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女,全部都係女

無獨有偶,今年波士頓馬拉松最年長和最年輕的完成賽事的跑者都是女性。

圖片來源

這一張是世紀大合照,今屆波士頓馬拉松最年長及最年輕完賽跑者,85歲的 Katherine Beiers 和18歲的 Caitlyn Callinan (4月16日是她的18歲生日)在 Expo 相遇並互相集郵。Beiers 的時間是7小時50分鐘而 Callinan 時間則是3小時49分鐘。

我為阿息(曾孫)跑

圖片來源

當 Katherine Beiers 在4月16日衝線時,她締造了一項新紀錄,成為波士頓馬拉松有歷以來年紀最大的女性跑者跑畢全程。

2017年,她以6:04:07時間奪得年齡組別第一名。今年已經是她第十四次完走波士頓馬拉松,她應承10個孫仔孫女一人送一個獎牌,現在輪到曾孫。

我為外公跑

圖片來源


青春可人的 Caitlyn Callinan 打算在18歲生日做一件特別的事情來「慶生」,她選擇跑波士頓馬拉松。

圖片來源

她更是為了患非酒精導致肝硬化的外公 Wayne Gagne 跑,Gagne 十分疼錫這個極富跑步天份的外孫女,外公在 Callinan 心目中就是全世界。她要以完走波馬來為外公的健康送上祝福,同時她亦為肝病基金籌款,至今已籌得一萬美元,遠遠超過原本6千美元的目標。

一張圖說明一切

圖片來源

你或會話 Beiers 和 Callinan 是 outlier,不足以證明《當男人淆底時,女人最堅持》的說法,且讓我用大數據來說服你。

精英雲集的波士頓馬拉松絕對是一個具指標性的賽事,其大數據十分之有代表性。今年不論是川內優輝或 Desiree Lindens,他們的完成時間是自1970s以來最慢的,中途棄賽的人數較去年大幅增加50%。而男女完成賽事的百分比亦十分懸殊,男子棄賽人數較2017增加了80%而女子只是些微多了12%。男子組 DNF 百分比是5%而女子組只是3.8%,這現象同樣出現在精英跑手身上。

Vox 在5月3日報導波士頓田總決定破例頒發本只給男跑手的獎金予3位跑進15名的女跑手。她們分別是:

圖片來源

第5位的俏護士 Jessica Chichester,時間是2:45:23

圖片來源

第13位的 Veronica Jackson,時間是2:49:41

圖片來源

第14位的 Rebecca Snelson,時間是2:49:50

至於為什麼破例,原因好複雜,詳情請按文章最後資料來源連結。簡單來說,就是她們不是跟46位精英女選手起步,但又跑贏好多男人。

男女有別

圖片來源

究竟是什麼導致這樣的分別呢?

女生脂肪多,較耐寒

圖片來源

男女體脂比率大概分別是3%和12%,有一講法是女生皮下脂肪的厚度是男的兩倍。因而女性跑者較抵得冷,所以在剛過去暴寒的波士頓馬拉松女生 DNF 人數較少。

照理耐寒即怕熱,女性理應在酷熱情況下表現較差,但在2012年波馬,氣溫高達30度,女生完成賽事比率仍比男生高。這可能解釋到女生往往在惡劣環境下表現更特出,而這不是因為生理因素,而是關乎心理素質。

一念之間

圖片來源

Alex Hutchinson 去年出版了《Endure》一書,書中引用大量研究結果,指出當自身感覺和客觀數字告訴你體能已經去到極限時,原來兩耳中間的腦袋可以發揮調節作用,呃你堅持下去。

圖片來源

賽後媒體紛紛訪問 Katherine Beiers,問當她跑到20英哩見到 Newton 心碎山時在想什麼? 是什麼令她跑上半英哩長的斜路到達心碎山山頂?

Beiers 輕鬆回答「勇往直前」 (Just keep going) 。放棄與堅持都只是一念之間。

仔都生得出

圖片來源

眾所鳩知生仔是十級痛的,『俾得你,受得起』(God won’t give you more than you can handle),所以相信女生承受痛楚的能耐也較高。統計數字顯示女性長跑體能巔峰往往跟生育最佳時間很接近,甚至重疊。所以很多波士頓馬拉松女性跑者都有分娩經驗。

33歲媽咪級跑者 Kiera D’Anato 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她全程咬著跑第二的俏護士 Sarah Sellers 唔放,直到視線模糊,個人暈暈哋,先至慢下來。最後她以完成賽事為目標,是在沒有知覺下衝過終點,連自己得了第46名都不知道。

她說:「拿馬拉松的辛苦同生仔比,馬拉松碎料啦!」「我從沒棄賽,這次不是第一次,亦不會是最後一次。」

女生更懂得控制配速

圖片來源

起步時,男生一般比較進取,喜歡『鳩衝』,相反女生 pacing 就穩定得多。作者 Hutchinson 認為這解釋了男生容易出現半程後就爆偈的情況。試想跑到18英哩時撞牆,又落雨又凍,全身衫褲盡濕,成7磅重,棄賽的機會很高。

女生更懂得執生

圖片來源

精英選手教練 Steve Magness 的觀察所得是男生的決定是非黑則白,做不到目標時間便會放棄 ,不會『鳩跑』(if it’s fail, why keep going)。而女生則會按情況調較期望和行為,因時制宜。

圖片來源

去年波馬亞軍 Galen Rupp 20英哩上岸,Breaking 2 的 Lelisa Desis a及杜拜馬拉松冠軍 Tamirat Tola 齊齊棄賽。女子精英跑手如 Shalane Flanagan 和 Molly Huddle 雖然跟自己最佳時間差很遠,依然堅持完走。今屆冠軍 Desiree Linden 開始時經歷了一陣子掙扎,之後改變期望,以協助戰友 Flanagan 和 Huddle 重奪美國失落了三十三年的冠軍寶座為己任。最後,當其他選手一一敗陣下來時,她越跑越順,不如自己攞冠軍獎杯。

圖片來源

心理學家 Adam Grant 研究發現女性生理及社交傾向是照顧型 (caregiving)。所以當惡劣情況出現時,男性會選擇一係放棄,一係死頂。女性跑者則會跟身邊人傾訴,尋求安慰和支持。分擔彼此痛苦和身處群組中得到的相互支持能令痛苦容易些去承受 (sharing pain and being part of a group can make it easier to withstand pain)。

圖片來源

況且能夠躋身波士頓馬拉松的女生並非等閒之輩,他們先要排除社會偏見認為女性不應把運動放在首位和只顧著爭勝。他們要比男性克服更多困難才 BQ 得到,他們硬淨程度已較一般女生再高出一個 evel。

波士頓馬拉松當天氣溫只有零下一度,下著傾盆冰雨,風速達到時速25英哩,最壞時侯亦是最強跑手的最好時候。百無的市民跑手勝出之後說「這是最佳的最壞情況。」 When the going gets tough, the tough gets going是對的。

男女是有分別的,我的結論是想要跑得哂同跑得快就要記著〖有女跟女,無女先跟隊。〗If you want to run fast and far, run with girls.

資料來源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3521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川內優輝以外的波馬六道風景
[波士頓馬拉松] 不完美中見完美的波馬
[佛系跑手] 四徑生還者 黃浩輝有個五年大計劃
Fitz Running 跑步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