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遇上一個喜歡自己的人不難,遇上一個明白自己的人很難。

讀 Bella Mackie 的《Jog On: How Running Saved My Life》(中譯: 跑步拯救了我的生活 : 一個焦慮與抑鬱患者的自白) 就像跟一位懂得你的朋友喝著咖啡聊天說心底話一樣溫暖窩心。

是啊,大家都被抑鬱症折騰過,也感恩跑步配合藥物及認知行為治療成功對抗了抑鬱症。

讓我先戴頭盔,如果你有精神健康問題,我鼓勵你盡早尋求協助,社會上有不同的治療與支援方法去幫助精神病人康復。

Bella Mackie 圖片來源

我會記住這三分鐘

圖片來源

我穿了一條殘舊運動褲,一件 Tee 恤,花了30秒鐘從我的家走到一條黑暗的小巷。這裡符合兩條重要條文: 第一,離家很近,足夠安全;第二,足夠僻靜,沒有人會嘲笑我。我感到很荒謬,而且有些小小的羞愧 — 就好像我在做一些不正當的、不能見人的事情。幸運的是,這裡唯一的生物是一隻貓,在我蓄積能量跑動起來的時候,它輕蔑地盯著我看。那只隻貓沒有立即消失,我很感激它;然而,只要發現有人走近,我就會立刻停下來。這種自我懲罰太過橫蠻,我實在不想被陌生人看到。

我戴著耳機,搜尋合適的音樂。我聽到樂隊 Puddle of Mudd 的一首歌《She Fucking Hates Me》。這首歌不是我平時的口味,但我不想聽到任何會讓我哭泣的歌曲 (幾乎什麼歌都能讓我哭起來),而這首歌的歌詞非常憤怒,正好滿足我的要求。

圖片來源

這首歌的長度是3分31 秒,那句 “She Fucking Hates Me” 重複了無數次。我覺得我跑了大概30秒鐘,然後就不得不停下來。我氣喘如牛,肺部好像被灼燒。但那首歌激發了我的腎上腺素,於是我休息了一會兒,又開始跑了。

在這條小路上,我一邊面目猙獰、步履蹣跚地跑步,一邊隨著怒吼的歌者哼唱。就這樣,我竟然分階段跑完了三分鐘 (幾乎不是一首歌的長度!),然後才打道回府。

我感覺好一些了嗎? 沒有。
我享受這個過程嗎? 並不。

但在這15分鐘裡,至少沒有哭泣,這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好了。

讓我驚訝的是,我並沒有就此放棄。我想要跑步,這種感覺相當可怕。但我內心有一股力量,推翻了所有的藉口。第二天,我又回到這條小巷。第三天,我也來了。最初的幾次嘗試都很可悲。我跑幾秒鐘,走幾步,停下來。等一會兒。再次跑起來。如果黑暗中有人出現,我會立即僵住,一動不動。這種感覺很滑稽。但無論如何,我繼續跑了下去 — 總是在黑暗中,總是秘密地,好像在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

痛苦可以緩解痛苦

圖片來源

我跑得很慢,傷心又憤怒。但是,有兩件事開始變得清晰。第一件事是,當我跑步的時候,我的悲傷減輕了。我的思緒會平靜下來 — 大腦的某一部分似乎停止工作了。或者說,至少在跑步的幾分鐘裡,大腦放棄了控制。我不會再想到我的婚姻,想到我需要對婚姻失敗負什麼責任,我不會在頭腦中胡思亂想。對我來說,這是巨大的放鬆。第二件事更有價值,我發現我不再那麼焦慮了。

以上是節錄自第一章1K – Everything is Awful。

我第一次跑街都跟 Mackie 一樣是選擇在深夜時份,就是因為害怕別人的目光。怎知?! 我 DNLM,我已經匿埋練啦,你仲想我點呢? 係肥又點呀? 係慢又點呢?

我偏偏遇上一班飲大咗的躝癱,他們由對面馬路鳩衝過來笑鳩我,走在我後面不斷奚落我「死肥仔,跑步減肥呀? 你咁肥,食屎啦! 食屎減得仲快呀!」我沒有停下來理睬他們,只專注腳下每一步 (因為我又快不起來去逃避他們),慢慢地他們跟了幾條街見我零反應更沒有哭出來便無癮掉頭走了。

跑步,偶爾一次容易,堅持下去實在太難了!

這晚的經歷令我想起 Mackie 的一句話「聽起來似乎毫無道理,但我真的覺得跑步時的自己刀槍不入,能應付任何事情。」你班仆街係嚇我唔到嘅,第二晚我沒有退縮,我選擇同一時間外出慢跑。

圖片來源

Bella Mackie 是英國《衛報》、VOGUE、Vice 等雜誌的撰稿人。受離婚和精神健康的困擾,她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和焦慮症。但某一天 Mackie 開始嘗試第一次慢跑,只堅持了3分鐘。就是短短的3分鐘讓一切發生了改變,但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呢?

>

Mackie 指出「痛苦可以緩解痛苦」,跑步有分心的作用,當你的身體在經歷痛苦,就會減緩大腦某些部分的運作,比如悲傷、鬱悶、煩躁。在遇到失戀、失去親人或者生活壓力沉重不堪時,邁開腳步,或許可以把生活帶回正軌。

Mackie 把自身經歷寫成《Jog On: How Running Saved My Life》一書,內容有喪親之痛,伴侶有外遇,以及深陷病痛折磨的種種經歷。Mackie 還把她的親身經歷結合了心理學知識,以及對有同樣經歷人的訪談,她解釋了如何用跑步戰勝焦慮和抑鬱。

這是一本 Bella Mackie 寫給跑步這項運動的情書,她認為人們應該自我救贖,勇敢的推自己一把,以跑步作為一種簡單而有效的解藥來應對這個焦慮的世界。

這是一本所有喜歡跑步的人都會喜歡的一本書。

借用英國知名美食家、廚師 Nigella Lawson 推薦這本書的一句話做結尾:

「我不知道我是否會成為一名跑步者,但這本書是鼓舞人心的開始。」

編按: 同場加映 Puddle of Mudd “She Fucking Hates Me”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 YAS HYKE 行山保 保障範圍涵蓋全港所有山野及行山徑,5程僅需$75 (Fitz 讀者優惠$50/5程),便享有意外醫療、財物以及身故賠償等保障,合共保額超過HK$300,000。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是跑步拯救了我 《Jog On: How Running Saved My Life》Bella Mac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