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她與Ian Curtis

圖片來源

對腦癇症我倒有點認識,十分清楚對患者及家屬造成的困擾,因為當我迷上 Joy Division 時,我喜歡了一位腦癇症的女同學。

Joy Division 的主音 Ian Curtis 吊頸自殺兩個月後,樂隊推出他生前錄音的《Closer》專輯,樂評人 Simon Reynolds 形容為「Instant legend」。

如果 Ian Curtis 不是診斷出腦癇症,不時在舞台上發作,跳「腦癇舞」;如果他的歌詞不是那麼黑暗,不是啟蒙自 T.S. Eliot、J. G. Ballard、William Burroughs 的文學作品,不是預告他對生存與人性的厭倦,《Closer》只會是經典,而不會成為傳奇。

失控

圖片來源

Katie Cooke 九歲的時候被診斷出有額葉癲癇,一開始她的癥狀還可以用藥物控制,但是到她進入青春期時,荷爾蒙的分泌開始大幅上升之後,情況越來越差。


「我無法起床。我不能為自己做任何事,並且不能說話。我媽媽幫我穿衣洗澡。」她說。

她在輪椅上足足坐了七個月,在密集的物理治療之後,她終於能再度站起來。她開始嘗試每天慢跑,很快地她就愛上跑步所帶給她那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感覺。

Katie 每天跑步,她說不鍛煉的話,早期病情的疲勞和頭暈就會出現。但跑步只能舒緩她的症狀,並不能治療。跑步時,心跳升高會讓癲癇發作比不跑步時更頻繁,但 Katie 說「跑步時,她感到幸福。」

圖片來源

Katie 開始參加當地的路賽,從 5K、10K開始,直到距離越來越長。終於有一次在比賽途中,癲癇發作,Katie 被醫護人員送往醫院,被迫 DNF。

自此以後,Katie 開始擔心,她擔心的不是癲癇發作,而是 DNF。Katie 回憶起某次比賽的經歷,仍忍不住潸然淚下:「醫護人員把我抬上擔架,打算上救護車送往醫院。我一恢復正常就立刻跳下擔架,速速逃離現場,我像個逃犯一樣從人們腳下爬過,往沒人注意的方向跑去。我堅信我一定能抵達終點!」

圖片來源

Katie 算是快腳,5K 不用到17分鐘,PB 是16:52。

於是她的主診醫生 Colin Doherty 決定當陪跑,當 Katie 在跑步或比賽時癲癇發作,他要阻止她被醫護人員抬走導致無法完成比賽,他總是站在她身旁,告訴其他人「她無恙,我是她的醫生,她很快就會恢復正常!」過一會兒,就看到 Katie 一躍而起,奮力追上其他人。Doherty 醫生認為 Katie 能從癲癇發作這麼快就恢復正常,正是跑步帶給她的好處之一。

圖片來源

終於 Katie 在 2013 年完成初馬,成績是4小時11分鐘,須知道沿途她有7次癲癇發作,儘管如此,她還是奪下19歲以下分組冠軍。

圖片來源

Doherty 醫生稱她為「非凡的年輕女生」,因為她每天應對如此多嚴重的抽搐的同時還實現了所有。她是不折不扣的跑者,她認真、執著、嚴肅、堅毅。她的10K PB是36:38,2015年都柏林馬拉松跑出4小時內的成績。

癲癇,又有什麼好笑?

圖片來源

我跟腦癇症的她第一次約會是茶記食聖誕大餐,然後去尖東睇燈飾。當我倆在新世界中心門口欣賞從外牆走出來的公仔玩樂器報時時,她突然倒下抽搐起來。她之前已經吩咐我該怎麼做,她千嚀萬囑我不要強行用力撬開她的嘴,咬斷脷是電視誤傳的。

明白是一回事,在實際情況下做是另一回事,因為我沒預料到圍觀的人不單沒有施予援手,有些人還笑起來,說什麼鬼上身。當年的聖誕節再冷,都不及人的心冷。

Doherty 醫生「我們需要幫助受疾病煎熬的人儘可能過正常生活,他們需要很多鼓勵去做任何事。有時候,願意嘗試踏出一步的最大障礙,並不是安全,而是旁人的目光。」

渣馬快到,每當你擔心自己有沒有可能完成時,別忘了 impossible 其實是 I am possible!

「沒有不可能,我就是可能。」永遠的女神! 柯德莉夏萍

圖片來源

不管你是什麼類型的跑者,堅持自我就好!

資料來源: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陀B跑步傷啲定歹毒留言傷啲
渣馬前夕 (四) 愛與痛的邊緣
渣馬前夕(三) 莫忘初衷
渣馬前夕(二) DLF 好過 DNF
渣馬前夕(一) 一人少句 強片推介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