動 back to basic 就係「走」,走郁個人去搵返啲生活動力,把口就唔使成日話「無力」。

生活嘅動力來自「盡」,唔去盡就唔使補給,唔用又不斷補給 (包括資訊),意志就會不其然癡肥。

2021渣馬路上,遇上唔少朋友同行,令我諗起每個人都有一個參加原因,但動力係咩先最值得研究。遇上每個人都總有句對白:「次次30km 就撞牆」、「抽抽地,但我會追返」、「飲啖水先」、「好悶」。可能大家都一路跑一路搵緊點解要跑嘅原因。我就同自己講「一km 都不能鬆懈」,有餘力地怠慢仲慘過無奶力地博盡。我為咩要跑?可能只係為咗跑住上哂成條西隧而不失霸氣,係意志上唔可以就咁放棄抬起30Km後嘅腿。個考驗位就係要為咗最後鐵腿6分pace 之前,慳得一秒得一秒,唔係要最後衝線嘅推動力,唔係要最尾情感上嘅熱血,而係要25km-35km 呢一段嘅意志堅定。(亦要多謝姊妹影到我喺銅鑼灣嘅狼狽樣,先知我呢架錢七真係甩轆咁滯。)

要盡情享受跑道上嘅自由,只有盡力前進而唔係不盡力的彷進,唔好放棄提高隻腳。我姐夫話佢鐘意睇 moto GP 多過 F1,因為佢想像唔到 F1 有幾快,電單車佢有機會試到。但馬拉松面前人人平等,第一同最尾都係得兩隻腳,都係同一條跑道,所以無人話你唔可以喺馬拉松二組起步跑個世界(個人)紀錄返嚟,視乎你幾時肯揸架錢七落場砌返轉。

最後要多謝巴黎奧運馬拉松鼓勵我提前開始儲km數,更加要多謝第一年以新身份接我呢架錢七嘅老婆。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揸架40年錢七砌F1: 兩年無玩全馬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