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鼠年伊始,筆者在入正題前先祝讀者新年身體健康,身心康泰,百毒不侵,人人變得更高、更快、更強。

如果由香港女子健跑會舉辦、美津濃冠名贊助的「發財跑」是香港路跑界的農曆年初三「例行公事」,那麼將 XTE 舉辦的「新春行大運—『三大』」(下稱「三大」) 視為香港越野跑界的同等定位賽事絕不為過。既是「例行公事」,這本來不值一記,不過庚子鼠年的「三大」在全城防備「武漢肺炎」的陰霾下並未受防疫「攬炒」潮影響如常舉行 (本人對所有受防疫「攬炒」潮受影響本季餘下本地秩序甚至海外跑旅的跑友「深表同情,深切哀悼」),這可是在防疫之戰及「時代革命」夾擊的亂世之下提供了一個喘息空間。

「三大」是甚麼能吃嗎?

「三大」是1970至1980年代開發的經典行山路線,串連「大羅天」、大刀屻及大帽山這三座大山。至於「大羅天」所指何山呢? 綜合網上遊記有兩種說法,較為流行的一說是元朗逢吉鄉的「後山」雞公嶺,另一說是古洞麒麟山坳附近的牛潭山。己亥豬年與庚子鼠年的賽事走線採用後者的說法,全長約24公里:於古洞麒麟村出發,沿麒麟山坳登第一大「大羅天」,沿浮沙路下降至蕉徑村後跨過粉錦公路登第二大大刀屻,最後於林錦公路沿梧桐寨劍指香港之巔。

「三大」賽事另設「雙大」組 (20公里),於塘上村起步登大刀屻及大帽山。不要少看「三大」比「雙大」的距離只多出4公里,難度可是差天共地呢。原因請看下文分解……

「大羅天」的考驗

由年廿九至年初二飲飽食醉,眾跑者於不宜拜年的一天安排港內出走消脂本來是平常事。不過在「全面配合政府防疫工作」大義下,先後有「渣打香港馬拉松」及「發財跑」於年初一當日宣佈取消,至於 XTE 執事 Felix 先生可能是有古人重陽登高避險的智慧賜予勇氣,於同日晚上決定賽事如期舉行。既然如此,自評身體無恙我當然在初三早上冒著日出前的蝕骨陰寒風慷慨出門赴會嚕。

賽事準時於九時正起步,一眾健兒不用在起點附近抵著寒風多待一分一秒。眾健兒起步後在賽道兩旁鳴不絕的家犬打氣聲中一鼓作氣衝到登麒麟山坳的小徑入口。不要小看這座小山,這是全日最艱難最講求技術的一段路。肇因是登麒麟山坳及大羅天的入口是灌木林下的泥路小徑,路況在山徑吸收了年初二的雨水後變得濕滑,雖然未至於有走一步退兩步之勢,但是穿著鞋底已經磨蝕泰半的 The North Face Ultra Endurance II 跑鞋登高的我步步為營是必須的。在器材已過最佳狀態及天氣寒冷的情況下與濕滑泥路搏鬥的結果是右小腿肌肉不免繃緊。登上山坳後路況稍佳,往年的青䓤不復見,換來的是山頭經祝融光顧後充滿生命力的景象,山路兩旁的植物嫩芽在焦土滋養下茁壯成長。

往麒麟山坳出發
麒麟山坳上 攝: Simon Ho

抵達「大羅天」後蕉徑村就在眼底,不過要入村就要通過「羅沙的考驗」: 沿著「大羅天」的鬆散浮沙碎石技術路段下山。自問跑鞋狀況不佳,又本季一路以來缺乏鍛練,未能身輕如燕地「彈落山」,唯有慢鏡碎步下坡了。進入蕉徑村後腳踏實地,都是結實小石路及婉轉水泥村路,我的路跑能力能派上用場了。在進出蕉徑村車路接近盡頭之處就是第一個水站所在,有見天氣寒冷,耗水量是天氣涼快日子的正常發揮,因此起步時背包自攜1公升食水的我仍然「水頭充足」,當然是過門而不入了。

[「羅沙的考驗」側記]遍佈在粉錦公路沿線山頭的廢棄邊防瞭望台

大刀大帽順走

與「大羅天」不同,攀登餘下兩大的路線都是在郊野公園的正式行山徑或者是區議會小型工程預算修築的步行徑上行走,相比之下土質穩定,易走得多,與「大羅天」的技術路段相比只是小菜一碟,不過一山還有一山高,仍需要小心注意。

跨過粉錦公路後沿路進入營盤村,村路盡頭是前往蝴蝶山的梯級,這亦響起是日第二大的前奏。梯級路的盡頭就是蝴蝶山山徑,由開揚景觀變成綠樹成蔭,代表北大刀屻-大刀屻山脊連走路段愈來愈近。這時愈走愈順,到達北大刀屻山頂後更是能跑就跑,否則就快步走。不驚不覺走到翻過北大刀屻及大刀屻二峰後的鐵索陣,稍息一下不忘留意身邊風景,展望元朗錦田平原一帶,雞公嶺清晰可見,是我近年路經大刀屻時少有的。

雞公嶺

離開鐵索陣後往嘉道理農場出發,一路沿著樓梯下山時突然聽到馬達轉動的聲音,當我循聲尋找到源頭時,我瞬間驚呆了……

是你!

驚魂甫定後迅即停步,在電光火石之間啟動相機開始拍攝短片,去片!

拍攝完畢後就繼續往嘉道理農場出發,到達水站後先灌500毫升可樂下肚,補足食水及寶礦力後就離開水站,拿著兩條香蕉邊走邊吃轉入萬德苑登大帽-以上過程全部約5分鐘左右完成,當然遠遠未到「快槍手」速度,不過卻與我以往不論賽程長短都在水站停留,慢慢飲飽食醉才離開的作風大異奇趣。在離開嘉道理農場水站一小時左右就就抵達四方亭,我放棄了與從後來居上山友的合照機會,火力全開,向大帽山山頂出發,抵達麥理浩徑標距柱 M147 後一路衝刺下山,以大會時間4小時28分25秒抵達「大帽山茶水亭」,向連姐拜個年,祝其生意長做長有,生計無虞,「茶水亭」重新招標後毋需轉手他人。

與嘉道理農場水站只有數步之遙 攝: XTE Challege Series

行文至此,我借此機會感謝大會一眾工作人員無懼寒風及日漸惡化的「武肺疫情」,堅持一切如常。最大的學習與反省就是如何吸收當日嘉道理農場水站的經驗,不論天氣冷暖都有快速進出水站的能力。

奇特長寬比的號碼布可說是「三大」的特色,今年賽事的是A5尺寸直度已經是比較「正常」的安排。去年賽事是圓形的呢!

Cores Athletic Union (CAU跑會) Facebook專頁
新春行大運 – “三大” 2020 賽事網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Rico@CoresAthletic Union (CAU跑會)
[email protected] Union (CAU跑會) -- 由閒遊遠足族轉型至跑山一族,於完成2013年HK100後在跑友推薦下加入由登上世界第八高峰Elton Ng創立的健衡訓練聯盟(CAU跑會)接受有系統訓練去改善跑姿。在魁梧的身形表面藏著一顆愛好雅樂的文青的心──沒有車牌,對BMW汽車並不感到心動,唯對同樣來自德語區的音樂界BMW(Bruckner、Mahler及Wagner)十分熱愛(尤其是當中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