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跑參與者通常關心賽事距離,累計上升及下降,賽事時限及補給等。不過路況同樣重要,例如本地賽事會留意是否有密林,多少梯級,馬來西亞賽事則可能有水深達腰的河流段,雖然臺灣賽事不多,但特色是多原始路,需要攀爬,中國西部省份某些賽事會在超過2000米以上高原起步,需要應付低氧,日本賽事則是鬆軟的火山泥,下雨時會十分濕滑,一些歐洲賽事要求帶備冰爪以應付2500米以上的夏季仍積雪地,筆者剛在上週完成的意大利賽事 Lavaredo Ultra Trail (LUT) 則大部份是滿佈碎石路段。

LUT 在意大利北部山區小鎮 Cortina d’Ampezzo 舉行,與另一個知名賽事,法國的 UTMB 相似,都曾經舉辦冬季奧運會,同樣在鎮上的鐘樓教堂傍起步,然後跑經鎮上大街才進入山徑。 由於 LUT 是 Ultra Trail World Tour (UTWT) 賽事之一 (HK100 也是 UTWT 賽事),所以吸引很多世界越野界知名跑手參加,以爭取更高排名,上週LUT有愈30位香港人參與,加上一批參與 LUT 系列另外兩個較短距離賽事人士,可見這賽事頗受香港人歡迎。賽道圍繞 Cortina 所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名列的世界遺址 Dolomites 山區進行,賽事名稱 Lavaredo 正是取自 Dolomites 內三座並列的石頭山景點 Tre Cime Di Lavaredo。

(按圖放大)

晚上9時大陽剛下山,海拔1200米的鐘樓起點附近開始聚集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賽者及來打氣的親友,更有一些到 Dolomites 山區騎單車的各國車手觀眾。 聽著不懂的意大利文倒數至11時正,起步! 沿鎮大街向北跑畢兩公里微斜的車路便進入山徑,有點塞人,開始感覺雙腳並非踏在實地上,輕微移動的碎石令人跑走起來份外費力。

第一個限時點33公里的 Federavecchia 爲6.5小時,所以即使是上斜段皆盡可能慢跑,吸收去年 UTMB 未能完賽,部份因為食物口味而未能補充足夠能量,在 Federavecchia 補完水便把芝士方塊往嘴裡放,沙樂美腸方塊亦正好補充鹽份,意式麵包比法式包鬆軟得多,把麵包直接放入意式麵湯更易入口。 不久就來到 Lago Di Misurina 湖,大陽已升起個多小時,跑在湖邊的水泥小徑,心情興鬆地拍下湖水倒影美景。

第二個限時點 Rif Auronzo 後兩公里就抵達 Tre Cime,賽道上已經滿是各國的遊人,筆者暫且做個遊人,拍照錄影一番。 接著是海拔1千米多的下降路段,本來跑下山是樂事,不過尖碎石經常透過鞋底令腳板感覺不爽,愈往下跑,氣溫愈升,抵達66公里的第三限時點及中段寄存處 Cimabanche 已近中午,估計氣溫接近30度,馬上把可樂往嘴裡灌,再把背包內的後備水樽加滿, 以應付高溫,繼續上山的路段寬闊,兩傍是疏落少蔭的松樹,很快就到達9公里外的第四個限時點 Malga Ra Stua,比較之前幾站的16至18公里間距,心理上舒服多,因為又完成一站。
休息拉筋一會便朝著一排四座高山進發,高度圖的3個困難符號全部放在這後段,心裏一直疑惑究竟是甚麼,由海拔1300米上行至2300米的 Forc Col dei Bos,愈覺路況麻煩,因為碎石比前大顆及鬆,拳頭大小,不像前段爲建築用或者鐵路基底的碎石大小,一步一小心,筆者握著雙杖仍第一次絆倒,幸好小事一樁,筆者有位朋友不幸因絆倒扭傷腳而退出。 在半山位置出現一大遍碎石平地,賽道設計需要橫過其間的3處冰水小河,雖然寬約兩米,水深30至50公分左右,有跑手以手杖用持桿跳方式跳過,也有身高腳長的外籍跑手選擇跳過,失敗的就把鞋弄濕,筆者賽前在 Youtube 看過這環境,自認沒能力跳過,特意用 8公斤米袋加上繩子自製鞋套,雖然背負加重一些,總算派上用場,可以全乾而過,接近山頂處是兩排破落建築物,後來從地圖得知那原來是戰爭遺址,下山路由松樹幹以之字形堆成,就地取材兼具防水土流失功能,見識了。

(按圖放大)

安全經過可能是第一處困難符號的石坡後,便抵達95公里第五限時點 Rif Col Gallina,用去20小時,距離這站限時尚有兩小時多,餘下才24公里,體力下降不少但自信可以在限時30或更早完賽, 心中暗喜便馬上動身向高點前進,晚上的2500米山頂加上微雨份外添寒意,在山頂的 Rif Averau 喝過兩杯熱茶便滿意地下山,開心令人大意,不久便應驗,第二次絆倒就發生在一段大碎石的下降路,相信這就是高度圖的第二個困難位置。

夜裡四週漆黑一遍,憑反光路標指引,心想7公里外的最後限時點 Passo Giau 很快就到,怎麼走著走著,好像在打圈,疑惑著是否走錯,馬上追上幾個意大利跑手,希望他們賽過而認到路,結果用了兩個半小時才走完這7公里,真令人氣綏。 接著是一段好走的下坡碎石路,GPS 錶的電耗盡,再也沒有距離及高度資料,遙望遠處是幾點疏落燈光筆直往上,估計是最後一座山了,路變得不明顯,因為是橫越大段冰川坡,只好把身斜靠一邊保持平衡。 好戲果然在後頭,看著前面只上升約200米,但斜度是整個賽事最陡一段,估計超過40度,握緊雙杖便奮力往上走,腳下找不到一處較平緩的喘息位置,沙泥鬆得必須重覆的插拔手杖來作平衡,稍微滑後時,小腿便發出投訴,才這200米上升,感覺好像走不完似的,不知過了多久才到頂往下, 賽後估計這就是最後一個困難位置。



望見 Cortina 的燈光便安心起來,望見家鄉了, 路況變得不一樣,大部份是火山泥模樣,坡度時緩時陡,幾個小時的微雨令筆者多次要把跑鞋從泥漿地拔起,有過絆倒兩次的教訓,只好勉力提高精神,以防」臨尾香」, 龜速下降這海拔千多米泥路,當雷聲響起時,已經抵達 Cortina 鎮南面外圍車路, 終於在大雨到來前返抵終點,看著終點的計時器,比心中預計多出一小時,但總算見識過何謂碎石路。
補充一些其他資料,賽會因氣溫高而取消兩項保暖衣服要求,號碼布貼心地印上賽事高度圖及限時資料,起步晚上設免費意粉餐,賽後亦設免費意粉餐,完賽紀念品是一件薄羽絨背心而非完成牌,1515人起步,445人退出。 另外,賽會派發的一張 Cortina 附近山徑地圖,把曾小強 Stone 去年參加 LUT 的背面跑姿作封面,作為香港人,份覺與有榮焉。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UTMB 有幸參與
中年東西@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