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山友討論沿城門河兩岸的行山熱點時,各位自不然會聯想到下城門、道風山、馬鞍山、梅子林等,懂進階路線的或許會知道吊手岩、黃牛山、水牛山等。在規劃賽事路線時並不囿於郊野公園已開闢的郊遊徑及主要村落小路的主辦單位 XTE 當然會另闢蹊徑,帶領各位探索隱藏在密林路後的秘境。被城門河分隔兩岸、連懂得進階路線門路的山友亦不會經常拜訪的女婆山及九肚山最終在一眾沙田秘境中雀屏中選,成為「沙田雙峰賽」的賣點。

本賽事的歷史不長,2017年以「未命名山徑挑戰賽」初登場,由下城門水塘大壩出發,沿密林攀登九肚山及女婆山,之後經富安花園後山浮沙小徑前往馬鞍山郊野公園燒烤場,最後一路狂奔下山至烏溪沙青年新村衝線。2018年更名「沙田雙峰賽」回歸,唯因為超強颱風山竹影響而不得不改道(多謝跑友 Jeremy 的賽後報告,令到未克參與2018年賽事的我能夠親歷其境),以馬鞍山郊野公園燒烤場為終點。2019年賽事路線大約是2018年路線的逆走版。有見及此,懷念「未命名山徑挑戰賽」路線何其狂野的我自然樂意課金報名參加。

2017年「未命名山徑挑戰賽」參賽紀錄

天氣轉涼了,但仍未舒適

經歷過本季多次在夏日及爭秋奪暑日子舉行的賽事中途退賽大失敗後,「沙田雙峰賽」賽事當日涼快但潮濕的天氣便顯得比較容易接受。由於大會安排由港島及九龍出發前往起點的接駁車在晨六時半左右(距離預定起步時間兩個半小時!)出發,唯有睡眼惺忪抵著黎明來到前的至陰至寒天氣,離開溫暖的家到金鐘上車,七時左右就到達馬鞍山郊野公園燒烤場。既然大會在預定起步時間前預留海量空檔供事前未領取選手包的參加者完成程序及應付其他突發情況,那麼到達起點後便到一處遠離司令台的涼亭側趟著閉目養神吧!

於涼亭半夢半醒側趟至八時半左右終於感到神清氣朗,將手上的半罐黑咖啡一喝而盡後動身寄存終點行李並準備進入起步區。可能是聖誕假期將至吧,少不免有 holiday mood,而且經歷過季初多場賽事因中途不適而退賽發現狀態不佳,打亂本季規劃,連當初計劃的 A race「Salomon 香港動力100」亦放棄報名參加,跑山生活亦在分段完成「麥徑通走2019」後失去重心。既然如此,那麼抱著郊遊心態準備出發就是了。

「爆林路」放題

眾健兒於八時五十九分出發,脫閘而出後瞬間就到達賽道上第一道密林小徑,這是一條低矮的「單線行車」竹林隧道,身材高大的跑手在竹樹斗拱下只能屈身而過。隧道盡頭是彎彎曲曲的灌木林山徑,繞過灌木林後走在沖蝕溝滿佈的浮沙山徑,唯有步步為營、手腳並用緩降至梅子林路。

起步後第一段密林路
竹林隧道
離開「竹林隧道」後的浮沙

於梅子林路行人路上清理鞋櫳內的浮沙後就向梅子林村出發,然後就在前往花心坑的林徑上準備沿「陽元石」一側攀登是日第一峰:女婆山。說是「攀登」絕不誇張,因為沿「陽元石」登女婆山的山徑部份位置落差極大,需要手腳並用才能更進一步。登頂後沿著山脊小徑奔跑,當城門河畔清晰可見時代表將會沿著大斜坡殺到阿公角山路。下山的路又窄又陡,沿阿公角山路路邊的維修斜坡用金屬梯級時更是步步驚心。

「無獎都要有相」精神之極致——多謝「地獄爛相王」Stanley在賽事當日沿大會粉紅絲帶路登高於「陽元石」守侯各參賽者,中後排健兒只要肯排隊就人人都有相(圖左: 筆者;圖右:「地獄爛相王」Stanley [email protected]運動筆記hk
攀登女婆山

於沙田醫院門外的 CP1 休息後就向是日第二峰九肚山出發,登山口就在與九肚山道豪宅區為鄰的馬料村入口。與女婆山的密林路不同的是九肚山登山途上較單調,密林路樹木參天,放眼所見大部份只有一片綠色,途中只有開了一扇窗透視「山城」中大。登九肚山途中另外值得一記的是超強颱風山竹的破壞力在超過一年後仍然清晰可見: 途中目擊至少兩棵大樹被連根拔起,其中一棵更橫亙路中,跑手通過時需要小心碰頭。穿過九肚山樹海後被眾石圍拱的三角網測點出現了。

「無獎都要有相」精神之極致——多謝「地獄爛相王」Stanley在賽事當日沿大會粉紅絲帶路登高於「陽元石」守侯各參賽者,中後排健兒只要肯排隊就人人都有相(圖左:筆者;圖右:「地獄爛相王」Stanley [email protected]運動筆記hk
九肚山之巔

爬過沙田雙峰後盡是康莊大道?

到達九肚山山頂後終於離開茂密的叢林路,不再需要匍伏前進,站在「大埔滘林道—長瀝尾段」盡頭的直昇機坪上長瀝尾廢村景觀盡收眼底,沿著保護中電地下電纜線路的浮沙土堆慢跑下山便是了。下山後沿著長瀝尾廢村及前往河瀝背村的混凝土小徑奔跑,是爬過沙田雙峰後較輕鬆可跑的越野路段。

「開心嘅時光過得好快,又係時候講『拜拜』」。當村路將盡,我以為會經友愛村後的密林到下城門集水區的車路的時候 (按: 明顯受「未命名山徑挑戰賽」的記憶影響),大會指向路旁密林的箭頭橫額竟然出現了,登時理智脫線:「天啊! 又要穿過密林登高」。大會指示路線的粉紅色絲帶不幸的只集中在入口附近一小段路,在絲帶消失後登時茫茫蒼海身不知處。因跑手之間的距離早已拉遠,林中沒有前人帶路,唯有孤身飆著高心率穿過密林,幸好這段密林路並沒有支路,可以放心低頭攻頂。吸盡困在密林的暖冬濕氣後終於見到一片較開闊的平地,原來是有一座高壓電塔,穿過電塔袴下後另一座位置較高電塔亦近在咫尺,赫然發現「草山X石」(Fitz有專文介紹) 就在眼前,而剛才路過的密林路是貫穿草山X石與火炭之間的秘道,九月參加 Cam2 Sports 23.1 時因在X石旁被大會掃尾隊捕獲棄賽而緣慳一面,今次終於可以一探究竟。當時心情既已進入競賽模式,盡快到達下城門才是正經,在電光火石之間決定放棄在X石留影。離開X石後三爬兩撥到達「城門林道-草山段」,這亦是 CP2 所在地。小休片刻後喘著大氣逆走林道往針山方向跑,當我一路狐疑如何不用沿麥理浩徑翻過針山下切下城門時大會的箭頭橫額指向一門「隨意門」——一個平日不會留意的小徑入口出現了,這條小徑入口平日大隱隱於市,賽事當日在大會「施魔法」下就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是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

沿著標示左轉入小徑下山,這段小徑僅容一人通過,不過不算陡峭,土質堅實,景觀開揚,比前往梅子林路小徑的「竹林覆蓋」、女婆山下切往阿公角山路山徑的陡峭、「大埔滘林道—長瀝尾段」盡頭的直昇機坪往長瀝尾下山路的浮沙相比之下和藹可親得多。當內心仍然好奇這段路在究竟引領我到何處時原來已到盡頭,村屋「福樂村135號」就在我身旁,在兩旁村屋家犬「打氣聲」中跑到下城門集水區的車路,放眼所見的是道路兩旁收集山水的圍堰-豎井組合,耳聞的是進出城門隧道車流的汽車引擎聲,以及自己在平路衝刺、上斜急步走時的呼吸聲。最終勉強維持跑姿、半跑半走的爬上在終點吹氣拱門的斜路,以大會時間5小時5分39秒完成賽事。以技術型及「爆林路」為主的賽道而言以5小時左右完成23公里賽事在我預期之內。與「未命名山徑挑戰賽」於下城門水塘大壩起步沿車路下坡狂奔、後於梅子林道之後的浮沙林道及車路可以全力大步走及奔跑不同,今年的走線將技術型路段及密林路集中在賽事前半段,結果是中後段選手在 CP1 前的路段不斷因為「塞車」而走走停停,有機會打亂各位健兒的節奏順走。

沙田雙峰2019 賽事網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Rico@CoresAthletic Union (CAU跑會)
[email protected] Union (CAU跑會) -- 由閒遊遠足族轉型至跑山一族,於完成2013年HK100後在跑友推薦下加入由登上世界第八高峰Elton Ng創立的健衡訓練聯盟(CAU跑會)接受有系統訓練去改善跑姿。在魁梧的身形表面藏著一顆愛好雅樂的文青的心──沒有車牌,對BMW汽車並不感到心動,唯對同樣來自德語區的音樂界BMW(Bruckner、Mahler及Wagner)十分熱愛(尤其是當中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